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精功系“罹难”?

环球老虎财经 韩理35598604/28 22:57

如果说纺织与花雕是绍兴市的招牌,那么“精功系”与金良顺就是越商的招牌;从长袖善舞整合绍兴地标轻纺城,到保留拆分独立上市绍兴会稽酒,金良顺而绍兴这座文化之城有着不解之缘。峰回路转,十年前“精功系”将轻纺城回售国资依稀还在眼前,而今“精功系”的资金链紧张传言再度甚嚣尘上,不禁让人唏嘘。

标签: 精功科技 资金面 精工钢构

4月24日,据上清所披露,因精功集团涉及担保代偿风险,大公资信将精功集团及“17精功MTN001”列入信用观察名单。


这是继2008年华联三鑫停产案引发担保纠纷后,“精功系”再度遭遇资金链紧张的质疑。


不久之前,“精功系”旗下两家上市平台精功科技、会稽山双双发布公告,控股股东精功集团有限公司由于涉及担保债务责任,持有上市公司的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


对于精功系为何在一夕之间就出现了如此大的困境,目前精功系并未作出明确的回答。但是从精功系整个产业结构来看,似乎也不难猜出其原由。


十年前,“精功系”回售轻纺城之际,精工系已经被质疑业务过于庞杂,战线拉得太长。目前,精功集团旗下的产业包括钢结构建筑产业、装备制造产业、绍兴黄酒产业、新材料产业、通用航空产业和大数据产业。根据大公国际2018年的追踪评级报告,精功集团负债超过350亿,有息负债超过250亿,且大部分为短期负债。


2018年年中至今,“精功系”密集的资本运作,似乎也昭示着精功系母公司的资金链,出现了一些端倪。


精工集团“救生”股权质押


精功系目前旗下共有3个上市平台,分别是会稽山、精功科技和精工钢构,此外还持有4.35%的轻纺城。


4月8日会稽山发布公告称,中风上海分公司根据上海金融法院出具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对精功集团所持有公司股份1.64亿股及孳息进行了司法冻结,冻结期限从2019年4月4日到2022年4月3日止。


公开资料显示精功集团已经全部质押了会稽山的股份,给绍兴银行轻纺城支行。


而司法冻结的原因起于2017年,彼时,浙江精功控股有限公司与苏州太合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作。在江苏省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通过了备案,成立了精功定融产品,有精功集团提供担保。此后,由于双方债务纠纷,太合汇投资公司向上海金融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上述股份司法冻结的事情。


事实上,不仅是会稽山,精功集团旗下的其他上市公司的股权也几乎都被质押了。公开资料显示,精功集团持有的精功科技的股权已经被质押了99.99%,质押给了南京银行杭州分行。


此外,精功集团也将持有精工钢构的股份的89.08%的股份,质押给了重庆三峡银行锦江支行。


三大上市平台全数大比例质押,资金链问题不言自明。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消息,精功集团在今年3月开始陆续出现了几起逾期兑付问题,而此次发生逾期未兑付的定融类私募产品本息约达到了2亿元。


资金链告急初现端倪


事实上,精功集团的资金链风险,在2018年12月的一场收购中,开始暴露端倪:通过增发为上市公司注资,半年后便通过关联企业收购,从上市公司


2018年12月,精工钢构以4.78亿元收购了精功集团等关联方持有的墙煌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65.74%的股份,并称公司承诺,将于2020年9月30日前收购天堂硅谷新材料持有的墙煌新材料剩余 34.26%的股份。


天眼查显示,墙煌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共有三个股东,大股东是精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60.3%,二股东和三股东分别是绍兴市柯桥区天堂硅谷新材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中建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分别是34.26%和5.45%。


中建信的大股东是方朝阳,此人还分别担任着精工集团和精工控股集团(绍兴)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


而次笔关联交易,由于涉及上市公司往年出售关联资产回售的敏感问题,该收购事宜在公布一周之后,就收到了监管部门的问询函。问询函中,非常直白的问出,“短期内支付大额预付款是否为满足控股股东现金需求”。


而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精工钢构在此次交易中,付款的方式略显“着急”。根据公告,精工钢构将在协议签署后 10 日内向出让方支付 50%的股份转让预付款,合计2.39亿元。


有意思的是,上市公司购买控股股东的资产的金额,恰恰是控股股东参与上市公司定增的金额的一半。


2017年3月,控股股东精工控股的全资子公司精工投资宣布将以10亿元参与公司非公开发行的2.56亿股份,8月,经过修改,将原方案中的发行数量2亿股—3亿股,调整为“不超过3亿股”。


而在此后的定增实施中,也一再受到拖延。第一次延长发生在2017年4月14日召开股东大会,将增发事项有效期调整为自那次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12个月内(截至2018年4月14日)。


2018年3月,精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提议增加股东大会临时提案,拟延长精工钢构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有效期限。


两次定增实施延长也让不少投资者对此感到疑惑,在股吧中询问此次增发究竟能不能实施。


最终,第二次延长并未实现,按照原本的约定,2018年4月18日,精工投资将认购款划至保荐机构指定的收款账户。


精工投资在截止日期当天,只支付了5.57亿元认购款,延迟一天后,方补足了4亿元,精工投资为此还承担了部分违约责任。


根据发行完成后的收购报告书,精工投资的参与增发的资金全部来源于精工控股的拆借款,借款金额人民币9.57亿元,借款利率2%,借款期限1年。但公司并未透露精工控股方面的资金来源何处。


债务担保负担逐渐增加


精功集团是否出现流动性危机无法断言,但多元化投入与重资产特征,确实导致前者在近年的资产质量出现下滑。


从精功集团的官网获悉,精功集团拥有五大主产业与一个培植产业,五大主产业分别为钢构,装备制造,黄酒,新材料和通用航空,其中四大产业为重资产产业,培育期的大数据产业则以数据中心建设与大数据产业园为主,亦为重资产行业。


由于多元化经营,子公司的合作参股行为较多,集团公司少数股东权益较高,影响公司负债担保结构的稳定性,2018年一季度,公司少数股东权益79.63亿,占比46%,由此造成大量体系内担保与占款情况,影响母公司现金流。如一季度精功集团关联方应收占款达到75亿左右,占应收款比例高达86%。


从年报观之,2017年,精功集团集团经营性现金流5.31亿,同比下降80%;公司解释是原材料价格上涨,拨备预付款锁定价格所致,此外,公司在2017年投资性现金流流出6.12亿,同比下降81.5%,除去寻常的业务升级之外,还包括碳纤维产业基金的投资,以及对上海实业旗下金融子版块上实金融的注资。


根据2018年6月大公国际的一季度评级追踪报告,2017 年末,精功集团负债规模持续增加,仍以流动负债为主,2017 年以来有息债务持续增加,总负债中比重较高。


截至2018 年3月末,精功集团总有息债务 258.47 亿元,一年期内短期有息债务高达158亿;占比61.48%,三年内中短期218亿,占比85.6%;有息债为权益资产这些债务将在2019年陆续到期。


大公国际特别提到,精功集团担保余额在2018年有所下滑,但目前精功对庆盛集团的担保余额 0.50 亿元正在处理过程中,担保企业山东大海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存在股权被冻结事项,公司面临代偿风险。


虽然集团层面担保余额下降,但上市平台的对外担保却并未下降,更似有转嫁之嫌疑。如精工钢构2018年中报担保余额18.42亿元,其分别较2017年、2016年年末增加2.75亿元,6.26亿,担保额逐年上升。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