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取
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H股11月成交额不足7万 青岛银行零售业务转型开“倒车”!

环球老虎财经 赵云帆17732512/01 14:02

青岛银行的零售转型喊了十年,系出“招行”的董事长郭少泉却似有难言之隐。在大额罚单的背后,青岛银行票据贴现回潮,大额对公和金融建筑行业贷款投向增加,“全力做小”的筹谋不知还剩下几成。

标签: 青岛银行 银行业 招商银行

银行破净大潮下,上市不足年的次新股青岛银行不仅没能像张家港行那样一飞冲天,港股甚至出现了A股比H股折价的“异相”。


截止11月29日,青岛银行H/A股比价来到107.84%,即H股比A股价格高出7.84%。这种看似“海外投资者更看好青岛银行”的背后,青岛银行H股单日成交量已然萎缩到极限,11月仅有3天有成交额,单人日成交额均不足3万港币,单月成交额合计不足7万港币。


而由于成交量枯竭,青岛银行时常出现大起大落行情。如今年8月7日仅17.52万成交额就将青岛银行拉出5%涨幅,6月20日仅3.14万成交额就拉出4.02%的涨幅等等。青岛银行港股股价展现出较大的失真特点。


青岛银行在十年前将自己的发展路径定位为“小招行”,因青岛银行为最先一批转型零售业务的中小型银行。如今“小招行”H股无人问津,业务则连收罚单,盖因银行零售业务转型延续性存疑,对公和票据业务占比回升,导致发展路径开了倒车。


天价罚单背后的“顶风作案”


环球老虎财经APP注意到,今年11月,青岛银行迎来了今年监管层发来的第三张罚单。根据处罚决定,青岛银行存在违反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业务管理规定的违法行为,罚金则一次性高达150万元。


罚单对于今年的青岛银行来说来得有些司空见惯。今年青岛银行三起罚单罚金数量累计达到250万元,除去上述处分及罚款外,其他两项处分均出现在5月,事由分别为青岛银行宁夏路支行存在贷款转保证金开立银行承兑汇票的违法违规行为,以及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资本市场的行为,罚金各为50万元。


250万的罚款对于一年30亿利润,250亿市值的青岛银行来说宛若九牛一毛。但银行业内人所共知,5月份关于青岛银行的处罚,事实上并不想罚金那样“单薄”。


今年2月,银保监会提出将严格处罚银行进行“票据套利”的行为。所谓的“票据套利”,即具有贸易背景的企业,通过在银行存入资金并获取前置利息,然后全额质押开取银行承兑汇票并贴现的方式赚取“利差”。而青岛银行所涉及通过贷款转存保证金再开立银行承兑汇票赚取息差的手法,则涉及资金在银行体系内空转的问题,加上监管事前提示下达不到位,其性质较单纯的“票据套利”更为恶劣。


而“票据套利”出现的原因,包括银行内控缺失,内部审核流程不力或分支机构管理不严。对于青岛银行来说,上情下达和内部治理问题都造成了银保监会政令难以下达分支机构的局面。


5月份,银保监会再次提出了排查结构性存款不真实、通过设置“假结构”变相高息揽储的现象,同月青岛银行则收到涉及票据套利的处罚,处罚力度较大部分银行更为严格,甚至颇有“杀鸡儆猴”之感。


事实上,青岛银行的票据业务在今年上半年开始已经出现了部分极为不正常的迹象。青岛银行2019年半年报披露,公司上半年末票据贴现121.17亿元,比上年末增加53.44亿元,增幅达到78.91%,增速远高于公司贷款增速和个人贷款增速。


与此同时票据贴现平均收益率从去年同期的4.94%下降到3.96%,但公司与个人贷款平均收率却从4.87%与4.68%,增长至5.13%和5.13%。在公司贷款与个人贷款平均收益率增加的背景,票据贴现收益下滑高达0.98个基点。


由于监管层排查结构性存款的关系,今年上半年银行业结构性存款余额开始普降,平均贴现利率则出现下滑,青岛银行票据贴现业务收益率下滑则受市况所限。然而考虑到规模效应进一步打开了青岛银行的票据业务,5月的“罚单”事实上精准地点出了青岛银行自身存在针对监管措施执行力的问题。


“小招行”不再,转型开倒车


如果将执行力的问题贯穿至全行业务,由“招行系”管理层引导的青岛银行零售业务转型“开倒车”则更能说明其问题。


从财务指标上来说,如青岛银行上半年对公贷款增速14.35%,比之8.3%的个人贷款增速更快,对公业务占比上升2.13个百分点至69.41%;再如贷款集中度上升的问题,三季报显示青岛银行前十大贷款客户集中度达到36.97%,为近三年峰值等等,其皆与零售银行小微贷的取向背道而驰。


种种迹象显示,通过资本市场重获新生的青岛银行,选择走一条过去已经放弃了的老路。


2009年,系出招商银行的郭少泉与王麟联袂加盟青岛银行,分别担任董事长与行长,同时以ATM机翻修开始,启动青岛银行参照“小招行”要求进行零售业务转型的序曲。


在业务体系的重新架构上,青岛银行在过去十年中做了几个重要的工作,如小企业贷款额度不设限,加快小企业审批流程,利用创新业务和财富管理业务提升公司高净值客户粘性等等。今年年初,青岛银行联合美团发行联名卡,试图从新打入年轻消费者群体。


但从零售业务导入中收的相对比例来说,青岛银行上半年的手续费以及佣金业务占比在12.81%,其远低于2017年同期的18.24%,且大部分业务来源于银行理财业务佣金。


在贷款投向上,青岛银行半年报前十大贷款人中,第二,第五,第八贷款人为金融业,第一,第六,第九大贷款人为租赁与商务服务,也就是类金融业务,第七,第十为建筑业,制造业公司则未进入青岛银行十大贷款人名单,其亦与监管层号召银行业脱虚入实的大背景相左。


与大多数城商行,农商行存在众多地方股东掣肘不同,青岛银行一直以来股权结构比较清朗,治理结构顺畅。除去青岛国资与“海尔系”长期把控公司控股权,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等外资投资者则担任“外脑”以加强银行治理水平。


过去十年,为推动零售业务转型,依托清晰的治理结构,青岛银行曾大量开设青岛以外银行分支机构,试图利用网点优势打通零售逻辑。根据半年报,目前青岛银行拥有山东省内14家分行,138家分支机构。


然而由于分支机构过多以及疏于监管,加上“海尔系”在话语权中的强势,郭少泉难免存在“政难己出”的尴尬。


包括近年海尔集团转型产业与综合金融趋势显著,其甚至能从青岛银行关联贷款中略窥一斑。青岛银行上半年关联贷款中,对海尔消费金融公司拆借余额7亿元,对海尔金融保理(重庆)公司贷款3.83亿元,对海尔财务公司票据授信2.20亿。而除去金融与类金融业务外,海尔旗下青岛海尔家居集成股份有限公司,海尔产城创集团,青岛海启房地产开发公司,青岛海智伟创置业有限公司均为海尔系旗下公司。


如需转载请与上海鸣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联系。未经上海鸣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80316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