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弘毅投资“完美减持”最抗跌创业板股票快乐购(300413)的几个蹊跷细节!

环球老虎财经 孙涵宇11784202/13 07:49

连日的暴跌让投资者损失惨重,但无论怎样的暴跌,总有些股票十分坚挺,比如此前遭到弘毅投资无情减持的快乐购。——非但没有暴跌,反倒在今天创出了近2年的新高,2月12日几乎以9.85%的接近涨停价报收于34元。这只股票不仅没有像其他创业板一样在2017年被大盘股的价值投资者所抛弃,反而在暴跌中显得十分活跃,——尽管其基本面是不被目前投资者所待见的“传媒影视娱乐”但这根本不妨碍其上涨。 有意思的是,作为伴随其2015年A股上市的投资机构弘毅投资,却在上市之后频频减持,而每次减持,都做到了,“一减持,必暴涨”的精准!甚至是,不重组不减持,一重组必重组前减持的“蹊跷”。

标签: 弘毅投资 PE 天使投资人

快乐购作为一家上市仅3年的公司,芒果传媒一直是其的控股股东。而弘毅投资更是早在2010年,弘毅一期产业基金便投资了快乐购;随着快乐购2015年1月21日的上市,弘毅也一跃成为了快乐购的原始股东,持有其6520万股股份。直到弘毅2016年第一次减持快乐购前,芒果传媒和弘毅一直位列快乐购十大股东的第一位和第二位。


快乐购,一家深耕传媒影视行业的A股,也面临着行业竞争加剧、互联网融合等挑战,其也一直在积极融入芒果生态圈建设,在三年不到的时间内已经经历了湖南广电的两次重组。快乐购的第一次重组始于2016年,当年8月,湖南广电曾计划将芒果传媒旗下所属7家公司注入快乐购。这7家公司分别是:快乐阳光、上海天娱传媒、芒果娱乐、芒果影视、上海芒果互娱、湖南金鹰卡通和湖南天娱广告这七家公司。


最终由于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中涉及的标的公司资产状况较为复杂,重组方案尚待商讨和完善,实施条件尚不成熟等原因,这项收购计划在2个月后就宣告落空。


仅隔了一年不到的时间,快乐购便宣布了第二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消息。2017年6月16日,快乐购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发行股份及/或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五家公司各100%股权。其中,湖南广播电视台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同时为芒果娱乐的股东;芒果传媒有限公司为公司控股股东,同时为快乐阳光、芒果互娱、天娱传媒、芒果影视的股东。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两次重大重组利好后,快乐购的股票都经历了一轮暴涨。2016年6月17日,快乐购重组前,平均股价约为24元左右,而11月7日复牌后,快乐购的股价一度上涨到了30.58元/股。2017年3月底快乐购第二次重组停牌前的平均股价更是仅为21元左右,11月21日复牌快乐购经历2个涨停后,股价更是飙升到了33.45元/股。截至2018年2月12日收盘,快乐购的股价收涨至34元,更有很多市场人士称快乐购为这次暴跌中最抗跌的创业板股票,逆势上涨,甚至有冲击涨停板之力。


在文化传媒板块在整个2017年被主流投资者边缘的背景下,快乐购却交投活跃,丝毫没有被边缘化的趋势。不过,弘毅投资作为快乐购上市时的第二大股东,似乎却不认可快乐购的“投资价值”,屡屡在快乐购重组前大幅减持其的股票,而其中许多细节更是十分蹊跷。


蹊跷一:两次重组利好前均大幅减持


快乐购两次宣布重组的时间分别为2016年6月和2017年3月。而弘毅早在2016年3月,便开始了三次大幅减持。这三次减持分别是:3月22日减持了1758万股,减持价格为27.03元;5月16日减持了1758万股,减持价格为23.9元,5月22日减持了1758万股,3个月内共计减持了5274万股。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最后一次大幅减持发生在5月22日,随后在半个多月后,2016年6月17日,快乐购即宣布重大事项停牌。


11月7日复牌后,快乐购股价连续涨到30.58元/股,均高于弘毅的减持均价。距离弘毅的第一次重组利好前大幅减持还不到1年,2017年,弘毅又开始了相同的“帽子戏法”。


2017年3月31日,弘毅投资产业一期基金(天津)有限合伙,又减持了378.7万股,当天收盘价格为20.25元,全天振幅很小,减持均价应在20元附近。这一次又是减持在停牌前一天。3月31日当天,快乐购即宣布停牌重组。2017年11月21日复牌,股价又是连续暴涨,一度暴涨至32元,同弘毅8个月前的减持均价相差近12元。


蹊跷二:卖方营业部锁定国金北京建国门外大街营业部


2016年的三次减持可以推断为大宗交易。在3月22日当天,大宗交易共有28笔交易,而5月16日的大宗交易有33笔,5月25日的大宗交易也有36笔,6月2日的大宗交易有27笔,也许为了避免上“榜”资料被公开,这几次大幅减持更是做了累计多达上百次的大宗交易,也许这正是弘毅精心安排之处,并且卖出营业部均锁定同一家: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建国门外大街证券营业部。


蹊跷三:大幅减持的股份,或是分散账户代持


弘毅如此减持了快乐购高达几千万股,但蹊跷的是,在前十大流通股股东里却没有任何新增机构名单。第一次重组前的三次大幅减持均发生在2016年6月前后,这三次减持,弘毅合计减持了近5274万股。截止2016年三季度末,快乐购的股东名单中并没有新增的十大流通股东。


这三次减持中,单一对手方出现收购单笔最大股份数为467.56万股,时间为5月25日,次高为350万股,两者均能在2016年中报流通股股东中排到第四,超越中央汇金的240万持股数。但是在6月30日披露的中报股东名单中,没有发现任何稍大型的机构持股者的上榜。


也就是说,弘毅减持的这些股份或许分散为无数个账户,避免任何一个账户进入前十大流动股股东,而被曝光。而截至2016年中报披露,快乐购的十大流通股股东中也未出现机构的踪影,因此基本排除公募基金代持的情况,因此分散到散户代持可能性较高。


蹊跷四:避免上“榜”,精心计算减持股份


2016年的三次大宗交易按照时间顺序明显体现出前多后少的状态,前期3月22日和5月16日大量交易对手方还能一次买60万股,后期靠近中报节点,大宗交易则集中在10-30万股之间。而越到后期,大宗交易的数量控制的越来越少。


或许为了避免上龙虎榜,弘毅的减持对手方,几乎非常默契的都把单笔接手数额控制在50万股以下。超过50万的笔数仅为17笔,超过60万的仅为12笔。


弘毅的这两次重组前减持,表面上看也许单纯,亦或是作为 PE基金到了解禁期自动减持,但如此几千万股的股票减持,在市场上减持的风平浪静,显得十分“高明”。而且作为伴随着快乐购一直到IPO的核心投资人,小编不能相信其对公司进行重组毫不知情,且“故意”在重组之前,卖掉股票给散户!这不符合经济理性人的常理!


小编无意挑战弘毅的专业,只是看着快乐购的暴涨,惋惜那些投资了弘毅投资产业一期基金的投资人,这些 LP们一直未曾赚到钱,眼看着弘毅一期投了那么多亮瞎双眼的牛叉项目, LP为什么就没赚到钱呢?!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