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David (13120549781) QQ:349016630 jiwb@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yangwb@laohucaijing.com

资源互换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西凤酒IPO:“四大名酒”出不了秦,八成基酒外购品牌价值成疑

老虎财经 郭秋霞4487509/21 10:20

四大名酒之一的西凤酒,市场已逼回陕西,75%销售额来自省内。8成基酒外购,3成酒为合作生产。高管行贿,经销商行贿,连股东都是行贿进入的,要冲刺IPO的西凤酒感觉身心疲惫呢。

标签: 白酒业 白酒股 IPO

中国四大名酒独缺西凤没上市,大家都期待四君子A股市场把酒言欢,共商酒业盛况,然而西凤酒却在冲刺IPO的道路上走的越发艰辛。


年三十多亿营收看似靓丽,但西凤酒的增长已显疲态,75%销售额来自省内,市场早已逼回陕西老家。


作为四大名酒之一,西凤酒的8成基酒都源于外购,3成成就为合作生产,怎么保证名酒品质。


西凤酒内部高管频繁变动,多起诉讼缠身,也将成为其IPO通关的威胁。


2012年-2014年及2015年1-9月,西凤酒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32.47亿元、36.75亿元、33.21亿元、18.93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35亿元、2.56亿元、1.56亿元和1.67亿元。2014年相较于2013年无论营收还是净利润都出现了小幅下滑,这是否意味着西凤酒已经开始增长乏力?


西凤酒增长乏力的背后,是三任主导者变迁的无奈。随着西凤酒2012年第一次上市遭遇滑铁卢,曾在西凤酒任职十年的原董事长喻德鱼也于2013年离任。四年后接手主管西凤酒的徐可强,被誉为白酒行业的“三个火枪手”之一,是白酒市场盛誉极高的一位猛将。


尽管徐可强提出了“打造百亿西凤,重回四大名酒阵营”的西凤酒新口号,并给出了新西凤的三大发展目标:一进军中国白酒“百亿俱乐部”;二用5年时间再造一个新西凤;三在资本市场实现企业上市。


然而,徐可强并没有再造一个新西凤,三个目标至今仍未实现。并且,现在的西凤酒已经退回陕西了。


报告期间,西凤酒在陕西省内的销售额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分别为77.35%、72.94%、75.12%、75.72%。也就是说,西凤酒在除陕西外的中国其他三十多个省市的销售额不足其总营业额的1/4。


如果西凤未来只能靠陕西,还能稳坐四大国酒行列吗?


话说回来,西凤市场萎缩,难道只因将不才?打铁还需自身硬,西凤酒本身是否也存在问题呢?


基酒外购,成酒委外生产,你确定不是喝了个假西凤


据招股书显示,2012年-2014年及2015年1-9月,西凤酒外购基酒数量分别为1.20亿吨、2.58亿吨、3.06亿吨和1.62亿吨,占当期西凤酒基酒总需求量的比分别为79.65%、85.80%、81.22%和69.93%。



那么什么是基酒呢?招股书中解释,基酒又称基础酒,是发酵的原浆酒经过蒸馏以后弃去成酒和尾酒后得到的蒸馏酒,没有经过任何勾兑和调味的酒。


也就是说,八成西凤酒是在外购基酒的基础上勾兑调味的。真相不止如此,我们再来看一组数据。


西凤酒销售的部分“西凤牌”成品酒委是托合作厂商进行生产的。2012年-2014年及2015年1-9月,西凤酒来自于合作生产产品的销量分别为5.54吨、2468.52吨、1.46亿吨、1.17亿吨,占当期总销量的比重分别为0.01%、4.95%、24.31%和29.14%,接近1/3,也就是说你买到委托生产酒的概率是1/3,并且合作生产产产品占总销量的比在逐年增加。再加上外购基酒几亿吨,你能喝到原装西凤酒的概率有多大,简直不敢想象。


不过,比较有意思的是,2012年--2014年及2015年1-9月,西凤酒的产能利用率一直徘徊在60%左右。上述期间,西凤酒的成品酒的产能利用率也只有70%,2015年1-9月,更是下降至58.54%,不足60%。尽管如此,西凤酒仍在招股书中公开宣称,公司产能不能满足优质基酒的生产需求,存在凤香型优质基酒产能不足的劣势。




高管犯罪、离职频现,经销商行贿入股


近三年,西凤酒多位董监高相继离职。


据招股书显示,原西凤酒董事、曾任西凤酒副总经理的高波,在2015年1月因工作原因辞去董事职务,1年后因涉嫌行贿罪被陕西省最高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并刑事拘留。最终,高波因犯贪污罪、受贿罪、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80万元。


另一位原西凤酒董事张锁祥,也在2015年3月因个人工作原因辞去董事职务,并和高波一起因行贿罪被立案侦查。张锁祥在担任西凤酒副总经理和西凤酒营销公司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在西凤酒产品开发、广告宣传、入股红西凤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最终因受贿罪、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又一个月,并处罚金和追缴受贿赃款。


除上述两位高管因贪污受贿罪锒铛入狱外,西凤酒的其他多位高管也因为个人或工作原因相继离职,离职高管中不乏董事和独立董事。


暗波汹涌的西凤酒内部,不仅高管行贿,竟还有经销商靠行贿成了西凤酒的股东。


随着曾任宝鸡市国资委主任、宝鸡市负责工业经济的副市长、渭南市副市长等职务的袁军晓受贿案的水落石出,西凤酒的部分股权认购黑幕也一点点被揭晓。


西凤酒招股书中股东排名第22位的郝海录和排名第23位的丁济民通过向袁军晓行贿的方式,借袁军晓之口给时任宝鸡市国资委原主任和西凤酒原董事长打招呼关照其二人对西凤酒的股权认购。2010年6月前后,郝海录和丁济民认购成功,分别得到西凤酒240万股和92万股,并一直持有至今。



郝海录和丁济民本是西凤酒的经销商,后入股西凤酒。据招股书显示,在西凤酒的30位股东中,除郝海录和丁济民外,还有董小军马华等10位自然人股东,他们持股比例从0.1%到1%不等,且多数都是西凤酒的经销商,别的经销商是否也是通过行贿、送礼、打招呼持股的呢?是否等西凤酒上市捞一票,就紧急套现离开呢?这个确实值得深思。


多起诉讼缠身,使劲浑身解数仍败诉商标纠纷


今年8月新提交的招股书中披露的公司诉讼案件共9宗,较2016年提交的招股书中披露案件翻了两倍,并且诉讼案件中,新增被告身份诉讼,涉及商标纠纷的案件更是高达4起,并有一起票据案。


2016年6月,西凤酒财务管理中心银行出纳张某和财务管理中心前资金管理主管权谋两人利用职务之便,违规私自挪用西凤酒银行承兑汇票金额高达5800万元,涉嫌个人犯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同年12月,西凤酒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先后两次将陕西两凤酒业、成都百年香坊酒厂上诉至法院,不过两份法院判决书结果一致,认为成都百年香坊酒厂销售的银凤酒和两凤酒业销售的两凤酒并未侵害西凤酒的商标权,也不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事实依据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老虎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