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中国金融对外开放:成就、不足与变革

纵观历史,部分国家经济体的金融开放稳步推进,取得积极成果,开放促进金融效率和竞争力提升,而部分国家则在金融开放的过程中暴露经济金融结构性问题,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我国现在正站在金融周期顶部,去杠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均处于关键时期,金融开放需全面统筹考虑,在加大贸易开放和金融服务业开放的同时,审慎有序开放资本项目,提高风险抵御能力。

标签: 金融创新 金融危机 利率市场化

来源:泽平宏观(ID:zepinghongguan )


金融开放的内容可概括为两大类,一是资本与金融账户相关,从实际操作来看,也就是放开跨境资本在交易环节和汇兑环节的限制,包括汇率政策、资本项目、人民币国际化;二是金融服务业相关,即对境内外金融机构从事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服务的放开,及境内外居民或机构参与金融市场交易的放松,包括金融机构开放、金融市场开放。从国际经验和历史经验来看,金融服务业的开放和资本与金融账户的开放两者之间没有固定的先后顺序,开放次序依赖于国内实际情况。对于金融服务业来说,关键在于国内监管体制是否健全,国内金融机构是否有较强市场竞争力;对于资本账户相关领域来说,则要协调推进资本账户开放、汇率市场化及利率市场化。


日本金融开放:内外压力打乱开放节奏,利率市场化及国内金融改革滞后于资本账户开放。60年代末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80年代中期,在美国压力下,日本相继签署《日元美元委员会协议》、《广场协议》,日元快速升值,金融开放明显加速。而在国内金融体制尚未实现有效改革的背景下,资本账户快速开放,利率市场化及金融改革滞后,为逃避国内金融监管,大量企业通过欧洲日元市场融资,数量及价格型货币政策均失效。此外金融快速脱媒带来国内金融机构风险偏好提升,叠加宽松的货币政策、海外投机资本,大量资金涌入股市、房市,最终形成泡沫经济。


韩国金融开放:开放政策搭配不当酝酿金融危机,国内结构性改革、金融监管滞后于短期资本项目开放。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外部美国施压、内部经济进入增速换挡期的背景下,韩国加速金融对外开放。然而一方面资本账户方面不对称开放,短期资本限制放开,投机资本流入,短期外债迅速增长,另一方面在加大金融开放和非银机构扩张背景下,金融机构及金融市场领域没有形成相应的配套监管措施,滋生监管套利空间,同时在政府隐性担保下,过剩产能难以退出,金融开放加重经济结构扭曲,陷入产能过剩和金融加杠杆的恶性循环。1997年在东南亚危机打击下,短期资本快速撤离,汇率失守转向自由浮动,金融危机升级为全面经济危机。


过去四十年,我国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成果,推动金融体系进步。金融服务业相关方面,通过对外开放加强行业内竞争,明显提高我国金融机构的创新能力及风控能力。证券市场通过QFII、QDII、沪港通、深港通等“管道式”机制打通资金双向流通渠道,开放深度广度迅速提升;资本与金融账户相关方面,不断改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基本实现利率市场化、人民币国际化程度不断提升、资本项目可兑换程度持续提高。


但是我国当前金融开放水平仍不足,与我国经济地位和国际影响力不匹配。作为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一大出口国,我国金融业开放程度远低于主要发达经济体,甚至是低于部分新兴经济体。一是汇率调整的灵活性仍不够,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仍存在;二是资本账户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持续推进,但仍与国际水平存在差距;三是对外资金融机构的持股比例和业务范围有严格限制,制约其在华发展;四是金融市场开放广度深度不足,开放水平严重受制于境内外市场规则、开放方式等差异。


新一轮开放的时间表显示我国正加速开放金融服务业,同时继续稳妥有序推进资本账户开放。金融开放并非一放了之,未来需持续完善审慎监管框架,推进国内经济结构性改革,以开放促改革。本轮开放着重解决此前开放中遗留的部分问题,包括金融行业外资持股比例、业务范围限制,进一步推进“管道式”开放制度安排等。未来,要积极吸取国际金融开放经验,一是加大金融服务业开放力度,以开放促竞争;二是协调好资本账户开放、汇率制度改革及利率市场化推进的节奏,谨防部分领域开放过快而相关配套机制没有跟上,从而影响金融稳定。三是持续推进监管制度完善及结构性改革,一方面需配合宏观审慎监管、监管机构协调,防止风险跨行业传染,另一方面需进一步加快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步伐,处理现存金融结构性问题,防止金融开放放大金融扭曲,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