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David (13120549781) QQ:349016630 jiwb@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yangwb@laohucaijing.com

资源互换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净利润两位数增长,却遭摩根大通“差评”!徽商银行什么情况?

老虎财经 郭秋霞2215109/26 13:55

12张罚单暴内部监管混乱,徽商银行尽管净利润保持两位数增长,仍被摩根大通嫌弃。

标签: 徽商银行 IPO

9月25日,摩根大通发表研究报告,下调徽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徽商银行,03698.HK)2017-2019年盈利预期分别5%、9%及14%,目标价由3.8港元下调至3.7港元,维持“减持”评级。


而去年同期,因徽商银行受惠于安徽经济的强劲增长,摩根大通对徽商银行的盈利预测为2016-2018年分别上调1%、不变及上调6%,目标价由3.5元上调至3.85元,评级“中性”。为何短短一年时间,摩根大通不仅下调了对徽商银行的股价预期,并有意“减持”?是徽商银行的经营业绩不好吗?


据徽商银行2017年中报显示,上半年,徽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08.15亿元,同比增长6.37%;同期归属于本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7.8亿元,同比增长10.92%。同期,国内商业银行的累计净利润同比增长仅为7.92%。


在上市银行整体盈利增速持续放缓,净利润个位数增长已成常态的当下。徽商银行仍保持两位数的净利润增长,为什么摩根反而降低了其盈利预期?


公众持股不足20%,迫近停牌线


8月31日,徽商银行发公告称,该行目前的H股公众持股量为19.68%,仍低于港交所规定最低25%的水平。



港交所上市规则8.08规定,发行人已发行股本总额必须至少有25%由公众人士持有。同时,上市规则8.08(1)(d)亦表示交易所可酌情接纳介乎15%至25%之间的一个较低的百分比。但是,如果公众持股量降至15%以下,港交所会要求发行人的证券停牌。


去年5月11日,徽商银行第一次发公告表示,其H股公众持股比例低于港交所规定的25%红线。时隔不足一个月,徽商银行再次发公告称,该行的公众持股比例已由24.12%进一步下降至20.05%。


今年6月27日,徽商银行再次发公告称,上海宋庆龄基金会(宋基会)及其关联公司通过其间接控制的中静新华香港增持徽商银行H股权益。宋基会间接持有徽商银行已发行普通股增加至14.20%。徽商银行的H股的公众持股量进一步下降至约19.68%,更加逼近港股最低公众持股停牌线。


不仅如此,笔者发现,近年来,随着徽商银行资产规模的扩张,资本消耗也随之加大。从2013年开始,徽商银行连续3年资本充足率持续下降,目前面临补充资本的迫切压力。


银监会要求商业银行在2018年底前达到《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规定的资本充足率要求:对于非系统重要性银行,银监会要求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7.50%,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50%,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0%。


据半年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徽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62%,同比下降0.27个百分点。为维持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监管预警底线之上,徽商银行甚至从股东分红方案中“截留”利润。


大股东和徽商银行斗争不断,A股IPO终止


据公开资料显示,徽商银行为了留存利润补充资本以及满足最低资本充足率的监管预警底线的需要,维护该行及股东的整体利益。今年3月份,徽商银行对外宣布的2016年度分红预案——拟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息10股0.61元(含税),与该行2015年每10股1.59元(含税)分红相比出现了较大下降。


大股东“中静系”认为为补充资本而减少股东分红的方案并不合理,对此,“中静系”提交了一份与原分红方案相差巨大的议案。根据“中静系”的分红方案,徽商银行要每股派发红利0.193元(含税)。因为徽商银行表示不会撤回已提交股东大会的相关分红议案,并要求股东合理酌情投票,最后两份截然不同的分红方案被拿到股东大会上公开PK。


事实上,这已不是“中静系”第一次与徽商银行董事会叫板。


中静系与徽商银行的首次正面交锋始于2015年度股东大会上,徽商银行提出的发行优先股的议案遭到中静实业的反对,并最终交由该行股东大会进行表。并且,徽商银行临时提交的终止境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议案也未获通过。


最终,在徽商银行召开的股东大会上,虽然,徽商银行董事会的分红方案获得通过,作为最终执行方案,但是,大股东“中静系”与徽商银行董事会的较量已严重影响徽商银行的A股IPO进程。


早在2015年6月18日,徽商银行就已经提交了A股上市招股书,今年7月,该上市计划已然终止。


据相关媒体报道,造成徽商银行IPO终止的原因,正是由于“中静系”下公司中静实业作为该行第一大股东以及其实控人作为该行非执行董事未在徽商银行上市申报材料更新稿件上签字所致。


至于“中静系”拒绝在徽商银行申报材料更新稿上签字原因是否只是借口(毕竟第一次初次提交申报材料徽商银行所有董监高一致签名了的)我们姑且不谈。那么,徽商银行究竟存在什么样的治理疏漏,让“中静系”这个个性十足的大股东,宁肯终止IPO,也要减持拒绝签字呢?


12张罚单曝内部监管混乱


据相关媒体报道,除了分红方案,“中静系”曾先后反对徽商银行提交的包括财务决算报告、董事会工作报告等在内的7个议案。


徽商银行内部治理规则究竟是怎样的,或许无从查证,但是根据徽商银行2017年以来12次收到罚单,足以折射出其内部管理的混乱。


据统计,今年以来,徽商银行因贴现资金回流至出票人、贷款资金转存定期存单用于票据业务质押、贷款资金被改变用途、信贷资金回流借款人账户、为客户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票据业务、银行承兑汇票质押物存单来源于信贷资金、分行多次发生运营中断、违规承诺理财产品收益等原因,先后收到安徽银监局开出的12张罚单,处罚金额总计达230万元,成银监处罚大户。


笔者梳理发现,徽商银行的12张罚单涉及九家分支银行,分别为铜陵分行、池州分行、淮北分行、宿州埇桥支行、滁州分行、亳州分行、黄山分行、宣城分行、合肥分行。其中最大的一张罚为安徽银监局对徽商银行合肥分行罚款50万元,因该行违规承诺理财产品收益。


徽商银行不足九个月收到12张罚单,平均每月收到1.33张罚单的概率,在申报IPO时,不可避免会收到证监会的质疑。与其被迫被否,不如提前终止整顿,这不只是“中静系”的想法,也是徽商银行其他部分股东的想法,毕竟在徽商银行IPO申报材料更新稿中,还有其他股东也没有签字。


虽然徽商银行近几年的经营业绩一直发展迅猛,但是内部管理混乱,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制约其继续发展,甚至会对公司造成致命打击。摩根大通突然降低对徽商银行的预期收益,恐怕和它的内部治理缺陷不无关系。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老虎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