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德奥通航的“通航梦”遇上“危机时刻”,预计亏损额猛增4亿,一年两换董事长

曾计划到2018年在民用共轴直升机、无人机领域成为全球制造商的德奥通航,在其投资的通航板块业务投资收益不尽人意,需依靠电饭煲业务支撑公司业绩。

标签: 德奥通航 亏损 高管薪酬

4月15日,从2017年12月停牌至今的德奥通航披露业绩快报修正公告称,修正后,公司2017年净利润亏损4.75亿元而公司此前业绩快报中亏损数字为7250.73万元。公司可能会被深交所实行退市风险。


进入通航业务领域已四年多时间,德奥通航却似乎没什么长进,还要靠小家电来扛公司的业绩重担。此前,德奥通航意欲收购珍爱网,试图跨界互联网婚介,最终重组失败无功而返。


不仅如此,公司在2017年曾两次融资终止,募资的失败导致公司资金流动性紧张,未能按期偿还借款,银行贷款逾期本息超2亿,控股股东持股全部被司法冻结,公司更是一年内更换了两任董事长。正值多事之秋的德奥通航,出于止损的目的,放弃了部分海外持续亏损通航子公司。



2017年预计亏损4.75亿元


对于业绩大幅下滑,德奥公告解释称,通航业务板块仍处于投资期,需要持续投入。投资的收益减少,财务费用利息支出及汇兑损失增加。截止目前,公司重大债务逾期的风险仍未完全消除,公司的资金状况尚未得到根本性的好转。 审计机构要求公司对通航子公司按不具备持续经营能力进行处理,对相关资产全额计提减值,从而使披露的业绩快报数据出现重大变动。


实际上,自2015年开始,德奥通航的经营业绩便开始走下坡路。财报显示,2015年、2016年德奥通航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6.54亿元和7.17亿元,对应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约为-2165.45万元和514.2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德奥通航主营业务为通用航空业务和电器设备业务,但通用航空业务的收益微薄,对德奥通航的业绩贡献不大,主要依赖电饭煲业务。根据2017年半年报显示,通用航空电器业务仅占5%,而电器设备业务则占到94.85%,电器中又以电饭煲为重,公司业绩的60%来自与它。2014—2016年,德奥通航通用航空板块收入占比分别为5.79%、2.61%和4.48%。


早在2013年,当时名为“伊立浦”的德奥通航(002260,SZ)便宣布跨界进入通用航空领域,并抛出“五年战略规划”,计划到2018年在民用共轴直升机、无人机领域成为全球制造商。进入通航业务领域已四年多时间,如今回头看,德奥通航的通航业务颇有点“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



而其通航业务又依赖单一公司承接的“委托开发订单”,2014-2016年,德奥通航在通用航空板块收入分别为4000.85万元、1709.4万元和3213.56万元,合计为8923.81万元。这其中有6500万元,来源于全资子公司德奥斯太尔2014年签订的《通用航空发动机技术平台-转子发动机开发委托合同》。


不仅如此,同期德奥通航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3568.79万元,120.38万元以及689.24万元。所以,如果剔除政府补助和单一公司承接的“委托开发订单”,其实际通航业务的收益会更少。单凭目前的现状,要实现当初立下的豪言壮语似乎有点困难。


收购珍爱网失败


在通航领域收益小,却需持续输血投入的情况下,德奥通航又欲另辟蹊径,将珍爱网揽入怀中。德奥通航有意收购珍爱网51%的股权,试图跨界互联网婚介,随后遭到交易对方的叫停,重组再度无功而返。


2017年8月,奥通航空发布了一份重大资产购买预案,公告显示,德奥通航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前海伊立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将作为基金管理人及普通合伙人为本次交易专门募集设立一支基金(名称暂定为“德奥珍爱”)联合其他投资方共同向珍爱网投资人民币20亿元,珍爱网将上述投资款以及自有资金2.77亿元(合计22.77亿元)用于收购珍爱(深圳)100%股权,同时,该笔股权转让款作为支付VIE(可变利益实体)架构的拆除对价。根据公告,德奥珍爱投资完成后持有珍爱网51%股权的交易作价为13.97亿元。


而在上述事宜筹划逾10个月之后,却因为“珍爱网股东不乐意”重组失败告终。公告指出,因珍爱(开曼)及珍爱(BVI)各自的股东会及董事会未能批准此次交易,德奥通航终止了这次“联姻”。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收购虽失败告终,但德奥通航的收购目的耐人寻味。当时欲和珍爱网签订对赌协议,除了是对珍爱网的持续性盈利能力的考验,还有一搏的意味,如果盈利将可以提升公司的业绩。有意思的是,在德奥通航宣布终止重组后不到一个月,珍爱网就投向了太盟集团的怀抱。


自珍爱网之后,德奥通航负面消息不断。3月14日,德奥通航一纸曝光了公司资金流动性紧张,3月19日,公司相继公告了董事长王鑫文辞职,以及中止对部分海外子公司资金的投入,20日公司又公布关于控股股东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其困境进一步暴露出来。


资金流动性告急和高管接连辞职


值得注意的是,德奥通航在不到一年时间内更换了两任董事长。公开资料显示,王鑫文在2017年6月接任朱家钢担任德奥通航的董事长。在任期内,正值公司多事之秋,收购珍爱网失败,公司流动性资金压力,业绩承压,怕是如坐针毡。在王鑫文辞职前不久,德奥通航调整了部分董监高薪酬,如若王鑫文不走,每年可从公司拿到305万的固定薪酬。而前任朱家钢当年的薪酬超过600万元,一度被市场冠以“最贵董事长”名号。


同王鑫文不同的是,朱家钢在辞去董事长一职后还担任公司其他职务,但仅留任半年后,就辞去了全部的职位。高薪未能留下朱家钢和王鑫文,而此前公告称,朱家钢和王鑫文辞职均为身体健康原因。


从德奥通航目前的董事会的成员配置看,除外籍总经理Michael Creed外,公司已经没有专门从事航空领域的高级管理人员。管理层的不稳定给德奥通航的运营带来极大地不确定性。


其实,在业绩快报修正公告发布的前一个月,3月14日晚间,德奥通航一纸公告曝光了公司资金流动性紧张的问题,逾期贷款本息累计2.045亿元,诸多因素造成了这一困境。据德奥通航披露,2017年3月20日和2017年5月9日,德奥通航分别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佛山市分行和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环市东路支行签订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授信金额分别为2000万元和1.8亿元。但因公司配股、非公开发行的再融资申报工作受阻,募集资金不能按计划到位,导致公司流动性资金紧张,未能按期偿还借款。


2014年9月,德奥通航曾有过A股配股发行方案的议案,但在2015年12月,又公告宣布终止配股,原因系考虑到融资环境以及融资方式。在2016年3月16日向证监会提交了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不过,该融资方案最终也不了了之。显然,这两次融资的失败对德奥通航产生不小的影响。


而除募资失败外,通航业务投资收益不足也是其一。随后,3月18日,德奥通航公告宣布对公司通航板块进行调整,决定放弃部分海外持续亏损的通航子公司,这也意味着德奥通航目前无力啃下通航板块领域的“骨头”,即便通航领域形式大好。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