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TCL更名“TCL科技”背后有何深意?

长期受TCL集团股价低迷之困的李东生在2019年对其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之后,2020年1月13日,又拟将TCL集团更名为TCL科技。更名这一破釜沉舟之举也表现出李东生对其产业重组的决心,这背后也是其对TCL集团低迷股价的拯救。

标签: TCL集团 转型 半导体

在2018年年底,拟合计以47.6亿元向TCL控股出售9家公司的股权,剥离智能终端业务之后,TCL集团在向高科技公司的转型上,又迎来了破釜沉舟之笔。


2020年1月13日,TCL集团拟改名为TCL科技。受此消息影响,今日TCL集团盘中大涨近4%,股价创下近两个月新高,最新总市值达到670亿。实际上,不止是TCL集团,此前“青岛海尔”更名为“海尔智家”,“海信电器”更名为“海信视像”。在这些家电企业改名背后,实质是企业在战略方向上的调整,TCL集团的目的也是一样。


众所周知,2019年4月TCL集团剥离了智能终端业务,开始聚焦半导体,而改名背后或是李东生对公司股价的探索。TCL科技的名字更加强调了高科技产业特点,而其2019年股价约87%的涨幅,也表明了资本对其投资半导体逻辑的认可。与此同时,TCL还将继续推进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的产业链整合,也表明TCL在布局半导体领域的决心。但混迹资本市场多年的李东生同时强调,动辄投资百亿的芯片制造业务是不碰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TCL集团的业务明确的由多元化转向专业化经营之时,也经历了不少人的质疑。TCL2019年三季度的财报显示,被寄予厚望的TCL华星处于增收不增利的状态。而半导体行业重资金的特性,再加上2-3年的低谷期,无疑对其资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TCL集团”的名称为何不再适用


1月13日盘前,TCL集团发布公告称,拟更名为TCL科技。公告称,“TCL科技”可以准确表达公司升级后的愿景和战略定位。


TCL集团这个名称,已经使用了将近30年。


彼时还是TCL前身的惠阳地区电子工业公司,于1985年投资成立了以“TCL”为字号登记注册的“TCL通讯设备有限公司”;随着消费电子业务的扩展,1994年正式变更为“TCL集团公司”;2002年,公司名称变更为“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沿用至今。经过38年的发展,TCL集团涵盖电视、手机、家电等终端及其配套业务,半导体显示器件及材料、产业金融及投资创投等多项业务。


不过,2019年4月,TCL完成重组并剥离了智能终端以及配套业务,自此TCL多元化经营转为聚焦半导体现实和材料产业,并发展产业金融以及投资业务。


李东生认为重组后“TCL集团”这个名称不再适用。


此前TCL集团涵盖了所有业务,分拆后只涵盖华星光电面板以及部分投资业务在内,已经不涵盖TCL终端产品业务,继续使用TCL这个名称,容易被误认为终端业务还在旗下。


在完成重组之后,便时常有投资者提出建议将名字更改为华星光电(现已改名TCL华星)来反应公司当前定位。


在TCL集团2019年3季度财报上,TCL华星的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已占公司营收的57.4%,占到公司营业利润的80.6%。


更名背后指向公司的股价难题


不过,李东生将公司更名可能还有另外一层考虑。


而从重组到更名,TCL“扶不起”的股价成了李东生的心病。在2019年8月13日TCL的半年业绩交流会上,李东生曾当着媒体的面提问:“TCL股价为什么比同行业低这么多?”,并请求媒体出谋划策,这其中便包括将“TCL集团”更为“华星光电”的建议。


但在李东生看来,更名这一决定因牵扯众多合同,实际操作起来并不容易。


此次将TCL集团改为TCL科技,可以看出李东生为了配合2019年重组,让投资人聚焦TCL以科技为主的战略定位,是下了大决心了。


而在李东生不遗余力的背后,则是对TCL集团低迷股价的拯救。


对于致力于将上市公司从家电企业转型为专注于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的TCL来说,若将其看作一家半导体公司,然而与该板块企业的股价大多在十几元到三十几元,市盈率至少在30以上相比,TCL集团的股价却始终在2-4元/股之间震荡徘徊,且其12.62倍的静态市盈率也远低于行业平均。


在2019年半年度业绩交流会上,李东生也被投资者问道,为何TCL的各项业绩指标都不差,PE却只有同业的三分之一。


不尽人意的股价也成了李东生的心病,其表示,股价的长期低迷,将会影响投资人的信心,对公司造成负面影响。


对于股价低迷的原因,有分析认为,作为传统家电企业的一员,TCL此前智能终端的业务目前市场增长前景有限,使得其估值受到影响。


然而除了此前主营业务的特性,股东对TCL集团频繁的减持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仅从2019年三个季度的十大股东减持情况来看,三季度TCL集团净减持的十大股东有三个,合计减持力度达到总股本的2%。半年报中,TCL集团前十大股东净减持的股东达到四个,合计减持力度达到总股本的2.7%。一季报,TCL集团前十大股东净减持的股东达到三个,合计减持力度达到总股本的1.87%。


值得关注的是,自2019年年初剥离终端及其配套业务至2019年年底,TCL集团的股价上涨了约87%,这也说明,资本市场对TCL转型新战略的认可。


向半导体进军


有了资本单纯对半导体显示的投资标的及逻辑的认同,TCL在半导体产业上还进行了更广阔的布局。


重组完成后,除了TCL华星,产业金融及创投板块亦成为上市公司主要资产。


在TCL华星形成大中小全尺寸的面板生产线布局的基础上,由TCL金服与TCL资本组成的产业金融及创投板块则对其进行赋能。


TCL金服主要包括集团财资业务和供应链金融业务,为公司进行资金管理和配置。TCL资本则进行半导体的全产业链延伸,主要投资于新能源、新材料、人工智能、半导体、先进制造、大数据等领域。投资业务的收益能够帮助平衡半导体显示产业的周期波动对上市公司业绩的影响。


2019年上半年,TCL集团产业金融和投资业务收益达到3.68亿元,同比增长76%。


更名之后的TCL,更加清晰的表达了科技的战略定位,以及继续推进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产业链整合的决心。


虽然在TCL科技在半导体领域“由点及面”的格局日渐清晰,但实际上,由于该行业资金密集型的特性,混迹资本市场多年的李东生也对其发展保留着底线,其曾公开表示,对于动辄投入百亿的芯片制造是不碰的。


而截至2019年上半年,TCL华星在半导体显示领域的总投资额已累计达1891亿元。传统家电行业经历寒冬,TCL如何“吸血”稳定完成转型任务也成为投资人关心的话题。


在资金来源方面,李东生曾表示,到目前为止,TCL还并未做大并购,企业发展的资金主要由企业来筹集。


资料显示,TCL集团的投资业务主要由TCL创投、钟港资本和中新融创构成。其中,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TCL创投管理的基金规模为93.7亿元,累计投资项目112个。钟港资本是设立在中国香港的具有投行和资管服务资质的金融持牌企业。中新融创则主要为公司的兼并收购和业务拓展提供专业支持。


坎坷


虽然进军半导体得到了资本的认可,但对TCL科技来说,若想进一步提振股价,还需更多的努力。


彼时在2018年年底,TCL重组方案横空出世之时,便有不少投资者质疑在剥离消费电子、家电等智能终端业务及相关配套业务后,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毕竟,被剥离的业务营收占比过半。


来看一下TCL科技在重组后交出的最新答卷,在2019年第三季度,TCL科技实现营收588.18亿元,同比下滑28.4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77亿元,同比增长3.52%。然而,其扣非归母净利润5.03亿元,同比下滑68.44%。


被寄予厚望的TCL华星,报告期内营收为245.6亿元,同比增长28.4%,但净利润仅13.0亿元,同比下滑28.7%,处于增收不增利状态。


李东生也坦然承认,重组之后成为公司支柱产业的TCL华星,其半导体显示业务遭遇整个行业的一个周期性低谷,该低谷期至少还有两到三年,利润受到了很大影响。


显然,TCL科技在舍弃智能终端以及衍生的相关业务之时,便应做好了应对走出“舒适区”的准备。而未来公司将努力开发新型显示技术和材料,在上下游进行业务拓展,更对其提出了更深的要求。


经过这次重组更名,以家电闻名的TCL或许不见,但要靠面板和显示屏技术撑起一片天,真正打上“高科技”的标签,还需更多努力。


如需转载请与上海鸣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联系。未经上海鸣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80316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