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David (13120549781) QQ:349016630 jiwb@laohucaijing.com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通联资本怎会与万向系无关?浙商银行的股权纷争或已拉开帷幕

环球老虎财经 赵云帆383662017/12/06 10:35

论情感,鲁伟鼎对万向的传统产业远远比不上他一手创立的金融版图。虽然万向系在在浙江资本圈的地位一直是传统产业建立起来的,甚至万向系之所以能在金融圈尚有一席之地,也是建立在传统产业的声明远播及资本积累之上的。 但显然万向的传统产业已是大江东去,二代接班从金融入手也是常态。更何况一手打造了万向系金融版图的鲁伟鼎。他创立的通联资本,一直是万向、乃至整个浙江民间金融的大鳄,但由于银监会的一纸征求意见稿,摆在鲁伟鼎面前的可能是,坐稳浙商银行第一大民营股东的地位,还是真正切割整个万向系与通联资本的关系。——其实哪一块都难舍弃。

标签: 浙商银行 安邦人寿 万向钱潮

浙商银行在中国商业银行史上有着与众不同的地位。它曾是一家完全意义上的民营银行,且较早的具备了跨区域的经营牌照;名字里的“浙商”二次,使得浙江民间资本屡屡以成为这家银行的股东作为自身实力及在金融圈影响力的最根本的标志;背靠中国经济最为发达的浙江地区,这家银行的发展,一直遥遥领先于其他省商业银行。


就在浙商银行奔赴A股IPO征途之际,一份掷地有声的意见稿,引起了各位股东的警觉——其中当然包括已是浙商银行二股东的万向系已投资了诸多其他银行的安邦系。


根据截止11月2日披露的浙商银行招股书显示,万向系民生人寿持有浙商银行股权3.58%,通联资本持有2.42%;安邦系旗下旅行者汽车集团持有浙商银行股权6%,如若通联资本与“万向系”为一致行动人,则“万向系”共持有6%浙商银行股份,与安邦同列第一大民营股东之列。


根据银监会的征求意见稿,商业银行的股东必须符合“两参”或“一控”的规定,即统一股东只能参股两家商业银行,或只能控股一家商业银行;同一关联公司合计不得超过该商业银行股份总额的5%。


这一规定将万向系一直的嫡系通联资本推向公众。虽然早在2015年,万向即已经撇清与通联资本的关系,但实际上,时至今日万向仍然与通联资本关系密切,而是否为同一关联公司,实属需要人为判定之事。


 


如果通联资本确实属于万向系,那么在安邦系可能因新规减持浙商银行的情况下 “万向系”将成为浙商银行的第一大民营股东。


在征求意见稿颁布前,万向系的商业银行“明牌”,包括持股4.47%——略低于监管红线的浙商银行,以及与蚂蚁金服合作参股18%的浙江网商银行。似乎《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落地,并不会对万向系的金控版图造成影响。


 


通联资本——万向系的第二支点


 


通联资本是否仍然是万向系一致行动人?


根据公开资料,目前通联资本的股权已经从最初的管大源持有95%、鲁伟鼎持有5%,变更为如今陈栋持有96%、祁堃持有4%。


上述提到的管大源,可以说是万向系的“大管家”。他是“万向系”上市公司承德露露以及顺发恒业的董事长与法定代表人,并在老董事长鲁冠球病逝之后接下了万向系旗舰万向钱潮的董事长。但通过层层交易接盘“陈栋”,却无法在公开资料中核实其与万向系的关系,祁堃作为万向集团的“老人“则已经在不久之前离职。包括万向系上市公司顺发恒业在2015年曾函告,作为其第二大股东的通联资本与万向集团已不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


看似通联资本已经与“万向系”完成切割,可蹊跷的是,根据投资时报近期的对万向集团官网电话的采访,接听者称“通联资本还是万向下属公司,大股东还是万向集团”。


事实上,通联资本是鲁冠球之子鲁伟鼎在21岁就兴办的企业,目前,通联资本最大的两笔投资,分别为“万向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和“浙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其中,万向创业已经从早期“万向系”风投平台,如今演变成为上市公司持股平台,截止今年三季报,其持有的公司包括海利得和天赐材料,座次均为第二大股东。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万向创业还曾持有方正电机,南通锻压,北斗星通等多家上市的股权。



(媒体整理的万向系持股图)


 


而在金融领域,通联资本涉水万向系就更深了。通联资本为浙商基金的四位联席大股东之一,其连同养生堂、浙大网新和浙商证券在内分别持股25%。更有意思的是,浙商基金的法定代表人为大名鼎鼎的肖风。他是中国最大的公募基金博时基金的创始人,目前则是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其同时担任万向信托,以及通联数据,通联支付等一系列由万向控股投资的金融科技公司法人代表。


通联资本,似乎已经难以切割其与万向系的种种关系。


 


“小鲁”的嫡系?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自从鲁伟鼎开始进入万向以来,通联资本就是鲁伟鼎的嫡系。


与作为产业经营者与改革家身份的父亲不同,鲁伟鼎自从懂事开始,便是一个“玩金融”的。


万向集团曾经是中国的汽车业大王,以至于鲁冠球之子鲁伟鼎在中学时曾坐在大卡车后面飙车,大家甚至都觉得这是虎父无犬子的标志。


不知是不是因为看到鲁伟鼎爱飙车,鲁冠球在鲁伟鼎21岁时,就把鲁伟鼎安排成为万向集团的副总裁,23岁则升至总裁,执掌万向集团的投资业务。


有人说,资本市场的本质,也许与飙车并无二致——将企业数十年的经营业绩,亦或是悉数落袋,亦或是付之一炬,将对企业经营绵长的等待,化作瞬间资产价格的翻飞,这种将时间压缩,用过量的压力与紧张感为代价,换取大量肾上腺素带来的兴奋感,这其实是一种经营企业层面的“飙车”。


在鲁伟鼎的直接领导下,通联投资有限公司于1995年成立。根据相关资料描述,通联投资是万向集团向投资银行业务延伸的专业性投资银行机构——其也许是就是万向整个金融版图的原点。这之后,鲁伟鼎又瞄上了国际时尚的风投行业,于2000年成立万向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万向旗下一家专业风险投资公司。


自鲁伟鼎担任总裁以来,万向相继收购并参股,形成了包括华冠科技、承德露露、中色股份、航民股份、兰宝信息以及在纳斯达克上市的UAI等上市公司的并购产业序列。在万向系旗舰——万向钱潮上市之后,万向系开始以鲁伟鼎为主,将扩张版图的方向集中于金融行业。


 


“普星”高照下的金融版图


 


循着肖风的轨迹,鲁伟鼎担任的董事长的普星聚能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万向系金融介入产业资本运作的范本,呼之欲出。


事实上,普星聚能在公司介绍上,这是一家以清洁能源为主业的公司,并且公司的对外投资主要以风电类资产为主。然而“公司本由人组成”,从结成方式上,我们不难看出小鲁治下的“万向系”以金融触及产业的总体思路。


这家光注册资本就达到了35个亿的公司,聚拢了一众万向金融版图的主事者。


比如,此前提到的万向副董事长肖风,其几乎在万向系所有金融子公司中担任职位,在“普星”则担任董事;比如“普星”董事之二魏均勇,同时在万向财务有限公司,民生人寿担任董事,又比如“普星”董事之三冯立民,他是万向系入手最早的两家金融企业——万向租赁与通惠期货的董事长兼法人代表。


一家产业型公司,出现了齐聚集团金融版图领导班子的局面,“普星聚能”的名字不可谓取得不好。


事实上,万向系金融版图的核心资产民生人寿,曾在2014年底增资普星聚能,增资之后普星聚能注册资本便升到了35亿。而普星聚能最早的20亿投资,便源自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进一步挖掘则发现,万向控股司最早的两位投资者,便是鲁伟鼎本人与通联资本。


话说回来,与万向系整个金融版图勾连如此紧密的通联资本,却借助一个小小的实际控制人变更,就要撇清与万向系的关系,是否可能呢?通联资本在浙商银行中的股权,又存在什么玄机?


 


股权纷争已徐徐拉开帷幕


 


不知道是为了纯粹的意气风发,还是争夺控股权所带来的溢价,民营财团在民资合资银行中的股权争夺向来是精彩纷呈。近期事故频发的恒丰银行本质上也起于股权之争。


浙商在中国民营经济中的地位无需赘述,而在浙商银行股东为代表民营财团内部制衡,同样会在相关金融机构的股权结构中透出别样的玄机。


而由于浙商银行以国资股东为主,如计算通联资本在内,联合“万向系”的民生人寿,“万向系”与“安邦系”实际掌控的旅行者汽车集团为同列的二股东。但是,如果通联资本确定不是万向系的一致行动人,那么万向系在浙商银行的座次,将迅速下滑。


受益于在浙商银行的持股,鲁伟鼎代表万向系出任该行监事会主席,2015年改派于建强任该行监事会主席。


而目前浙商银行余下的股权结构中,恒逸系和横店系皆持12.43亿股,占6.92%,仍并列第三大股东,但广厦系和原轻纺城实控人精功系则已跌出并列第三,其中广厦系目前位列第四。而如若通联资本果真不属于万向系,那么万向系在银行版图的话语权,很可能遭到被边缘化的命运。但是,如果“万向系”在背后仍然掌握通联资本,那么在到处重仓银行的“安邦系”因为银行股权新规颁布后,存在放弃部分浙商银行话语权可能的情况下,万向系就将成为仅次于浙江国资的浙商银行最重要股东。


如今,我们并不知道万向系控股的商业银行究竟有几家——比如外界盛传的万向系控股公司承德露露与承德银行有着股权关系,但工商查询并未证实确有其事。


我们所能知道的是,如今万向系的传统产业过得并不好。万向系的旗舰万向钱潮以布局新能源产业链为主,近三年总体利润水平不温不火。万向系三农集团控股万向德农蛰伏四年,直到2016年利润才有恢复的趋势,其不过仅仅回到的2012年度的7成。唯独顺发恒业作为万向集团房地产板块的触角,受益于房地产的黄金十年,近年营收利润成长迅速。


对于鲁伟鼎来说,最好的状况是,通联资本不被认定为万向系的关联方,目前在浙商银行的持股不变;而安邦若不得不减持浙商银行的话,万向系将当仁不让的成为浙商银行的第一大民营股东,这不仅有利于夯实万向系在整个浙商的地位,同时也是鲁伟鼎金融版图里大比例控制一家“质地优良的商业银行”的梦想。但是鉴于通联资本与万向的历史、现实的勾连,通联资本会被认定为万向系的非关联人吗?


无论怎样,浙商银行这家凝结了诸多民营资本梦想与实践的商业银行,随着其回归A股步伐的临近,股权纷争或已徐徐拉开帷幕。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