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博 QQ 微信

这家信托正在谋划一出“吊车尾”逆袭剧本

环球老虎财经 王帅 2017/02/10 17:38 35185
这家信托正在谋划一出“吊车尾”逆袭剧本
©视觉中国
"虽曾背靠中金,但浙金信托近年来却一直享有行业“吊车尾”的称号,保守的经营风格,单一的盈利模式,最终造成了这个局面。只不过,2016年中,这家“吊车尾”动作频频,曲线上市在先,管理层换血在后,如此大规模的变革,显然做好打一场“翻身仗”的准备。"

“浙金信托的业务规模太小了,存在感颇低,以至于对这个公司“不太熟””,这是一位业内人士对于浙金信托的描述。


确实,自2011年重组以来,浙金信托的年利润一直仅有几千万,都不急同行的一个零头,常年徘徊在行业老末的位置。只不过,正是这家“默默无闻”的信托公司,却在2016年里不断进入公众的视野,不禁让人体会出一股“打翻身仗”的味道。


借壳浙江东方,增资9.5亿


浙金信托最早进入大众视野的原因是因浙江东方在2016年3月发布的一则重组方案,该方案中的其中一笔交易,正是浙江东方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向浙江国贸集团购买其持有的浙金信托56%股份,作价5.36亿元。


然而,这则重组方案称得上是颇为曲折,前后历时半年多之久,先后遭到过上交所、证监会的多次问询;其中的关键原因之一,正是正是由于浙金信托涉及浙江三联集团的一宗未决诉讼(涉诉金额2.54亿元),是否足额计提减值准备存在疑问。最终,以大股东浙江国贸兜底1.43亿元坏账损失得以解决。


在去年12月8日晚间,浙江东方公告称,公司重组方案获得证监会无条件通过;由此,参与重组的浙金信托也成为年内第四家曲线上市的信托公司。


与此同时,成为第一大股东的浙江东方也将向浙金信托增资9.5亿元,而浙金信托上报的注册资本变更方案已经获得浙江银监局同意。这就意味着,浙金信托注册资本将增加至14.5亿元。


业内人士表示,增加注册资本是迎合监管标准、提升公司资本实力以及加大公司行业影响力的方式之一;但也同时表明,仅依靠增加注册资本难以扭转浙金信托业绩落后的形势。行业机会、股东的大力支持、准确的战略定位和公司内部有效运行体制,都是影响浙金信托未来发展的关键因素。


从浙金信托在此次重组方案中给出的三年业绩承诺来看,2016-2018三年净利润分别为5263万元、5705万元和6539万元;相较于2015年浙金信托实现的6401.3万,增资后的浙金信托似乎是在“倒退”;但结合当下监管层对于定增合理性的把关,以及重视商誉风险的背景来看,此次较为保守的业绩承诺或是为了确保能够成功借壳所作出的明智之举。


中金退出、管理层换血,浙金信托改头换面


浙金信托的前身是曾经号称“江南第一猛庄”的金信信托,于2011年7月重新组建而成,当时更获得中金参股35%的股权。据悉,中金之所以选择入股浙金信托,是因为浙江省政府诚意相邀。


据知情人士称,“浙江省政府也做了一些有诚意的安排,与中金公司达成协议,让中金公司前三年负责浙金信托的经营管理,总经理等职位也由中金公司派驻。”只不过,中金素来做派比较保守,入主后的中金认为公司前期也不一定要做多少利润,重要的是要有规则制度和科学的内控、业务开展流程。五年一个台阶、一步一步来。于是,也就出现了如今的局面,浙金信托重组的这5年来停滞不前,就连5亿元的注册资本也都未曾变动。


不过,去年7月,中金公司已经决定出售所持浙金信托全部股权,尽管目前股权转让事项尚未完成,但由中金公司选派的管理人员已经离开浙金信托。同年7月21日,浙金信托公告称,徐德良不再担任董事长,改由在大股东浙江国贸集团任副总裁的蓝翔担任董事长。不仅如此,浙金信托新的领导班底还引进有着监管背景的中融信托副总裁战伟宏,出任总裁一职。


对此,不少业内人士指出,“浙金信托的发展速度和中融信托相比,的确差距悬殊,中融副总裁战伟宏的加入很可能会引入中融信托一些优质的管理经验和业务模式,这将给一直以来发展缓慢的浙金信托带来新机会。”


上任后的董事长蓝翔也已经表态,浙金信托是浙江省属唯一信托公司,进入资本市场后,要积极拥抱资本市场,享受红利的同时承担更多责任,包括风控和信息披露等,利用后发优势,打赢翻身仗。


单一盈利模式急需待解


当下浙金信托最为棘手的问题,应该就是其自身的盈利能力。管理层透露数据,浙金信托2016年前三季度已实现营业收入1.05亿元,完成评估预测收入的57%,净利润0.37亿元,预计全年将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84亿元,净利润0.53亿元。


造成盈利能力弱的主要原因,是浙金信托过于单一的业务结构模式。财报显示,截至2015年末,浙金信托单一信托与集合信托业务分别为162.7亿元和49亿元,占比分别为76.02%和22.93%。这一情况在今年也没有明显好转。浙江东方的草案显示,截至2016年5月31日,浙金信托的信托资产规模为150.97亿元,其中单一信托和集合信托的规模占比分别为73.48%和25.86%。


虽然浙江东方表示,浙金信托的净利润一般集中在四季度体现,浙金信托今年前5个月盈利情况符合其经营规律,并认为浙金信托总体业务结构合理,资产状况健康。但用益信托研究员廖鹤凯指出,单一信托比例过高,表现出浙金信托偏保守的态度。


一般情况下,只要有集团资源或与当地金融机构合作,都能走一些单一类信托。换句话说,单一信托基本就是做个通道,没什么收益,也体现不出公司的管理水平。还有人士直言,信托公司这样就是“没什么作为”。


当然,若浙金信托能够做出改变,提高盈利也是分分钟的事。现如今证监会提高了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的风险资本计提比例,以及要求银行理财对接非标债权资产要走信托通道,这将促使通道业务回流信托的概率增加。


这么大的市场,一个“小目标”还是很容易实现的,用自有资本去运作就可以做到。假设还是做单一类、事务管理类或通道类的产品,只要做大规模,做个几百上千亿规模,就能挣到几千万甚至过亿;如果做集合类或主动管理甚至在资本市场有所作为,几个项目做得好,基本就可以挣到,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说道。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或独家投稿给环球老虎财经发表,并经环球老虎财经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环球老虎财经)及本页链接。

举报
相关资讯
请选择举报类型 举报描述: 提交
谢谢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