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David (13120549781) QQ:349016630 jiwb@laohucaijing.com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壳股闪崩,杠杆玩家撤离,庄股崩盘时代来临?

浙江资本圈202362017/12/28 15:06

汇垠系的败退是踩错了时间点。它在买壳高潮期涌入,但随后迎来了监管巨浪,资本运作全面熄火,最后只得灰溜溜走人。

标签: 收购 融钰集团 资本运作

来源于:浙江资本圈


102万操盘43亿买壳交易,广州汇垠系黯然离场。一股嗖嗖冷风,拂面而来。


闪崩后紧急停牌的融钰集团昨天复牌了,对外释放了一个易主的消息。第一大股东汇垠日丰,拟将其持有的1.26亿股,协议转让给上海诚易;另将持有的4880.4万股协议转让给长兴兴锋。



1)离场


目前,汇垠日丰持有2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3.81%。交易完成后,上海诚易将以15%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一大股东,长兴兴锋持股5.81%跻身为第二大股东。


咱来瞧一瞧两位“接盘侠”:上海诚易、长兴兴锋分别设立于今年12月11日和12月2日,显然是量身定制。就在12月5日,融钰集团尾盘突然闪崩,公司紧急停牌筹划重大事项。


融钰集团原名永大集团,A股市场著名的套现王。永大集团地处东北吉林,原本主业是永磁电气开关,号称中国最大的永磁开关产品研发生产基地。但2011年上市之后,财富诱惑实在太大,2015年底老板卖壳


2015年12月,永大集团原控股股东吕永祥将其所持的全部1亿股,协议转让给汇垠日丰,后者晋升为第一大股东,交易总价为21.5亿元。但该交易直到去年7月才完成过户手续。


有人给吕氏家族算了算,这些年,通过减持+卖壳,共计套现了约68亿元!


2)前台


汇垠日丰啥来历呢?汇垠日丰的出资构成中,汇垠澳丰作为普通合伙人仅出资1万元,占比0.0004%;平安大华代表平安 “汇垠澳丰7号”出资24.9999亿元。汇垠澳丰的第一大股东是广州汇垠天粤基金,再往上追溯母公司是广州基金。


切回现场。这次接盘的上海诚易又是啥来头?其实,它的实际控制人尹宏伟,就是融钰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再说透彻点,尹宏伟是当初那次收购的幕后金主。因为,“汇垠澳丰7号”的主要资金,来源于“粤财信托-永大投资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而“永大投资1号”的一般收益人包括同加投资和创隆投资,各出资3.65亿元,尹宏伟是两家公司的实控人。


可能有些人不明白,“浙江资本圈”再解释下:一般受益人的意思就是劣后方,也就是加杠杆、撬动银行系资金进行收购的幕后主角。



总而言之,本次交易完成后,身居幕后的金主尹宏伟,真正跳上了前台,继而名正言顺控制了公司。


尹宏伟一开始就是有备而来的。履历显示,尹宏伟担任融金汇中(北京)电子支付技术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及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董事长,长期在第三方支付行业担任高管工作。尹宏伟掌舵之后,融钰集团已逐步向金融控股平台转型。当然,截至目前,并无什么惊艳之处。


3)接力


融钰集团的事就说到这儿。其实,交易都没签约呢,收购方的资金来源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尹宏伟为啥要这么做?其实更像是资金撤换,另募一笔钱把原先的资金方给解放了,再续一个产品接上。操盘人汇垠系,也算全身而退了。


但在另一个案例中,汇垠系有点儿小尴尬。因为,它被解聘了!


11月17日,北京鸿晓与汇垠澳丰、蕙富骐骥签署协议,前者受让汇垠澳丰持有的蕙富骐骥0.1664%合伙份额,并担任蕙富骐骥执行事务合伙人,间接获得上市公司20.68%股份。


交易完成后,汇源通信实际控制人从无到有,变更为北京鸿晓实控人李红星。


2015年11月,蕙富骐骥斥资6亿元,从汇源通信原控股股东明君集团手中,受让上市公司20.68%股权,成为汇源通信的控股股东。蕙富骐骥的有限合伙人“汇垠澳丰6号”的B级份额的财产委托方为珠海泓沛基金,北京鸿晓正是珠海泓沛的管理人。


4)节奏


一个插曲是,今年2月,蕙富骐骥曾曝出内讧,珠海泓沛基金提出撤换蕙富骐骥的GP汇垠澳丰,后虽握手言和,但重组事宜一直未有突破。所以,后来就被资金方的投顾给取代了。


汇垠系可不是无名之辈。2015年底至2016年中,汇垠澳丰以区区102万元出资,撬动了总额43亿元的买壳交易,陆续将汇源通信、融钰集团、万家乐3家公司收入囊中,被市场称为汇垠系。


“浙江资本圈”分析,汇垠系的败退只是踩错了时间点。它在买壳高潮期涌入,但随后迎来了监管巨浪,资本运作全面熄火,最后只得灰溜溜走人。


5)闪崩


这不是个例!相信大家都关注到了,“星河系”徐茂栋老板旗下的步森股份、天马股份集体闪崩,双双停牌应对。浪莎股份浪了一圈后,被打回到沙滩上。


这里边,一个重要的因素可能是资管新政的影响。虽然设置了过渡期,但此类产品有可能得提前清退了。另一方面,就是降杠杆的金融主旋律的影响。


今年的闪崩特别多。庄股崩盘时代,到了吗?


更多优质原创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浙江资本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