分享到 微博 QQ 微信

2017年世界经济,留意这十个日子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 2017/01/03 10:21 19974
QE   通货膨胀   
2017年世界经济,留意这十个日子
©视觉中国
"2017年,我们有十个时间点需要特别留意。"

2017年1月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


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胜出,是2016年国际政治领域最大的黑天鹅事件,特朗普的政策当属2017年最大的不确定因素。美国股市叠创新高,市场对特朗普新政的期待甚高。在经济政策上,特朗普新政聚焦于基础设施建设和减税,估计3-4月可以见到特朗普财政计划的细节,他如何找到足够多的资金来填补预料每年超过1万亿美元的财政敞口仍是未知数,而此对美元走势、美国债市、联储政策、全球资金流向均至关重要。同时特朗普对华贸易政策的取态,对中国经济乃至全球贸易也极其重要。


2017年3月 法国总统选举


上次法国中间偏左与偏右两大主流政党联手,才绞杀了国民阵线的选举胜利,避免了法国政坛的一场冲击。在此之后,极端政治势力在欧洲全方位崛起,恐怖袭击阴霾笼罩法国,现任总统政绩不堪回首,英国意大利选民在公投中说No。玛丽-勒庞目前大幅领先于其他竞选对手,几乎肯定进入第二轮选举角逐,如果她当选法国总统,欧洲联盟面临坍塌,欧元出现生存危机,这可能对欧洲金融机构构成系统性风险,可能令全球市场的风险溢价飙升。


2017年3月 英国启动脱欧程序


英国脱欧公投后,政府在启动里斯本第50条款上并不积极,因为他们发现欧盟并没有给他们讨价还价软脱欧的空间。梅政府最终决定2017年3月启动脱欧程序,不过谈判过程估计会非常漫长。这个谈判在2017年可能会制造出不断的新闻,冲击欧洲选举,制造市场乱局。英镑已经贬值了许多,不过英国经济的下滑才刚刚开始。英国在欧洲市场的地位一日妾身未明,海外投资就会止步,资金流失就会不断。


2017年5月 伊朗总统选举


伊朗选举并没有引起多少市场关注,不过其结果对地缘政治、石油市场可能是巨大的。鲁哈尼在过去三年中,缓慢地改变了伊朗的政治轨迹,最终实现了伊美核协议的历史性突破,凸显出他温和、务实、变通的特点。但是他也受到保守势力(尤其是来自革命卫队)的强大压力,又受到特朗普撕毁核协议的威胁。目前看来,鲁哈尼获得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支持,但是如果他一手主导的核协议猝死,则伊朗选举面临新的变数,中东局势面临新的变数。


2017年5-6月 石油价格


OPEC时隔八年首次达成减产协议,石油价格低位反弹。及至年中,沙特阿美石油公司重组大体完成,进入IPO前的准备阶段,需要油价助兴。更重要的是,油产品的需求已经明显复苏,原油供需重现平衡,石油市场由流动性驱动转向市场供求驱动。原油价格在2017年能否更上一层楼,对股市重要,对新兴市场资产重要,对全球通货膨胀前景及央行政策更重要。


2017年夏季 央行政策


2016年第四季度,全球货币政策已现拐点。美国加息,欧日变招,中国收缩流动性,全球范围内债券利率大幅上扬。这个趋势在2017年上半年还会持续,不过笔者认为央行需要在年中重新审视其货币政策的走势和有效性。届时,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已经成型,中国的金融风险日渐积聚,欧日经济增长下滑,各国政府所谈的财政刺激到底兑现了多少,货币政策能否继续休息,一切都会变得清晰。2017年夏季,应该是全球QE之后各国央行下一个决断日子,而此对全球流动性、资产价格十分重要。


2017年10月 德国大选


默克尔是世界上最后一位仍屹立着的以自由主义为核心政治理念的执政政治家(小国领袖不算),她的政治情怀以及在欧债危机中的中流砥柱,为其赢得了时代杂志2015年封面人物。但是她的难民政策给她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在近期地区选举中一再败北。这位欧洲战后最重要的政治领袖将寻求第四次连任,也很可能遭遇滑铁卢。德国反移民、疑欧情绪空前高涨,默克尔的传统盟友已经衰落,且看德国选民会不会用选票发出No的怒吼。默克尔如果失脚,德国势必减少对欧盟、欧元的承诺,金融市场由此所承受的冲击估计是巨大的。


2017年10月 中共十九大


中国领导人有一代两届的习惯,不过这次的中期换届中可能的人事变化应该多过平常。十九大将彻底树立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对中国的改革进程至关重要。十八届三中全会为改革设定了基调,但是之后的进展并不顺利,雷声大雨点小。究其原因,地方政府与国企出于利益考虑,在执行上多不作为。强势领导,是中国推进改革不可缺少条件之一,也是笔者对十九大的期待。


2017年X日 通货膨胀


宏观风险仍在积聚中。QE政策实施七年有余,各国央行均面临变招的压力,但是经济和市场如何适应货币环境的改变,目前尚不得而知。2017年新浮现的变量是通货膨胀,美国的工资和中国的生产者物价都已呈现加速上涨的趋势,石油价格也明显回升(以非美元的本国货币计算更是如此)。如果通胀压力出现,则整个宏观环境的假设需要重写。


2017年Y日 市场风险


流动性主导的资产价格狂飙,已经将市场环境推到了极端的水平,其中美国股市、中国房市和全球债市的估值尤其令人咂舌。极端的估值带来极度的价格波动,这在过去一年已屡次出现。笔者的问题是,牛市的终结何时到来。


2017年仍是充满变数的一年,选举与地缘政治随时可能爆出新的黑天鹅事件。不过变数的重心,似乎从政治移向经济与市场,笔者密切关注央行动态,留意通胀走势,准备市场的大起大落。


(陶冬  瑞信董事总经理、亚太区私人银行高级顾问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陈小玲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或独家投稿给环球老虎财经发表,并经环球老虎财经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环球老虎财经)及本页链接。

举报
相关资讯
请选择举报类型 举报描述: 提交
谢谢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