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David (13120549781) QQ:349016630 jiwb@laohucaijing.com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涌金系”再出江湖,入主凯利泰欲再造九芝堂?

近期,多年前大名鼎鼎的涌金系再出江湖,以4.46亿元拿下凯利泰控制权。涌金系在魏东离去后一直保持低调,并剥离实业资产,专心投资业务。然而随着金融监管的加强,旗下云南信托相继传来爆仓消息。或许,此次入主凯利泰,似乎是模仿当年九芝堂,将其打造成产业并购平台。不过,涌金系对百年品牌九芝堂尚且经营不好,入主凯利泰可能不容乐观。

标签: 九芝堂 凯利泰 A股

2月11日晚间,凯利泰发布《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权益变动完成后,涌金投资及一致行动人将合计拥有6973.21万股凯利泰股份,占凯利泰总股本9.74%,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多年前的资本市场,涌金系就像一个传说。在1995年那充满血与泪的3-27国债期货风波,涌金系在魏东的操盘下收获第一桶金,后依靠九芝堂开展资本运作,逐渐打造出一个庞大的资本集团。


2008年,魏东意外自杀,这成了涌金系发展的转折点。2015年,涌金系相继抛售九芝堂和千金药业股权,从“医疗+金融”战略转向纯金融方向。


然而,随着金融监管的加强,近期涌金系旗下金融业务发展并不顺利。或许,此次控股主营医疗器械的凯利泰,有回归“医疗+金融”的意图。时过境迁,属于涌金系的时代似乎已经过去,资本市场对涌金系入主凯利泰并不看好。2月12日,凯利泰开盘不久即遭遇跌停,尾盘有所回升,最终收报8.18元,下跌8.71%。


入主凯利泰


根据公告显示,涌金投资2月9日与凯利泰股东ULTRA TEMPO LIMITED、永星兴业有限公司、上海凯诚君泰投资有限公司、SPRUCE INVESTMENT CONSULTING LIMITED、李建祥、新疆德嘉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上海仲翼投资有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协议》,转让方将持有的合计5010万股凯利泰转让给涌金投资,占凯利泰总股本7%。


转让价格定为8.9元/股,涌金投资以现金方式支付4.46亿元。截至停牌前,凯利泰收盘价为8.96元,因而此次基本上以市场价收购。


本次交易前,涌金投资的一致行动人鼎亮翊翔和沈静已分别持有凯利泰2.08%和0.66%股权。交易完成后,涌金系将合计持有凯利泰9.74%股权。


当年魏东执掌的涌金系,一开始只是做国债期货投资,3-27国债期货一战功成后,涌金系开始逐渐从事转配股、法人股受让、配售新股等业务。早期的涌金,主要根据政策热点转战各个资本市场,利用“盲点套利”模式获取相对低风险下的高收益。


2002年是涌金系发展历程的一个转折点,当年1月,涌金系旗下湖南涌金并购长沙九芝堂集团,从而进入实业领域。


据券商人士估计,涌金大概用了1.5亿元现金完成收购。通过九芝堂集团,涌金系成功控制上市公司九芝堂,并将其打造成涌金系资本运作的重要平台。


魏东离去后,涌金系失去了他广泛的人脉关系,在资本市场接连失利。2015年,涌金系无奈撤离,让出了九芝堂大股东的位置。


魏东离去后,他的妻子陈金霞继承了他的股份,成为涌金系新一任掌舵者,涌金系的金融王国瞬间土崩瓦解,涌金系分析师大量跳槽、高层人事变动、IPO失利等各种负面影响纷至沓来。


此后的“陈氏”涌金系变得异常低调,仅从事一些短期套利活动。现在的涌金系,通过错综复杂的合伙基金,大量突击入股及参与增发。在历次投资中,涌金系大多将股权控制在5%以内,并在12个月内悄然完成无需披露的减持。


这次“陈氏”涌金系竟取得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地位,显然非同寻常。或许,这与涌金系在资本市场不断失利有关,国金证券业务发展不佳,云南信托的投资也接连遭遇爆仓。


在金融领域发展不顺利,涌金系似乎想通过重拾“医疗+金融”战略重振旗鼓。


涌金系的落日余晖


2008年时,有媒体曾用一张图描述了涌金系的金融王国。旗下握有九芝堂和国金证券两家上市公司,并且是上市公司千金药业第二大股东。此外,涌金系旗下公司控制云南信托。



云南信托第一大股东虽然是云南省财政厅,但是只持有25%的股权,而涌金系旗下涌金实业、上海纳米和北京知金分别持有24.50%、23.00%和17.50%的股权,合计持股达65%,云南信托实际在涌金系的控制下。


2017年12月以来,云南信托投资的浪莎股份、巴士在线、佳沃股份和*ST天化相继遭遇连续跌停。没有明显利空消息,却连续出现一字跌停,因而很多投资者怀疑这是云南信托股票穿仓所致。


此外,在金融去杠杆大旗下,监管层多项措施并举,金融行业的套利难度也越来越大。或受投资失利及监管加强影响,涌金系开始把方向转向产业资本。


由于自身曾有入主九芝堂的经验,涌金系这次的标的还是医疗行业。凯利泰主营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根据2016年年报显示,椎体成形微创介入手术系统、脊柱及创伤产品以及药物洗脱冠脉支架产品分别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32.23%、31.65%和30.19%,而上述三项产品毛利率分别高达77.08%、74.51%和86.02%。


2017年三季报显示,凯利泰营收5.72亿元,同比增长 37.56%,取得净利润1.51亿元,同比增长24.08%。不过,凯利泰近几年的业务增长,主要是依靠外延式并购推动的。


上文所述,三项业务分别占据公司约三分之一的营收,其中第一项为母公司产品,其余两项分别由全资子公司艾迪尔和易生科技贡献。这两家子公司分别由上市公司2013年和2016年收购而来。若不继续并购,凯利泰恐难继续保持高速增长。


涌金系一向重资本运作而轻实业,在其执掌九芝堂期间,这一百年中药品牌逐渐没落。九芝堂尚且经营不善,更何况凯利泰。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