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业绩飙升,现金墙“炫富”,方大炭素也找不回那个宇宙总龙头!

环球老虎财经 曹婧晨31414601/23 23:48

1月17日,方大炭素堆起亿元“现金墙”发放红包,却引起了空前的争议,方大炭素的董事长在当日提前泄露经营数据,而就在此前几日其公司董事长以及其他高管发布了减持公告,此举不仅涉嫌违规或还可能是为了配合减持。

标签: 方大炭素 A股 减持

1月17日方大炭素在公司所在地甘肃兰州堆砌起一面“现金墙”,决定向在职员工每人发放3万元红包,向60周岁以上长期居住在海石湾的员工父母及本企业离退休人员每人发放3000元红包,公司豪气发放近亿元红包惹人艳羡。


在如今券商机构降薪找兼职、互联网公司大量裁员的浪潮下,方大炭素豪气给员工发放亿元现金红包的表现尤为抢戏。


方大系企业似乎向来有此传统,且不说方大炭素已经多年发放大额现金红包,2018年方大集团旗下另一子公司九江萍钢钢铁有限公司也发放年终奖超过十亿元。根据当时媒体的描述,彼时1月26日,重达2吨价值2.78亿元现金由5辆运钞车送至方大钢公司的厂区,搬运清点的过程就长达1小时,平均每位员工拿到5万元的红包。


1月18日,方大炭素放量大涨,尾盘一度冲上涨停板,收盘大涨9.5%。1月21日,方大炭素再度上涨4.96%。连续两日的暴涨,似乎又看到当年“宇宙总龙头”的风采。不过,好景不长。1月22日,方大炭素上涨势头戛然而止,当天收报18.81元,下跌3.39%。


提前泄露未披露的业绩涉嫌信批违规?


方大炭素此番暴涨背后,除了年年现金墙红包“炫富之外,方大炭素董事长“不经意”透露的未经披露的财经数据无疑为散户指明了方向.....


在发放现金红包当日,方大炭素董事长表示,“2018年,对于方大炭素来说注定是一个刷新历史、极不平凡的一年。”其中不仅提到了公司利润指标再创历史新高,更明确增透露,“(2018年)企业生产经营实现历史性突破,完成工业总产值80.79亿元,同比增长54.84%;累计上缴税金25.56亿元,同比增长200.1%”。


虽然方大炭素董事长并未同董明珠那般向媒体言明公司2018年的营收和净利润,但这其中却是提到了2018年缴纳的税。事实上,方大炭素2017年全年完成工业总产值52.18亿元,实现利润31.37亿元,累计上缴税金8.5亿元。通过对比数据,专业人士或可通过公司的税率(15%所得税),以及2017年缴纳的税金,从而大致推断出公司2018年的业绩范围。


这次“不经意”的炫富,却为方大炭素带来了麻烦。在业绩披露之前,方大炭素却先行与公众披露其相关经营数据的举动引发热议,有业内人士提出,税金等敏感的字眼或能为关注公司业绩的投资者提供判断依据。


果不其然,在“红包日”后的第一个交易日方大炭素股价大涨9.5%,两个交易日累积上涨近15%,市值大增45亿元,成交亦放量,共成交了20.37亿元,而此番股价大幅上涨应该不只是发放红包那么简单,同党锡江对税金等数据的提前透露有所关联。


或许是事后意识到“失言”,在1月18日出现大涨后,方大炭素的董秘马杰不再担任公司董秘,董事会聘任安民为公司新任董事会秘书,或是因马杰未及时“提醒”董事长而失职。


1月22日,新上任的董秘立马公布了业绩预增的公告,此地无银三百两?


“炫富”恰逢高管减持窗口期


方大炭素这两年豪掷千金用于分红,离不开其利润的暴增。方大炭素前身是始建于1964年的兰州碳素厂,其产品主要有石墨电极、高炉碳砖和炭碳素新材料,其中石墨电极是公司这两年主要盈利支柱,占公司主营收入的90%以上。


作为钢铁大国,2017年全国粗钢产量占到全球总产量的49.2%,而随着钢铁产业结构的调整,电炉炼钢的比例不断上升,而生产电炉炼钢所需消耗的材料就是石墨电极。(炼钢主要分为高炉炼钢和电炉炼钢,前者污染较大,后者可实现资源的循环利用)


实际上,在2008年到2017年差不多将近10年的时间里,石墨电极生产企业都非常困难,其销售价格基本都到了成本线,所以一些中小企业资不抵债,都关停或是破产。但在2017年恰逢国家供给侧改革,钢铁产品结构调整,取缔你中频炉,打掉地条钢后,电炉炼钢的比例迅速上升,带动需求量的突然暴增,石墨电极价格一飞冲天。


而方大炭素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格石墨电极,也是国内唯一一家直径达到800毫米,毫无疑问方大炭素苦尽甘来,在这局中优先胜出。由此,2017年方大炭素业绩大增,财报显示当年其营业总收入实现835,047万元,同比增长248.62%;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362,041.86万元,同比增长5267.65%。根据央视的报道,方大炭素去年的利润相当于过去50年的总和。


这一年,公司给每位员工发了5万元人民币的现金红包,发放仪式现场,几乎每位员工的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容。与此同时,公司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9元,共计派发现金股利33.99亿元,拟分配现金红利总额占当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93.88%。


除了现金红包,在2017年6月26日,方大炭素还发布了《关于向激励对象授予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的公告》,给予公司在任董事、核心经营管理人员以及认为需要激励的公司员工给予股权激励。


2018年11月14日,397名参与股权激励计划的人第一期解锁,如果按照当天19.47元/股的收盘价计算,持有期权的员工,平均每人获利128万元,这其中就包括方大炭素的董事长党锡江。


值得一提的是,方大炭素在2018年11月23日曾披露了一份董监高减持计划,拟减持高管中包括方大炭素的董事长党锡江,不禁令人疑惑在其前几日发放现金红包当天“不经意”的业绩泄露是否是为了配合其减持。


根据2019年1月5日披露的最新减持进展显示,党锡江、闫奎兴、陈立勤等9名高管已于2018年12月17日至2019年1月4日期间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方式减持254.5万股,占其持有方大炭素股份总数的23.02%。其中,闫奎兴、江国利减持股份计划已全部实施完毕,而党锡江仍在减持进行中,若其近期有减持行为,不免落下庞炳与口实。


现金分红最大的收益人是谁?


方大炭素连续两年堆砌现金墙豪放红包的“传统”或是由于此前方大系因零溢价和不分红的方式回购萍钢员工股金,对当时集团威信造成一定影响,借大额现金分红安抚员工,挽回形象。此后,集团旗下公司方大炭素、方大钢特纷纷效仿。今年方大炭素拿出亿元资金用于发放红包,每个员工能分到3万元。


对此,有网友评论称:“方威算是活明白了,把钱都拿出来了。”但实际上相比员工分红,方大炭素大股东的现金分红更加多,这两年方大炭素业绩暴增,大股东也“福利匪浅”。


自2006年,“方大系”以8132万元获得方大炭素(原海龙科技)的控股权后,方大炭素共有过6次现金分红,以公司总股本 1,788,794,378 股为基数,历年分红1.78亿+4.40亿+5.37亿+0.89亿+0.39亿+33.99亿=46.82亿,合计46.82亿元。


其中仅2017年,方大炭素共计派发现金股利33.99亿元,拟分配的现金红利总额占当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93.88%。方大集团持有方大炭素约40%的股份,根据持股数量,方大集团可从中分得18.7亿元。


2009年,方大系以9.1亿元拿下上市公司方大刚特母公司南昌钢铁57.97%的国有股权,自其控股“方大刚特”以来,上市公司先后进行过6次现金分红,总金额超过50亿元。其中,仅2017年的分红,江西方大钢铁可分得8.4亿元,而方威个人将分得3.18亿元。


颇值得玩味的是,上市公司的净利润转了一圈,最终却又回到了“方大系”的手中,由此也可看出方大系的资本运作手段之厉害。先于行业低迷时期收购实业公司,再找机会将实业公司资产注入上市公司,通过现金分红、股权质押以及高位减持股票,赚取资本市场溢价,实乃高也,也难怪方大炭素如此热衷发放现金红包了。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