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谁在导演凯瑞德股价过山车? 闪崩前两个月上涨60%

第一财经日报383662017/06/30 11:20

短短两分钟内闪崩跌停,又在几分钟内大幅拉升9%,没有直接利好、利空刺激,凯瑞德6月29日直上直下的走势越发显得诡异。临近6月29日午盘,凯瑞德、顺威股份突然“闪崩”,约8万手封单在仅约两分钟的时间里,将凯瑞德压至跌停。但蹊跷的是,下午开盘后数分钟,其股价再次出现异动,从跌停板直线拉升,几分钟内的拉升幅度接近9%。

标签: A股 上涨 投资策略

来源:一财网


除了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此前被立案调查,凯瑞德近期并无利空。此前两个月左右里,凯瑞德股价攀升了了近60%,并在6月29日登顶,随后就出现了猛烈下跌。但该股的基本面,并不具备大涨基础,除了多次被立案调查,该公司2015年、2016年被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不仅如此,凯瑞德的实际控制人也意欲金蝉脱壳,2017年3月,在委托股票表决权不成的情况下,将委托方引入该公司董事会,担任董事长,并已成为第二大股东。


过山车行情前暴涨60%


在最近一周并没有直接利空的情况下,凯瑞德的股价在6月29日出现了直上直下的过山车式的剧烈波动。


股价走势显示,6月29日10点41分开始,近5000万元资金从凯瑞德疯狂出逃,其股价也开始急跌,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逾8万手封单将其跌幅从3.63%压至跌停,股价也从32.14元坠落到30.02元。


然而,到了午后极端走势再次上演。下午开盘后,在短短几分钟内,凯瑞德便被拉升至33.01元,直线拉升近9%。此后,经过反复震荡,截至收盘,其以32.79元报收,跌幅仅为1.68%,全天成交1618万股,成交额达5.1亿元,换手率9.19%。


最近一周来,凯瑞德并无直接利空消息。根据凯瑞德披露,此前的2016年10月31日,因涉嫌信批违规,该公司被立案调查。2017年6月19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第一大股东浙江第五季实业有限公司(下称第五季)、吴联模立案调查,但此事发生时间已经较为长久。


与之相反的是,凯瑞德当日还披露了一项蹊跷的收购。公告显示,6月27日,该公司与王春波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拟出资0元受让北京晟通恒安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晟通恒安)51%的股权。晟通恒安成立于2016年11月24日,经营范围堪称无所不包:技术开发及转让、版权及商标代理、销售消防器材、日用品、电子产品等,甚至组织文化交流活动也在内。


然而,就是这么一家经营范围极广的公司,却只是一个空壳。公告显示,截止公告日,王春波认缴的1000万元出资尚未实缴,而股权转让完成后,凯瑞德将在完成工商变更十五个工作日内以自有资金缴足出资额510万元。


从成交量来看,远远超过此前三天的总和。数据显示,6月26日—6月28日,该股分别成交1.51亿元、2.04亿元、1.19亿元,成交额共计4.74亿元,比29日一天的成交额还低近4000万元。而这三天时间里,凯瑞德上涨明显。


在6月29日的闪崩又直线拉升之前,凯瑞德并没有利好的情况,走出了一波漂亮的行情。从4月18日开始,凯瑞德由最近两个月最低价的21.35元持续拉升,直到攀上6月29日盘中最高的33.76元,两个多月累计涨幅接近60%。


但从基本面而言,凯瑞德似乎并不具备这样的上涨基础。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该公司营业收入仅2220万元,净利润亏损281万元。2016年,该公司营业收入3363.36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4.27%,实现利润1435.64 万元,基本每股收益0.082 元,静态市盈率目前已达400倍左右。


2015年,凯瑞德出售持有的德州锦棉纺织有限公司 100%股权、纺织资产以及部分债权债务组成的资产包。在交割工作尚未全部完成时,凯瑞德即对上述交易进行账务处理。对此,审计机构还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即便经过6月29日的跌停价,同4月18日启动上涨时相比,凯瑞德仍然上涨了40%以上。那么,一个重大疑问开始浮现:在利好、利空均不明显的情况下,是谁导演了凯瑞德的暴涨暴跌?


尤其是6月14日以来,凯瑞德累计上涨超过6.3元,涨幅超过25%。就在收购消息公布前两天,凯瑞德还经历了一波上涨。6月26日,其收盘价为29.99元,但6月28日收盘时则涨至33.35元,上涨3.36元,涨幅超过11%。


颇为奇怪的是,凯瑞德6月29日的公告发布后,却出现了晟通恒安长期专注于“人体生理振动检测技术”和“智能视频流分析技术”研发的相关信息,并称其拥有全球唯一“生物识别3.0情感识别技术”,且2014年索契冬奥会、G20峰会等重大国际会议均使用该系统。


值得注意的是,在凯瑞德的上述公告中,对晟通恒安的上述情况未曾丝毫提及,披露的成立时间与媒体所称明显不符。但媒体刊发此文时,股市已经收盘。比对发现,刊发此文的媒体,亦是从他处转发而来,而且作者亦未署名。


大股东暗度陈仓欲脱身


2016年10月以来,凯瑞德、吴联模均已被立案调查,并且早已谋求脱身。凯瑞德3月26日公告称,持股11.61%的第一大股东第五季,根据自身需要,正在就其持有的过分投票权委托事项,与与张培峰进行磋商,此事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公司股票从次日开始停牌。


就在投票权委托的临门一脚之前,被深交所所一纸问询函挡在门外。针对凯瑞德、吴联模均被立案调查期间,深交所要求其11.61%股份投票权委托的行为是否合规、是否违反相关主体曾作出的承诺做出说明。4月12日,凯瑞德公告称,第五季与张培峰尚未就此达成一致,终止股票投票权委托。


股份表决权委托虽然流产,却并不妨碍吴联模金蝉脱壳。3月24日,吴联模以个人原因为由,辞去凯瑞德董事、董事长、各专门委员会的所有职务。两天后的3月26日,张培峰被提名为董事,并在18天后被选举为凯瑞德董事长。


经过此番安排,仍然造成了凯瑞德实权归属张培峰的事实。入局董事会后,郑培峰立即出手增持,6 月9 日、6 月12 日,分两次买入凯瑞德481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2.7328%。6月15日,张培峰再次增持399万股,占总股本的2.27%,合计持有880万股,持股比例已达到 5%。


一季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月底,除了第五季,持有凯瑞德最多的股东是北京阳光融汇疗健康产业成长投资管理中心,持股比例亦为5%,持股数量8800097股。但从持股数量来看,张培峰的8800634持股数,已经成为实第二大股东。通过这种双层股权架构,张培峰已成为隐匿的实际控制人。


根据凯瑞德此前披露,张培峰是1977年生人,现任现任深圳市丹尔斯顿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丽水福尔多工艺品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资池国际投资(北京)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深圳市前海鼎苙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等职务,并无合适的资产可注入凯瑞德。


不过,凯瑞德的上述披露可能并不完整,张培峰还有另外一重身份。2015年进行的“深圳新生代创业风云人物评选”显示,张培峰还是深圳中金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中金投)董事长,评选组织方之一香港潮属社团总会,说明张培峰为潮籍人士。


2015年6月,国内某媒体曾刊发报道,称深圳中金投为“私募新贵”,张培峰为西班牙归侨,其产品近三个月收益达224.81%,“稳坐国内私募产品收益率的头把交椅”。天眼查资料显示,郑培峰于2014年12月成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深圳市丹尔斯顿实业有限公司曾是该公司持股60%的股东。2017年1月、3月,郑培峰担任的职务,先后由其他人取代,深圳中金投也于2017年3月20日更名为易熹(深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6年12月,通过对第五季增资,凯瑞德就已实现控制权转移。公告显示,2016年12月,第五季注册资金由5000万元增加到2.5亿元,增资由凯利泽投资(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凯利泽)。具体方式为,饶大程、吴杰通过持有凯德投资(海南)有限公司1%、99%股权,进而100%持有凯利泽。增资完成后,凯利泽持有第五季80%股权,吴联模持股仅剩12%,凯利泽成为凯瑞德事实上的实际控制人。而在增资前,吴联模持有第五季60%股权。


根据凯瑞德披露,吴杰是吴联模之子,饶大程为吴联模的妹夫。第五季增资后,由于吴联模出资额下降,名义上已经不再是第五季控制人,对应的凯瑞德控制权也转移到凯利泽手中。


(编辑:王峥源)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老虎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