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业绩造假尔康制药竟精准蹭上“工业大麻”!股价宛如“嗑药”

环球老虎财经 韩理17437703/29 10:38

业绩造假红极一时,60万罚款不了了之,“大而不倒”的尔康制药在黑天鹅事件后跌去了三分之二,毫无抬头之势。不过近日,因蹭了最火题材工业大麻,尔康制药已经连续涨停了2个交易日,“过气网红”是要靠“网红题材”翻身吗?

标签: 尔康制药 题材股 财务造假

工业大麻是个宝,公司散户全都爱。在3月28日,因业绩造假“名噪一时”的尔康制药公告称,公司与上海元贵、云南素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合作意向科技》,公司与元贵资产拟成立股权投资基金,认购素麻生物不超过10%的股权。基金规模暂定为超过5250万元。


而在工业大麻的炒作浪潮下,不要说参股工业大麻投资基金——但凡是蹭上了“麻”这个字儿,公司股价便宛如嗑药,欲仙欲死。


以其龙头股顺灏股份为例,从工业大麻许可颁布以来,公司股价从3元涨至最高时的19元,翻了近6倍。而现在市场染上“麻疯病”, 不管是金鹰股份的“麻布”,桂发祥的“大麻花”,还是昆药集团的“天麻”,只要业务蹭“麻”就涨。


无意蹭上大麻概念股的金鹰股份为此还特地公告称,“我司目前所从事的主要业务为麻、毛、丝、绢纺织机械成套设备制造销售,以及亚麻纺、绢纺、织造、染整、制衣等,与工业大麻概念并无关联。”


不过对于善于蹭热度的公司而言,这或许是个不错的“翻红”的机会,过气“网红”尔康制药就蹭着这波热度,获得两个涨停板。


蹭上大麻风口


尔康蹭热度能力,着实非同小可。


根据公告显示,尔康制药计划认购10%股权公司云南素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其公司大股东为汉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据悉,汉麻集团是国内唯一一家在工业、医用大麻全产业链布局的公司;其云南汉素生物负责医用大麻的CBD萃取,拥有目前国内唯一一张从大麻中提取CBD的牌照。


而在整个工业大麻的产业链中,属萃取环节利润最为丰厚。东吴证券的研报中指出,对标全球,国际上五大上市医用大麻生产商2017财年合计医用大麻销量为1.5万吨,平均销售单价在6美元/g,平均毛利率在60%左右;加工种植目前的毛利润在20-30%。


不过,汉麻集团本身原本是有一家名为汉麻产业的上市公司。然而2015年5月,汉麻产业进行重组,通过资产置换、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以及非公开发行募集配套资金等一系列交易,实现联创电子的借壳上市。


作为对比,老虎财经统计了汉麻产业2005-2014年十年的净利润,其总计为2.78亿元。而联创电子借汉麻产业的壳上市时,恰逢互联网+炒作蜂起,其作价达到28.5亿元。


尽管未来市场巨大,毛利率高达60%,但是由于产能的限制,涉及大麻的概念的公司的盈利并不算丰厚。


从盘后龙虎榜来看,尔康制药的连续涨停是游资的炒作成果,湖南本地游资或为主导。


方正证券长沙黄兴中路营业部以1647万元出现在买一席位,紧随其后的是财通证券温岭中华路营业部,以1434万元居于买二席位;买三席位是财富证券长沙韶山北路营业部,买入金额为878万元。


而在卖出席位中,也出现了两家湖南游资。分别是位于卖四谢伟的方正证券岳阳东茅岭营业部,卖出550万元;国盛证券长沙星沙开元东路营业部卖出691万元,位于卖二席位。


“过气网红”


根据公开资料,尔康制药是一家用辅料生产企业,主要产品是淀粉及淀粉胶囊、注射用磺苄西林钠、药用蔗糖。公司于2011年上市,随后业绩突飞猛进,从上市当年的1.18亿到2016的10.26亿,5年时间业绩翻了近9倍。


也因为如此优秀的成绩,尔康制药还一度入选了A股的“漂亮50”,成为基金重仓股。据统计,仅中央汇金和社保403组合,这两家基金公司合计持有1.5亿股,中央汇金持有3469万股,社保403组合持有1522万股。


如果不是2017年的一场揭露,尔康制药或许依然会是机构们偏爱的股票。


2017年5月,市值风云自媒体账户发文章质疑尔康制药造假,其涉及尔康制药的木薯淀粉项目的18万吨产能问题。公开资料显示,木薯淀粉项目由湖南尔康(柬埔寨)投资有限公司运营,这家公司设立于2013年,是尔康制药控股孙公司。


该项目2014年3月31日投产,当年实现净利1614.86万元;2015年干出了2.76亿的利润,是可研报告预计利润的4.38倍。这个项目到15年底的总投资才不过将近1.4亿,当年总投资收益率达到197.14%,是可研报告中预计投资利润率的6.27倍。市值风云认为,按照尔康制药公布的数据预测,这一项目“2016年人均贡献净利润至少123万”。


2018年4月18日,尔康制药发布公告称,因2015年和2016年合计虚增利润约2.5亿元等,收到湖南证监局的处罚,包括罚款60万元,及对相应责任人进行处罚。


60万罚款、12亿套现和27.7亿纾困基金


湖南证监会的处罚也说明了尔康制药确实存在财务造假的问题。不过这个处罚力度,与尔康制药大股东既得利益相比简直九牛一毛;而与因尔康制药造假事件股民们所遭受损失相比,处罚更如隔靴搔痒。


据悉,目前已经有超500人就尔康制药虚假披露进行索赔,单笔最高过亿,累计涉案金额已超过3亿。不过目前这些案件并未获得相应的理赔。


而在被曝出财务造假之前,尔康制药的实控人刚刚进行过减持。


据尔康制药公告,实际控制人、董事帅放文及其一致行动人曹再云从2016年12月13日至2017年5月5日之间,累计减持公司1.03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4.9999%,减持的价格在11.93元/股至12.64元/股之间。最新一笔减持后,套现约12.37亿元。其中4月28日减持了4.1695%的股份,减持的价格为11.93元/股。


与12亿套现金额相比,60万的罚款对帅放文来说,基本算不上事。


不过,在造假事件之后,尔康制药的股价一落千丈,一度跌至4元以下,市值与造假事件被爆之前减少了近200亿。股价的下跌也导致了尔康制药质押问题的出现。


数据显示,自2016年-2017年帅放文及湖南帅佳投资有限公司的质押率基本保持在50%左右。而在股价下跌之后,2018年2月2日,帅放文的质押率高达85.77%,湖南帅佳投资有限公司的质押率高达100%。


直到2019年年初,全国20多个省市推出了解决民营企业融资困难的纾困基金。被认定造假的尔康制药竟然也出现在了被纾困企业的名单中。


据悉,这一批获得纾困资金的湖南公司共有9家,尔康制药不仅是其中之一,并且拿到的纾困金额是最大的,为27.7亿元。


柬埔寨分公司有益于麻类交易?


除去涉嫌财务作假的分公司外,尔康制药另有两家海外子公司,其均位于柬埔寨。


柬埔寨东部和东南部同越南接壤,北部与老挝相邻,西部和西北部与泰国比邻,西南又毗邻泰国湾。由于与大麻产地邻国接壤,交通又极为便利,柬埔寨金边一度成为大麻的交易重镇。


柬埔寨劳动力廉价,人民比较朴实,禁毒与法律较周边各国则更为严明。然而柬埔寨人民有比较长的麻类食用历史。即便时至今日,柬埔寨以大麻作为调味品的“Happy Pizza”仍然能在大街小巷中寻觅得到。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早年曾发文表示,柬埔寨因其有利的地理位置在毒品交易中占据着重要的一部分。木材走私、人口贩卖和毒品,都从柬埔寨流通到其邻近较为富裕的国家。


通常贩毒集团首脑通过柬埔寨东北部地区、金边国际机场和西港码头运毒入柬埔寨,然后通过金边国际机场、陆路转运至泰国和越南,也有通过邮政局把毒品“邮寄”到其他国家。


贩毒集团也企图把柬埔寨作為炼毒中心,柬埔寨曾破获一宗利用含有伪麻黄碱的感冒药,改造成粉状的毒品,然后转口到国外的案件。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