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博 QQ 微信

大股东驱虎吞狼 ,ST生化乱战陷“大风厂”困局

环球老虎财经 朱成祥 2017/05/18 19:25 84167
ST生化   
大股东驱虎吞狼 ,ST生化乱战陷“大风厂”困局
©视觉中国
"近期,有媒体曝出消息, ST生化、唯康药业以涉嫌职务侵占为由举报宁保安。唯康药业是ST生化控股子公司,宁保安是其前董事长。不过,宁保安目前已遭公安立案调查。实际上,ST生化连续九年盈利一直未摘帽,大股东却试图掏空公司资产。上市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此时举报宁保安,或为驱虎吞狼之计,把投资人关注的焦点转移到已是落水狗的宁保安身上。"

近期,有媒体曝出消息, ST生化、唯康药业以涉嫌职务侵占为由举报宁保安。唯康药业是ST生化控股子公司,宁保安是其前董事长。


唯康药业主要生产膏药敷料,80年代曾凭借“星球牌”田七止痛膏名动一时。与大风厂类似,2002年,三九集团参与唯康药业改制时,为了解决职工安置和偿还企业3300万债务,划拨了609万安置股(为衡阳国资委持有)。有投资人表示,宁保安正是通过设立壳公司,巧取豪夺了这609万股股权。


宁保安巧取豪夺


故事要从十年前说起,2007年,三九集团因经营困难重组瘦身,山西民营企业振兴集团趁机拿下ST生化(即前身三九生化)6162.11万股,成为持股比例29.11%的控股股东。


接受ST生化后,振兴集团即将宁保安派驻衡阳,任唯康药业董事长兼总经理。不过,宁保安不仅未能重振唯康集团,反而每况愈下,公司业绩持续下滑,并由盈转亏。


根据ST生化历年财报,2007年,唯康药业净利润为213.24万元。宁保安接受后,2008年-2015年,唯康药业净利润分别为:12.56万元、11.45万元、-305.9万元、-407.87万元、-204.31万元、-630.58万元、-2832.15万元、-1965.44万元。


不仅如此,在2012年ST生化股改恢复上市前,宁保安获悉消息,红翰科技迅速出手,拿下衡阳国资委手中的609万股,购入均价约为4.93元/股。事实上,天津红瀚就是宁保安的马甲,1个月后ST生化恢复上市,股价20多元,仅此一项宁保安即从唯康药业巧取豪夺超过1亿元。而唯康药业1000多国企老职工则一直没有得到安置补偿。


除了涉嫌侵占员工安置股,宁保安还廉价出售公司老厂区70余亩土地。其以100万元/亩卖出,卖完地后,买方汇款1亿余元,宁保安又原路退回3000余万元。而当时土地的市场价格约为每亩250万元至300万元,宁保安几乎半价出售。


不过,天津红翰否认了上述情况,其5月5日发布声明表示,其出于长期投资考虑,并且程序也是合理合法的。


令人咋舌的是,宁保安在任职唯康药业之前曾有职业污点。据了解,宁保安历任共青团运城地委副书记,河津市委副书记,运城地区计划委员会主任。据媒体报道,2001年,宁保安为当选运城市副市长,指使行贿多人,并因贿选败露一度出逃,官场生涯自此终结。


值得一提的是,振兴集团正是1998年成立于山西省河津市(运城市所辖县级市)。


大股东驱虎吞狼


此次ST生化和唯康药业举报的重点却是宁保安涉嫌职务侵占。举报宁保安的“罪状”共有三条:


第一,宁保安以虚开发票冲抵自己在出纳手里借支的90万元,并造成公司为此支付税款7.06万元;第二,个人购买消费卡40.5万元后,以购买办公用品和礼品发票在公司报账;第三,自己审批给自己重复发放职务补贴、津贴和工资192.3万元。


倾吞国企改制股不举报,半价出售厂区土地不举报,偏偏举报虚开发票和职务补贴等不起眼的事,ST生化与唯康药业管理层的用意不禁令人怀疑。


ST生化主营为血液制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而目前,国内市场供需失衡,因此,血制品行业具有高景气和高成长性。不过,ST生化却因公司治理问题,估值长期得不到体现。


与ST生化呈鲜明对比的是,由于原本从事煤电铝行业不景气,大股东振兴集团背负着沉重的债务。


ST生化主要拥有三家控股子公司,分别为广东双林、湖南唯康和振兴电业。目前,湖南唯康和振兴电业已经停产。而广东双林主要从事血液生物制品,为上市公司利润主要来源。


2015年,ST生化试图重组,然而在中小股东的反对声中,宣告失败。一般而言,ST公司实施重组,均是将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而ST生化反其道行之,试图将公司优质资产广东双林置换出上市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深交所于2017年5月4日发布对ST生化年报问询函。重点关注在血液制品市场总体发展较好的情况下,为何公司业绩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根据问询函所述,ST生化本期发生学术推广费3775.34万元,占销售费用的76%,而上一报告期该项费用发生额为零。


另外,报告期公司第一大客户变更为汕头市长峰药业有限公司,当期销售占比达到 7.54%,而该名客户未出现在公司2015年度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


从上述问询函可以看出,ST生化有利益输送嫌疑。尽管重组遭中小股东反对而失败,2016年,ST生化却平白多出了学术推广费用和第一大客户长峰药业。或许,大股东振兴集团为缓解自身债务压力,一直存在掏空上市公司的心思。


实际上,宁保安被职工无数次举报,上市公司对其审查免职,并移送司法机关,己被当地公安立案调查。


不在宁保安掌权的时候举报,却在其失势的时候痛打落水狗,ST生化管理层的行为令人惊奇。其用意或许通过举报宁保安引发唯康药业未安置员工的不满,把水搅浑,存在转移投资人视线的可能。


宁保安遭监视控制了,“大风厂”的问题又如何解决呢,为安置员工的609万股又如何追回呢。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或独家投稿给环球老虎财经发表,并经环球老虎财经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环球老虎财经)及本页链接。

举报
相关资讯
请选择举报类型 举报描述: 提交
谢谢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