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博 QQ 微信

人民币贬值预期为何只增不减?这跟A股一个道理

大型商业银行金融市场研究员 韩会师 2017/01/05 09:55 12215
人民币   美元   
人民币贬值预期为何只增不减?这跟A股一个道理
©视觉中国
"个人购汇取代企业成为2017年人民币的主要压力来源。"

新年已经到来,新年开始的2个交易日人民币延续了2016年12月16日以来的横盘行情,在6.95附近窄幅波动,表现较为平淡。而在同一时间段,美元指数基本上就在102-103附近间横盘震荡。美元指数的横盘与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的横盘同时出现,也许这只是一个巧合,但这个巧合如果延续下去,可能是一个很值得深思的现象。


我们先看一张图,最近半个月人民币的波动模式如果延续下去,那么2014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越贬越快的态势将得到改变。这张图笔者在后面将详细解释。



笔者在此前的文章中多次强调,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眼中,美元是唯一重要的东西,虽然这个世界上还有欧元、日元和英镑,但中国外汇市场上人民币与美元之间的交易占了结售汇业务量的9成,所以绝大多数中国人,无论是企业家还是普通民众,他们最关心的是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的波动,这就使得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是否稳定在百姓眼中并不重要,虽然维持对篮子的基本稳定在经济学上和维持国际贸易竞争力稳定上很有意义。


理解了美元在民众心中的重要地位,再来观察人民币的贬值压力可能才有正确的切入点。


为什么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了3年,但教科书上传授给我们的一个重要观念“贬值可以释放贬值压力”似乎并没有在现实中得到验证?为什么很多人仍然预期人民币会对美元继续贬值?甚至是暴跌?


理由当然有很多,很多朋友一直坚持认为,人民币贬值预期源自中国下滑的GDP增速、高涨的劳动力成本、沉重的税负、上涨的房价乃至肆虐的雾霾等等因素。


这些理由都不无道理,但眼见为实,人民币贬值始于2014年2月,而上述问题的产生并不是2014年。2008、2009和2010年中国就存在上述问题,2011、2012和2013年上述问题均大大恶化,但在2013年底的时候,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绝大部分舆论讨论的是人民币能否在2014年升破6.0,进入5时代,同时人民币对美元也在延续升值态势。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在2014年2月之前,在人民币对美元启动贬值行情之前,绝大多数市场参与者,虽然他们也觉得中国下滑的GDP增速、高涨的劳动力成本、沉重的税负、上涨的房价、北京的雾霾很烦人,但他们并不认为这些负面因素会导致人民币暴跌,而是认为人民币一定会继续升值,不然的话,2013年中国不可能有2700亿美元的结售汇顺差,不可能有5097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单年增量。


不可否认,2013年甚至更早的时候,的确有先知先觉的智者,他们提前预测到了人民币会贬值,但市场不是跟随少数智者运行的,由于多数人不是智者,所以在2014年2月之前,人民币升值的步伐非常坚定。


其实就在人民币启动贬值的前夜,也就是2014年1月份,银行代客结售汇单月顺差还高达827亿美元(即期+远期),大家如此疯狂地抛售美元,只能说明当时绝大部分能够参与境内外汇市场的投资者对人民币是坚定看涨的。即使是在人民币启动贬值的2014年2月,当月银行代客结售汇仍是顺差547亿美元,抛售美元仍是市场的主流行为。



所以,将人民币贬值预期归因于下滑的GDP增速、高涨的劳动力成本、沉重的税负、上涨的房价、北京的雾霾等等因素虽然符合逻辑,也符合民众的一般的思想认识,但在外汇市场上真的找不到有力的数据支撑。


仔细观察外汇市场结售汇数据的变化,不难发现,市场的贬值预期与人民币贬值本身关系密切。换句话说,在市场没有看到人民币比较确定的贬值趋势之前,贬值预期并不强烈,直到市场观察到了人民币持续贬值的事实之后,贬值预期和贬值压力才开始增大。


这在经济学上称为“适应性预期”。简而言之就是:投资者根据过去的市场波动判断未来,如果过去市场是涨的(跌的),他们就倾向于认为市场还会上涨(下跌),直到市场走势逆转,他们才会重新建立新的预期。


其实想一想中国的A股就可以理解这一点,在2015年6月15日股市下跌之前,多数股民在3000点眺望4000点,到了4000点展望5000点,到了5000点又梦想1万点。直到6月股市开始下跌之后,股民情绪才集体转为悲观。


理解了这种适应性预期,我们就可容易理解为什么普通民众个人的购汇需求在2014年下半年才开始快速升温。因为在此之前,他们没有明确看到人民币单边升值的趋势已经终止。当他们在2014年下半年发现人民币单边升值确实已经结束,人民币对美元真的开始震荡贬值之后,中国的普通民众才开始重视美元理财问题。


顺着这个思路,我们也可以很容易理解为什么2015年个人市场的购汇压力进一步增大,因为2014年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了2.4%,但2015年,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了4.5%,2015年是人民币贬值趋势得到确立的一年,这本质上和股民在3000点眺望4000点是一样的。简而言之,市场波动的方向越确定,民众的单边预期会越强。


在2015年底的时候,笔者在多个场合和多篇文章中强调,如果2016年人民币继续对美元贬值,那么个人投资者的购汇意愿一定会更强,因为民众的适应性预期会进一步得到强化。与民众适应性预期相伴生的,一定是更为精细化的个人结售汇管理。在2016年刚刚到来的日子里,笔者仍然坚持2015年做出的这个判断。


在2016年,由于结售汇实需原则的约束,也由于企业已经完成了集中的外债偿还,所以中国资本外流压力的主要来源已经不是企业,而是个人投资者调整家庭资产负债表产生的外汇资产配置需求。与企业的购汇需求相比,这是个无底洞。因为中国庞大的出口会导致企业产生刚性的结汇需求,否则无法保证企业的正常运营,而个人投资者则完全没有这个压力,与购汇意愿和潜在需求相比,我国百姓个人的刚性结汇潜力几乎可以忽略。


顺着适应性预期的思路,再来看人民币2017年个人市场可能给予人民币的压力可以更为清晰一些。绝大多数个人投资者可能不会去深入思考货币供应量、通胀压力、房地产价格、劳动力成本这些“高大上”的概念,但他们一定会大致看一下过去的日子里人民币是如何一步步走过来的。于是,本文开头的那张图就十分值得监管当局警惕了。


2014-2016年,人民币对美元分别贬值了2.4%、4.5%和6.5%。同样在这三年里,美元指数升值了12.6%、9.3%和2.9%。两个趋势非常明显:一是美元的升值速度越来越慢;二是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的贬值速度越来越快。以2017年1月为新的起点,在适应性预期下,个人投资者的选择会是什么呢?答案不言而喻。


必须指出,用人民币对美元的双边汇率来衡量人民币汇率水平是不科学,不全面的,因为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并不意味着对其他货币也贬值。但在中国的市场情绪管理上,人民币对美元的双边汇率却是最重要的,因为百姓目前最关注的就是美元,即使人民币对欧元和日元都是升值的,只要人民币对美元是贬值的,那么在多数民众心里人民币就是贬值的。这是个很无奈的局面,但我们目前只能接受,毕竟观念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市场就是这样,什么是正确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市场中的多数人关注什么,以及他们相信什么。如果美元在2017年继续维持强势,在目前的定价机制下,人民币很难对美元走强,但至少应该刹住对美元越贬越快的趋势,这是扭转适应性预期的第一步。2016年12月16日以来,随着美元指数横盘,人民币对美元也进入横盘的行情如果得到延续,那么就是在给人民币2014-2016年的加速贬值刹车。但当前的行情能持续多久,我们只能静静观望了。


 祝各位老朋友新年好运。


(陈小玲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或独家投稿给环球老虎财经发表,并经环球老虎财经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环球老虎财经)及本页链接。

举报
相关资讯
请选择举报类型 举报描述: 提交
谢谢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