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博 QQ 微信

人民币会不会刻意“保7” ?不一定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 2017/01/06 18:11 26766
人民币   美元   
人民币会不会刻意“保7” ?不一定
©视觉中国
"比起2016年年末的恐慌,2017年中国监管层在汇率的预期管理方面开了个好头。"

年初购汇情况平稳,离岸人民币在1月5日一度涨破6.80关口,在岸人民币16:30收盘在6.8817,创近一个月新高。


步入2017年,强美元的压力仍然存在,中国将如何进一步管理人民币汇率预期?是一步放开还是暂时维稳?比汇率更重要的结构性改革又将如何推进?


就此,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丁爽接受了第一财经的独家专访。在丁爽看来,中国央行不会刻意“保7”(美元/人民币),汇率政策方面会进一步减少美元所带来的牵制,但预计2017年人民币仍然会对一篮子货币保持稳定。


“如果美元指数从102跳到105(2017年大概率会触及该点位),我认为届时美元/人民币会突破7,但估计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未来仍将维持在94-95的水平。”丁爽预计,如果条件成熟,中国将在未来2-3年内走向自由浮动汇率制度,然后循序开放资本项目。眼下,他也认为国内的结构性改革比汇率问题更值得关注。



新版CFETS弱化对美元关注


2017年,中国央行仍然将维持汇率市场化的大方向,人民币中间价的变化仍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上日美元/人民币收盘价(主要由市场交易力量主导);二是维持一篮子汇率稳定要求的人民币/美元汇率变化(旨在维持人民币对各大贸易伙伴国货币稳定,避免单边盯住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机制在2016年年末出现微调。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篮子货币数量由13种变为24种,新增包括南非兰特、韩元、阿联酋迪拉姆、沙特里亚尔等货币,篮子货币权重采用考虑转口贸易因素的贸易权重法计算而得。



“表面上美元权重下跌了4个百分点(从26.4%到了22.4%),但考虑到原本就盯住美元的港元,以及新入篮且盯住美元的沙特里亚尔、阿联酋迪拉姆,真实的美元权重下跌了2.4个百分点。可见,中国整个汇率体制是要慢慢弱化对美元的关注。”丁爽表示。


他也强调,不应该将此次调整简单解读为“维稳”人民币。“理由很简单,我们极端假设,如果篮子中美元比重降到只有1%,那么如果在美元升值情况下,且人民币还要对一篮子货币保持稳定,那么与旧篮子相比,人民币需要对美元贬值更多(新篮子中新兴市场货币占比大、对美元贬值幅度可能更大)。”丁爽表示。


他认为:“正确的理解是,新篮子增加了汇率的波动性,因为新兴市场货币波动性一般较大。”此外,新篮子基本涵盖我国各主要贸易伙伴币种,进一步提升了货币篮子的代表性。


经相关测算,新篮子货币加权波动率(截至2016年12月29日一年期各货币对美元期权隐含波动率)为8.27,比原货币篮子的7.80上升了5.94%。


料人民币仍将对一篮子货币维稳


当前,各界仍然对人民币的走势充满着不确定性,其中包括对于监管层意图的不确定性(干预还是放开)以及美国新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


渣打银行预计,中国央行或维持人民币相对一篮子货币汇率稳定以锚定市场预期、维持外部竞争力,以及应对关于“汇率操纵”的指控。资本项目管控趋严有望放缓资本流出。美元走强环境下,渣打预计2017年中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或突破7.0。


外界对人民币汇率一直有相持不下的两派观点——学界主流认为,中国应该直接使得人民币自由浮动,而不是浪费外汇储备继续干预、维稳,当美元升值到位时,人民币也自然会重新走强;而另一派观点主要认为,维稳汇率预期仍是关键,否则汇率会因为恐慌而出现超调,后果不堪设想。


在丁爽看来,维稳是当前的必要选项。他解释了“维稳”背后的含义:“并不是说再让人民币重新盯住美元,这对中国不利。如果美元指数从102跳到105,我认为监管层不会一定要‘保7’,届时美元/人民币可能突破7,但估计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未来仍将维持在94~95的水平。” 



丁爽表示,此前美元涨得过猛,如今陷入盘整,不过美元完全可能在今年某个时点突破105。只是需要注意的是,特朗普政策的不确定性以及美国或不断加大的财政赤字也会使得市场波动加剧。


他预计,2017年中国不可能降息或降准,且国内货币市场利率大概率持续上升,“中国的货币政策不能偏离美国太多,否则汇率贬值压力将进一步加大。”


眼下,各界的共识在于,中国不会刻意在美元走强的时候使得人民币被动跟随,但仍可能进行一定干预来防止汇率超调。干预的代价便是消耗外汇储备(抛美元、买人民币),这可能进一步加剧各界对外汇储备缩水的担忧。


2016年12月7日,央行公布数据显示,中国11月外汇储备降至3.05万亿美元。而外储巅峰期则是2014年的3.99万亿美元。


丁爽认为,在此情况下,监管层可能会加强对资金出境的合规性审查。他表示,近几个月资本流出加速,导致外储显著下降,进一步加重人民币贬值和资本继续流出的市场预期。值得一提的是,2017 年初个人换汇额度(5万美元)清零重计,鉴于2016 年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已超5%,国内理财产品收益率相形见绌,家庭部门换汇需求可能大幅增加。


“为打破这一自我强化的恶性循环,中国不得不在允许货币自由浮动和加强资本管理两者间选其一。近期央行表态说明其尚未做好人民币完全自由浮动的准备。”丁爽表示。


不过渣打预计,在严格实施现有资本管理措施的情况下,特别是加强对企业跨境投资和放款的真实性和合规性检查后,资本项下的流出有望放缓。未来两到三年内,在整体国际收支相对平衡和汇率预期趋于稳定的时候,中国将会走向浮动汇率制,然后循序开放资本项目。


结构性改革不可拖延


值得注意的是,也有观点认为(尤其是海外),中国存在通过人民币贬值来拉动出口、提振经济的意图。但丁爽认为,竞争性贬值不但对中国作用不大,且不利于国内的结构性改革。


“当前中国仍然存在经常账户顺差,外汇占款下降的原因在于资本项下的净流出超过了经常项下的净流入,资本外流的几个原因必须要靠结构性改革来解决。”他认为,原因之一是在华投资收益率下降,解决这个问题不能通过汇率,而要从降低经营成本、改革税制、降低融资成本等方面入手。另外,应通过去杠杆和抑制资产泡沫来恢复公众对人民币币值的信心。



渣打预计,十九大结束后结构性改革将加快步伐,在效率和公平间谋求平衡。2016年12月初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上,习近平主席强调“扩大改革受益面”的重要性,也表示改革需要在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促进社会公平正义。这一思路或体现在未来几年中国重点改革领域。


同时,为应对民间投资放缓和资本流出问题,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联合发布《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承诺像保护公有产权一样保护私人产权。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政府首次明确给予公有和私人产权同等保护。“若这一承诺得以实施,同时出台措施降低私营资本市场准入门槛并降低经商成本,私营部门的信心有望得到提振。”丁爽表示。


此外,国企改革也是重要议程。渣打认为,改革议程或聚焦部门内部整合以提高效率,改善企业治理水平以解决“所有者和代理人矛盾”。由于政府期望拥有充足资源以便扩大社会保障网络和提供基本公共服务,因此削减国有经济规模并非政府目标。


(丁爽  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陈小玲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或独家投稿给环球老虎财经发表,并经环球老虎财经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环球老虎财经)及本页链接。

举报
相关资讯
请选择举报类型 举报描述: 提交
谢谢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