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交银施罗德八成混基跑输同类,“一拖三”基金经理竟无一产品正回报

2017年开始,股市接连上演了一波波“喝酒吃药”的行情,因此展现出两种情况,很多公募基金扎堆这些行业,“抱团”之后业绩也显得颇为壮观,这是一种情况。而另一种情况的基金却没这么好运了,他们也是持股高度趋同,但是却买错了股,入错了行业。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旗下的交银先锋(519698)和交银数据产业(519773)恰恰成为了这一类。不仅如此,从交银施罗德旗下的混合型基金全年表现来看,有八成产品的业绩都跑输同类均值水平,甚至四只混基出现全年亏损。

标签: 交银施罗德基金 公募基金产品 混合型基金

数据显示,这两只同为芮晨管理的基金,在去年全年的业绩排名中分别以-20.67%和-19.55%双双垫底。而交银施罗德旗下的混合型基金,近一年内更是有近8成基金没有跑赢行业平均,有4只基金更是出现了全年亏损的情况。


近三年频频被传出离职潮的交银施罗德,旗下的混合型基金似乎更像是一个“沉疴”。这个管理规模超千亿的外资背景基金公司,好像并未展现出与其规模相当的投研能力。


抓不住趋势,持股却扎堆


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旗下的交银先锋(519698)和交银数据产业(519773)分别以-20.67%、-19.55%的糟糕表现,在近一周排名位列同类2500多只基金的倒数20名之内,俨然“抱团”在了一起。




这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为同一个人,都是芮晨管理的。从两只基金的基金简介来看,交银先锋的投资策略是“通过优选成长性好、成长具有可持续性、成长质量优良、定价相对合理的股票”,而交银数据产业的投资策略主要集中于“产生并存储着海量的数据资源的上游资源型公司;依托在数据处理技术上具有卡位优势的中游技术型公司,以及通过对开放数据的交叉关联运用对数据资源实现大数据价值挖掘后的下游平台型公司。”


总的来看,虽然两只基金都以成长股为主,但很明显的,交银先锋的投资范围更大,并且更加容易捕捉大白马股,但事实的发展却不是这样。


截至已经披露的2017年三季报来看,这两只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完全一样。这些股票均为:恒华科技、盛通股份、东百集团、泰格医药、和晶科技、全信股份、银信科技、联明股份、青岛金王、华宇软件。且这些股票的持仓比例大致相同。


交银先锋混合的前十持仓占比为69%;而另一个交银数据产业的前十持仓合计占比为68.18%。因此最后的业绩表现都是如此跑输大盘,也是意料之内的事情。




从去年三季度的个股走势来看,十大持仓股票中,还有6只股票处于下跌态势。其中和晶科技的跌幅达到了13.43%,东百集团、联明股份和华宇科技的季度跌幅均超过了5%。但是,同2017年前两个季度相比,这已经是市场上表现较好的一个季度了。如果从一、二季度的持股走势上看,交银先锋与交银数据产业在二季度里均有八只股票收跌,其中跌幅超过10%的有六只。而在一季度里,两只基金除一只股票停牌外,另外分别有六只和五只股票收跌。


在芮晨极少几次捕捉到“钱”的气息的时候,却始终无法牢牢抓住。交银数据产业在去年一季度曾经持有过三安光电,这只从2016年7月到2017年11月,股价也翻了近三倍的股票。三安光电在去年的第一季度上涨了19.71%,第二季度开始,交银数据产业即对其进行了减持,不再位列前十之中。


此后的二三季度里,三安光电还在不断上涨,两个季度合计上涨了近42%,第四季度里又上涨了近30%。交银数据产业的投资策略里,赫然写着“产生并存储着海量的数据资源的上游资源型公司”,而这一只上游资源型公司三安光电,该只基金却就如此轻易地“错过了”。


“一拖三”拖到没有一个产品收益为正


而这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均为同一个人,芮晨。芮晨于2015年加入交银施罗德基金,并从2015年8月15日正式接手交银先锋混合至今任职2年又147天;从2016年8月16日管理交银数据产业,至今任职1年又145天。


芮晨在这两只基金上的任职时间虽然相差了近一年,但是回报却是出乎意料地相同悲催。交银数据产业的任职期回报为-24.9%,交银先锋混合的任职期回报为-38.19%,而芮晨管理的另一只基金交银科技创新的任职期回报仍然为负,为-5.67%。这三只基金的同类排名也均处于同行垫底水平。



从资料来看,芮晨从2007年开始从事研究工作,2009-2013年担任国联安基金的行业研究员和投资经理一职,2013年-2014年任浙商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主办。


芮晨曾经在2017年半年报中总结过,“本基金上半年保持高仓位运行,由于更看好新兴成长行业,主要的仓位也都布局在这个方向上,所以本基金上半年业绩受到影响。”而对2017年下半年的判断为:“上半年股票市场已经表现出不少赚钱效应。在行业上,我们仍然看好新兴成长方向,成长型股票经过持续两年的估值压缩,一些真成长的公司估值已经较为合理,有些公司2018年的动态估值已经下降到20倍以下,我们认为2017年下半年或是布局、配置这些真正成长型股票的机会。”


然而在2017年下半年里,周期股、传统消费股依旧没有停止上涨的脚步。业绩的影响到传导了规模。这两只基金近段时间李也呈现规模缩水严重的情况。交银先锋在2015年年底达到了28.32亿元的高点后便一路缩水,到2017年年底时仅为8.99亿元,降幅为68%。交银数据产业成立时间较晚,但从成立后就一直缩水,到2017年年底时仅为7.43亿元,相比刚成立时的14.56亿元,缩水了一半。


基金经理屡“一拖多”,离职潮不断的交银施罗德


事实上,早有基民对芮晨的业绩提出过质疑,认为其难独立挑起3只基金的基金经理重任。根据天天基金网此前的测算,芮晨管理3只基金的任职回报率均为负值,其中亏损最为严重的自然非交银先锋混合莫属。但其实,“一拖三”并不是交银施罗德的极限,据天天基金网记载,交银施罗德旗下共有114只基金,而其只有20位基金经理,也就是一位基金经理大约管理着6只左右的基金。历史上,交银施罗德也屡创业内“一拖多”的记录:基金经理于海颖管理着公司9只基金产品,基金经理李娜曾经管理过交银施罗德旗下12只基金产品,连端清管理交银施罗德旗下的14只公募产品。


或许源于某种程度上的基金经理不堪重负,交银近几年所流失的基金经理中,多位都是此前“一拖多”的能手。具体说来,2015年时,“一拖六”基金经理林洪钧选择离职;而今年以来,先是“一拖七”基金经理章妍选择离职,近期“一拖九”基金经理孙超也选择离开。


而仅仅2017年上半年,交银施罗德就有三员大将离职:3月31日基金经理章妍离职,6月13日曹文俊离职,6月22日孙超离职。明星基金经理折损之痛,或许造就了公司“抱团”操作的泰胜风能和联明股份都在二级市场遭遇“滑铁卢”。


如果说这也算一小波离职潮的话,交银施罗德的上一次离职潮就发生在2015年。当年6位基金经理选择离职,而鉴于当时牛市的整体氛围,彼时离开的人多数选择奔私创业。自此以后,交银着力培养了后李旭利时代的新黄金一代。但好景不长,去年以来离职潮再起,被坊间认为是公司新黄金一代领军人物的曹文俊,曾经是2016年金牛基金经理得主,最终也离开了公司。如此浪潮下,越来越多的“新手”们被赶鸭子上架,也许才造成了交银交银施罗德的近况。


2013年时,交银施罗德的公募规模排名为行业第20名;2014年排在第35名;2015年排在第27名;2016年排在第24名;2017年还是排在第24名,排名并无起色。与之相对的是,业绩也并无重大起色。


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统计,在针对A股的投资中,目前该公司仅有两只普通股票型基金,除一只为去年3月份新成立外,就只剩下交银消费新驱动。


而在混合型基金上,在有可比数据的39只产品中(各份额分开计算),有6只在去年都出现了亏损,而跑赢15.34%同类均值水平的产品数量仅有8只,占39只产品的20%。


究竟是人才流动伤筋动骨,公司内部的原因我们并不得而知,但多只交银系基金出现在同类排名的末端却是事实。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