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博 QQ 微信

“雄安”风起尘飞扬,场外配资卷土重来

腾讯财经 2017/04/07 14:50 18427
A股   股票配资   雄安新区   
“雄安”风起尘飞扬,场外配资卷土重来
©视觉中国
"“雄安新区的设立是千年大计,比肩深圳特区、上海浦东新区,中国股市势必会有一波拉升,炒股配资热线XXX。”雄安概念的出现,给股市带来新的想象空间,伴随着躁动的市场情绪,本已销声匿迹的场外配资,再次卷土重来。"

来源:腾讯财经


4月5日,清明假期后的首个A股交易日,资深配资员张辉(化名)在朋友圈贴出上述信息。当天,上证指数上涨1.48%,逾40只“雄安概念股”全线涨停。张辉所在的配资平台,一上午就“开”出了数千万元的配资资金。


4月6日,上证指数继续飘红,尽管部分机构已经开始获利出逃,但狂热的跟风抢筹者并没有停下脚步。


配资者的理智或不理智,并非张辉关心的问题,对他来说,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商机。杠杆推动的股价上涨,强化了市场的追涨预期,市场情绪再反馈到配资需求,这一连串的连锁反应,是他乐于看到的结果。


腾讯财经发现,因2015年股灾而纷纷倒闭或关停的股票配资公司,随着2016年下半年股市回暖,又重新活跃起来。一些大的配资平台,其配资规模已恢复至“股灾”之前的巅峰状态。


雄安概念当前,配资平台并不担心市场需求不足,而是更加在乎资金供给,能不能满足汹涌的入市欲望。


利益驱使之下,其实资金来源也不需担忧。在配资平台背后,是一批甘冒风险的银行、券商、信托,通过伞形信托、“伞中伞”的操作形式,提供的真金白银。银行、信托、券商、软件服务商以及配资公司结成“利益共同体”,娴熟游走于监管真空的灰色地带。


配资活跃 规模接近股灾前


在经历了2016年1月28日的近两年最低点2638点之后,上证指数开始温和回升,在2016年11月29日一度达到3301的全年最高点,较之年初涨幅已超过20%。2017年4月6日,上证指数收于3281点。


“股市配资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尤其火,大资金进来的特别多。”张辉对腾讯财经说道,他是一名大型线下配资平台的业务员,该平台主营业务涵盖股票配资、期货配资、配资资金批发三类,规模在北京地区位居前列。据了解,该配资平台2016年出借金额超过60亿元,已接近2015年的规模。


张辉介绍称,2015年股灾前,北京地区仅5家规模超过70亿元的线下配资平台,其余4家平台由于自身配资炒股亏损而倒闭,“没碰交易”的他们成为唯一存活下来的一家。


2015年股灾之后,由于监管层合力清理场外配资,令线上配资平台业务难以为继,包括米牛网、寻钱网、金斧子等在内的多家知名线上配资平台,均发公告停止配资业务。


据第三方行业门户网站“配资门户”的统计,截至目前,有近150家线上配资平台停业。目前仍活跃的线上配资平台超过60家,上海、浙江两地的活跃平台最多,约占一半。其中,有40家是2015年之后新成立的平台。


一家成立两年的线上配资平台,其配资金融已接近10亿元;另外一家成立于2016年10月底的配资平台,配资金额也已经超过2亿元。


张辉也明显感受到,2016年配资平台又慢慢增多,尤其是像他们一样的线下配资平台。


张辉回忆,在2016年4、5月份之前,配资业务还很难做,客户以一些小散户为主。7月份之后,张辉突然发觉,平台资金开始变得紧张,提出配资需求的大额资金骤然增多。2016年上半年他们的出借规模才十几亿元,7月份之后的5个月内,规模增加了50多亿元,全年规模也已接近股灾前。


5—10倍杠杆 大资金上不封顶


规模的扩张,和配资平台的收益直接挂钩。为了满足不同的额度、期限需求,配资平台设计了不同的服务模式。


据腾讯财经了解,目前市面上,线上配资平台一般可放到5—10倍杠杆,最低本金1000元起;线下配资平台一般放1—5倍杠杆,主流月利率在1.5%—2.5%区间,视配资金额和期限而定。


张辉所在的平台提供的配资服务,10万元起步,大资金上不封顶,最高可做到5倍杠杆。他们甚至做过“客户出2亿元保证金,平台配资8亿元”的大单。他对此很自豪:“能接这种亿元大单的平台可不多见。”


利率方面,他们会根据资金需求的大小定价,10万元—100万元的需求被视为小资金,以散户为主,期限一般不超过6个月,年化利率在18%—22.8%之间;大资金的利率视杠杆倍数而定,例如,2倍杠杆的年化利率为10%,3倍杠杆的利率为11%。


除了资金利率之外,买卖股票产生的交易佣金,也是配资平台的重要收入之一。例如,配资平台去证券公司开立配资账户的佣金为万分之三,平台将配资账户给到客户的同时,收取万分之五的佣金,中间可赚万分之二的收益。


信托、银行成“金主” 伞形信托禁而不止


与一般小的配资平台使用自有资金、民间集资不同,张辉称,他们的资金大部分来自银行,目前已经发行了20多只信托产品,规模都在亿级以上,利用伞形信托的方式,资金最终由银行流入股市。


伞形信托,即在一个主信托账号下,通过分组交易系统设置若干个独立的子信托,每个子信托都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小型结构化产品,单独投资操作和清算。一些配资公司则是借助软件服务商将伞形信托子单元再次分组,形成“伞中伞”,杠杆更高,投资门槛更低。


实际操作中,配资公司仅需与信托公司或者券商营业部接触,确定配资成本、交易佣金返点比例及系统通道费用即可。信托公司或券商营业部,负责协助配资公司购入伞形信托劣后级,并通过特定交易系统,形成“伞中伞”,配资公司只需负责“伞中伞”的劣后资金分拆销售。


张辉他们从信托公司获取资金的成本约在8%左右,银行资金作为优先级享受6%左右的固定收益。


在2015年的“杠杆牛市”中,融资融券和伞形信托助推股市上演了“最后的疯狂”。


监管层曾一度禁止证券公司通过代销伞形信托、自主开发相关融资融券服务系统等形式,为客户提供融资类相关服务。证监会曾发《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要求派出机构和券商加强对于场外配资的清理整顿力度。


张辉坦诚,由于缺乏一个明确的监管主体,配资仍是一个游离于监管之外的行业。2016伞形信托的规模明显没有2015年大,“银行也需要把钱贷出去,只要利润分配好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目前一些大的券商不敢去对接这个端口,但有些小券商仍愿意冒这个风险。


然而在张辉看来,“其实并没有太大风险”,配资平台都会设定平仓线。以他们为例,3倍杠杆的配资,在客户自有资金亏损60%时就会触发平仓线,通知客户补仓或减仓;4倍、5倍杠杆均上浮10%。“只要大盘稳定,不出现2015年那样的股灾,就基本无风险。”


但黑天鹅的降临,从来都不可预知。当风险来临时,降杠杆的苦痛,或许会再次来袭。


 


编辑:王峥源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或独家投稿给环球老虎财经发表,并经环球老虎财经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环球老虎财经)及本页链接。

举报
相关资讯
请选择举报类型 举报描述: 提交
谢谢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