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David (13120549781) QQ:349016630 jiwb@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yangwb@laohucaijing.com

资源互换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天士力因“被黑”市值蒸发17亿,暴跌究竟是谁的锅?

只听说过经济学家之间互怼的,可近日天士力却被迫过招工程院院士。因为受到中国工程院院长李连达文章的困扰,股价一直下跌。7月3日,股价阶段性见顶之后,股价便一路下跌,截至9月20日收盘,天士力收盘35.82元,累计股价下跌了14.88%,9月18日创下了近期最低点35元,当日市值更是缩水了16.95亿元。天士力究竟是自身有问题,还是事出有因?

标签: 价值投资

工程院院士怒怼天士力


中药行业一直是众人关注的焦点行业,而天士力旗下的旗舰产品更是多次被国内学者、院士质疑。这一次,中国工程院院士李连达更是在科学网个人博客上发表文章称,“吹牛在前,失败在后,始于谎言,毁于欺骗”。9月14日的一篇署名为李连达的文章《丹参滴丸三期临床惨遭失败,损失惨重,教训惨痛》再次将天士力的“复方丹参滴丸”推上风口浪尖。


单单9月18日一天,天士力跌4.21%,报价35.74元人民币,市值一日之内便蒸发了16.95亿人民币。


这一次的对战,也再次激起了大家对于中药的大讨论:既有人表达了对“药现代化和国际化”的认可,又有人对用西医方法检验中医中药”提出疑问。中国工程院院士李连达更是直接在文章中指出,天士力主营产品复方丹参滴丸在美国三期临床惨遭失败,而原因就在于药品安全性有效性不符合注册要求,药品本身疗效也不佳。


唇枪舌战,双方你来我往


李连达的文章在网上产生广泛的讨论之后,天士力便发布了澄清公告称,复方丹参滴丸三期临床尚未结束,美国FDA要求其继续做一个新的临床试验,来再次验证已完成的三期临床试验结果。


一位医药界人士却表示,天士力的回复实则“避重就轻”,隐瞒不了复方丹参丸三期临床试验已经失败的事实。更直接做出评论“李连达院士有些措辞可能不妥,但他所说的事实基本是没错的,“就好比考试不及格,老师再给一次补考的机会。”“说天士力欺骗倒不至于,但确实吹了很多年的牛”。


更多人认为,天士力并未涉及欺骗,但确实吹了很多年的牛。天士力借着“获得FDA批准”的起好在国内卖了十几年的丹参滴丸,受益不薄,每年销售量大约在30亿左右。中康CMH监测数据也显示,2015年度冠心病中成药市场内服用药十大品牌中,天士力位居第一位。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获得FDA批准做临床试验并不难,但跟批准上市却相差十万八千里。“这就好比参加高考,第一志愿填的北大跟考上北大差的远了。” 这位业内人士分析,天士力“复方丹参滴丸”在美国申请上市,并不一定是打算在美国进行销售,“在美国申请上市无非是为了在天津当地或国内获得一些优惠政策,或者得到科研上的支持;其次把申请上市当做卖点提高药品销售量。”“到处跟人说到美国申请上市,给人的印象是,这家企业的药品很厉害。”


风波不断,祸起萧墙


8月31日,天士力公告了与FDA就复方丹参滴丸(T89)新药申报可行性议题会议的结论,并与FDA共同探讨了早日审批T89上市的可行性。这本是一桩利好,但是却引起了曾就职于天士力的李连达院士对其骗局的“控诉”。


而早在2016年,全欧中医药联合会副主席祝国光发表《天士力公司在美国临床试验上的骗局》等博文,直指天士力在向美国FDA申报并开展临床研究的药物并非其宣传的复方丹参滴丸。祝国光认为,天士力此举是利用信息不对称等,通过不断虚假宣传做大销售,并在股市上大肆圈钱。


其后天士力也是想要极力澄清,发文称发现科学网祝国光个人博客多次出现不实言论,恶意攻击天士力和复方丹参滴丸产品,经出具法律文件,科学网及时删除了不实文章。并称,祝原为天士力的技术顾问。但因合同到期终止后,还多次索要不当费用,却未达到目的,其言论歪曲事实,用所谓的专业性误导投资者。


更早在2009年2月,李连达就曾通过论文公开指出,由天士力生产的复方丹参滴丸不良反应发生率高达3.1%,且天士力公司未做过长期毒性试验。


2014年,天士力终将李连达诉至法院,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定天士力胜诉,对复方丹参滴丸存在质疑的李连达被要求停止发表相关评论,向天士力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30万元。李连达则在个人博客上表示“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但实际参照临床试验复杂的流程,天士力的复方丹参滴丸在三期临床阶段,是最花钱、也是风险较大的阶段。但因为复方丹参滴丸属于中医,所以在临床阶段更加复杂,况且FDA也没有一套“标准”的现代化中药的评审标准。


而之后的事情,大家都已清楚,天士力与各方反对的声音开始了旷日持久的“辩论”。


鹬蚌相争,基金踩雷


就在双方唇枪舌战之时,天士力二季度报显示,十大股东中的私募淡水泉精选1期、重阳战略汇智基金,而其或许因为这一次股价暴跌损失惨重。


如果从41.97元的开盘价算至9月19日35.56收盘价,重阳战略汇智基金约亏7250多万。如果仅算18日至19日收盘区间跌幅4.69%,从前收盘价37.31元至19日35.56元收盘价区间,重阳战略汇智基金约亏1979多万。


天士力的复方丹参滴丸“风波”,虽未对港股医疗保健形成正面冲击,但是二级市场的主力却是真的借“言”洗盘,天士力市值也应声缩减了近17亿元。也许,在这一场双方你来我往的辩论中,受益的人早已确定。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老虎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