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昔日徐翔资产要被收编?太平鸟携手地方国资“接盘”

环球老虎财经 郑娜2482004/24 08:48

身陷徐翔案与原董事长的违规担保案,宁波中百近来过得并不舒心。而4月23日,一则闪现了太平鸟集团与地方国资的要约公告,能给宁波中百糟心的日子画上一个句号吗?

标签: 宁波中百 徐翔 太平鸟

4月23日,“泽熙概念股”宁波中百公告称,近日收到宁波鹏渤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渤投资”)《关于拟向贵公司全体股东发起部分要约的函》,该函中明确要约形式为部分要约,本次要约收购不以终止上市公司的上市地位为目的。


同时,鹏渤投资承诺,将于五个工作日内将本次要约收购的履约保证金存入中登公司上海分公司指定账户。


不过,在泽熙系所持有的股份已超过冻结期,并且上市公司身负5亿债务的当下,宁波中百的接手者显得颇为神秘。


太平鸟携地方国资来接手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此次出手的鹏渤投资注册于2018年3月23日,注册资本为2亿元,公司法人为张江平。此外,鹏渤投资的执行董事为张江平、经理为戴志勇、监事为徐亮。


这家成立刚满一个月的公司,由宁波沅润五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太平鸟集团有限公司合资设立。


值得注意的是,张江平实际上是太平鸟集团董事长,戴志勇为太平鸟集团董事。由此可见,鹏渤投资与太平鸟集团关系并不一般。


公开信息显示,成立于1989年的太平鸟集团位列宁波市百强企业、浙江省百强私营企业、全国民营企业500强之列,拥有一家A股上市公司太平鸟(603877)。2017年初上市的太平鸟,上市当日市值便突破145亿,并于2017年9月投入阿里巴巴的怀抱,加入其新零售战略。


事实上,宁波中百主要从事商业零售业务。有投资者认为,或许太平鸟参与此次要约收购,是与阿里巴巴的新零售有所关联。


不过,除了太平鸟集团,鹏渤投资的背后亦有宁波国资的身影。



上图来自界面新闻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鹏渤投资的另一股东,宁波沅润五号投资合伙企业注册于2018年3月19日,仅仅比鹏渤投资早四天。同时,该公司的股东为宁波沅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宁波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和宁波市海曙区国有资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等3家公司。


其中,宁波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持有宁波沅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而穿透宁波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便可以发现宁波市财政局的身影。


同时,宁波开发投资集团也持有宁波沅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股权。宁波开投亦为国资背景,实控人为宁波市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


不过亦有分析指出,在太平鸟集团与鹏渤投资担任职务的戴志勇或为此次要约收购关键人物。因为,他此前曾担任宁波开投的总经理和副董事长,后离任至太平鸟集团。


据界面消息,坊间有传言张江平已买入近千万股,而张江平与戴志勇要收购宁波中百的传言也早已有之。一位投资经理分析指出,国资要约可能是张江平和戴志勇的幌子,以此掩护套牢盘出货的可能:“要约信息公布后,把股价拉高到要约价以上,那要约不成功,就把先前持有的底仓出货,获利了结;如果真是要约成功,把自己的底仓筹码卖给要约方鹏渤投资,那合作方就被成功被忽悠到山顶站岗。”


此外,对于鹏渤投资的监事徐亮,有分析指出,由于徐翔此前的多项投资为代持,因此与徐翔名字相似的徐亮的真实身份也让人浮想联翩。


“泽熙概念股”


宁波中百变成“泽熙概念股”是从2014年开始的。彼时,时任宁波中百第一大股东因股权质押合同纠纷,其所持有上市公司15.69%的股权被法院冻结;此后,宁波中百原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龚东升因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被云南省公安厅直属公安局拘留审查。


问题重重的宁波中百却进入了徐翔的视野中。他利用父亲徐柏良实际控制的上海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泽添”)以每股9.1元的价格,共计约3.2亿元的代价接盘了八达集团所持的宁波中百所有股份,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


不久之后,徐翔老友竺勇的父亲、自然人竺仁宝以约2.27亿元,收购了雅戈尔手中所持的宁波中百股份,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


此后,徐翔步步为营,安排亲信进驻宁波中百,最终成功让其父亲徐柏良成为宁波中百实控人。


2015年,徐翔案爆发,宁波中百控股股东西藏泽添所持的3540.53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及孳息进行了冻结,冻结时间从2015年11月10日起至2017年11月9日止。同时,竺仁宝所持股份也被冻结。时至今日,泽熙系所持有的宁波中百的股份均未解冻。


截至2017年三季度,西藏泽添以15.78%的持股比例,位居宁波中百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竺仁宝持股8.42%。


有分析指出,此次接手宁波中百的鹏渤投资,虽然其要约收购对象指向全体股东,不过指向仍处于冻结中的泽熙系所持股份则为大概率事件。


值得一提的是,据宁波中百4月1日的公告显示,公司董事会已审议通过董事会换届及董事、独立董事候选人提名的议案,而公开信息显示,在宁波中百的6名董事候选人中,应飞军、严鹏、赵忆波、张冰等4名董事候选人曾在“泽熙系”任职。


“烫手山芋”


事实上,本来想借上市公司施展资本魔术的徐翔,也在宁波中百踩了个大雷。


2017年12月,宁波中百发布公告称,日前,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出具《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证监会依法拟对宁波中百和相关责任人作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措施。


而这起信披违规事件的缘起是,时任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的龚东升未经过股东大会或董事会同意,为其关联方提供担保。然而由于该关联方无力偿还债务,最终被广州仲裁委员会裁决,宁波中百承担约5.3亿元的债务。


据宁波中百披露材料显示,2016年度经审计的净资产为6.36亿元,2017年半年度未经审计的净资产为6.44亿元。因此,虽然此项裁决涉及的金额不会导致宁波中百的净资产变为负数,但依然给其2017年度的业绩造成了极大影响。


按宁波中百披露的业绩快报显示,2017 年度,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在 1300 万元至-44300万元范围内。


而造业绩如此大幅波动的原因,宁波中百表示,其所涉及的仲裁事宜是影响本次业绩预告准确性的重要因素。据悉,涉及仲裁事宜,2017 年度预计计提应收款坏账准备约在2400 万元至48000 万元之间。


据东方财富显示,4月24日,宁波中百将披露其2017年全年业绩报告,以及2018年一季报。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