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当中国试图求证美联储何时加息时,美联储也想问中国……

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中美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联系,无疑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为紧密。而有时候,这样紧密的关联性也会给双方经济政策的制定者带来困扰,因为谁都无法忽视,对方的经济基本面和货币政策走向,可能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冲击。而本周,外媒所报道的一则颇有意思的“趣闻”,或许就证明了这一点。

标签: 美联储 A股 加息

故事是这样的……



 


金汇财经日内稍早援引彭博的报道称,中国官方正试图通过官方途径确认美联储是否将在6月份加息,还是等到7月再决定,以便汇率等政策可以做出更好应对。


知情人士称,与6月份加息相比,中国更希望美联储能将加息决定推迟至7月份。中国已经准备了应对美联储6月份加息对市场和人民币汇率潜在影响的预案。


 


尽管上述消息无法得到官方渠道证实,不过这条报道无疑预示着中国方面正对美联储何时加息予以密切关注。此前,美联储的4月会议纪要曾显示,如果未来数据显示美国经济在改进,美联储就可能在6月会议上加息。


然而,颇有些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在中国方面试图求证美联储何时加息时,美联储很可能也正在密切关注着中国方面的一举一动。包括《金融时报》在内的多家外媒本周就指出,美联储何时加息,依然有一个躲不过的“中国问题”!


其实,弹指一算,截至5月24日,距离美联储本次紧缩周期的第一次加息(去年12月)已经过去了整整160天,但美联储迄今却依旧按兵不动。这是自1977年以来,美联储让市场等待最久的一次。如下图所示,美联储自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头两次加息的间隔时间平均为88天左右,连续两次加息的间隔平均为40天左右。




 


而对此,不少华尔街人士就将美联储迟迟按兵不动的原因归咎于中国。花旗新兴市场经济主管戴维·卢宾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时便表示,在过去一年里,美联储的加息意图曾两次因中国大规模资本外流引起的金融动荡而落空。


第一次是去年夏季,当时中国人民银行(PBOC)在8月11日推出新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导致资本外流急剧飙升,美联储被迫推迟加息。


第二次是去年冬季,在美联储12月加息的同时,中国又一次出现了大规模的资本外流,这让美联储不可能继续加息。


 


戴维·卢宾称,当前美国货币政策和中国国际收支资本账户的关系极为密切。要明白其中原因,就要回过头来看看2009年至2013年这段时期,当时许多新兴经济体利用美联储异常宽松的货币政策,大举借入美元债务。面对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巴西、俄罗斯、印度、印尼、墨西哥和土耳其的借款人全都增加了相对低成本的美元债务。


但中国在此期间借入美元债务的方式与其他国家截然不同。大多数国家是向机构投资者发行期限相对较长的美元债券,但中国在此期间借入的美元债务有大量借自国际银行,而且期限短。


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显示,在2008年底,中国欠境外银行的外债不到2000亿美元(几乎可以肯定,国际清算银行低估了中国的借债规模)。到2014年初,中国欠境外银行的外债升至1万亿美元以上。令人吃惊的是,这些债务中有80%的初始期限不足一年。没有哪个其他新兴经济体向银行借入期限如此短的这么多债务。


 


戴维·卢宾表示,这是“菜鸟才会犯下的错误”:这些国家大多从自身惨痛的金融历史中明白,发行长期债券才是明智的。


中国借入这么多短期美元债务的原因是“套利交易”的吸引力:中国的银行和企业可以以极低成本借入美元,然后兑换成人民币买入比如说收益率为6%的理财产品(一种类似存款的工具)。在此期间的大部分时间里,人民币对美元也在如预期那样升值。因此他们的利润不只来自中国和美国的利率差异,而且还来自“做空”弱势美元带来的资本收益。


但中国借款者借入的短期美元债务不断积累,正通过以下方式在美国货币政策和中国资本账户之间形成了一个反馈回路。


第一步,美联储预计将会加息(或者就像去年12月那样真的加息了)。


第二步,资本从中国流出,因为美国货币政策收紧既让美元升值,又降低了中美利差,这让中国借款者有理由将美元空头头寸平仓。


第三步,随后中国资本外流引发全球避险情绪,加大国际资本市场的波动。


第四步,这种波动让美联储收紧政策的风险过大,令美联储迟迟不敢再行动手!接着断路器开始工作:美联储加息能力受到市场波动的削弱,而市场波动正是因为美国收紧货币政策对中国资本外流的影响导致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反馈回路可能失效,中国资本账户可能不再是美联储的负担。但现在显然还没有到那一刻。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在去年年末,中国欠国际银行的跨境债务仍超过7500亿美元。


这意味着,美联储仍面临“中国问题”:其任何收紧货币政策的努力将再次激活这种反馈回路,促使资本流出中国,带来现在可以预料的结果。由于资本净流出通常对经济增长不利,中国面临的基本经济问题只会因美国收紧货币政策而变得更为严峻。


戴维·卢宾指出,最近资本没有流出中国的主要原因或许正是外界预期美联储不会加息。但如果这种预期发生改变,中国资本外流将会再次引发全球性的风险规避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近期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升温,人民币已再度出现了明显的贬值压力。周三(5月25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5693元,为2011年3月以来最弱,较上日下调225点,为连续第二日下调。市场人士指出,近期人民币兑美元贬值主要受美元阶段性走强所致,而去年底今年初,人民币汇率既受美联储升息预期影响,也是市场对中国经济预期悲观的反映,当时中国面临的资金流出及居民换汇压力相当大。



 


也许,在中国试图询问美联储何时加息时,美联储可能也想问中国一句:“Are You Ready?”


 


(编辑:润华)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老虎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