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赛伯乐的奇葩创投帝国——创投基金“壳满天下”,创始人朱敏却瞄准了二级市场

环球老虎财经 赵云帆584022017/12/26 10:49

福布斯2015年最佳创投企业赛伯乐,却在进入今年四季度后,连续拿下ST成城和华耐控股两只二级市场壳。这誉满天下的创投大佬,怎么就变成了二级炒客了?

标签: 全通教育,港股,投资风险

今年11月,港股赛伯乐发布公告,其对沃学教育的收购已经完成。这是创投大佬朱敏继今年3月收购港股“壳股”华耐控股并更名赛伯乐之后,为公司装入的第一个资产。


在购入资产之后,朱敏似乎并不满足,还为自己家公司“疯狂打Call”。港交所最新资料显示,2017年12月15日,赛伯乐获主席兼执行董事朱敏在场内以每股平均价0.40港元增持好仓20501.2万股,总代价约8200.48万港元。增持完成后,朱敏持股量增至9.3亿股,持股比例由17.53%升至22.42%。


而早在2017年7月,就曾按照每股0.40港元的价格收购赛伯乐3亿股股份,总代价为1.2亿港元。


有些奇怪的是,朱敏一直以来都是以中国创投元老为人所熟知——而如今,朱敏却在二级市场玩得风风火火。


作为创投大佬,朱敏的履历相当传奇——18岁上山下乡,在农村当知青8年;28岁参加高考,就读浙江农业大学拖拉机设计与制造专业;33岁,考取浙大工业管理系研究生;35岁,到斯坦福大学读博士。不惑之年才开始在硅谷创业,1991年创办Future Labs公司,以1300万美元出售;1996年创办WebEx公司,2000年在纳斯达克上市,2007年3月以32亿美元出售给思科。


后来,这笔钱,成为了朱敏成为创投大佬的原始资本。


然而,最近这位创投大佬,似乎有点“不务正业”。自媒体GPLP所打听到的消息,曾有人反馈“赛伯乐到底投资能力咋样?他们到底有多少合伙人?怎么我们一投资就亏?”根据媒体透露,在当地人脉介绍下,有人慕赛伯乐的名气而来,一不留心投了赛伯乐与当地土豪合作成立的地方基金,也就是加盟商公司,虽然名字一样,然而管理人却是其他人,业绩参次不齐。


问题来了,朱敏到底玩的是创投,还是炒二级?


 


赛伯乐的创投帝国其实是“创投连锁店”?


 


翻阅相关资料不难发现,赛伯乐的创投帝国的实质,其实是一个高度分散的伞形PE。其构成结构或可如此概括:这是一家全国各处都有网点,并开放合作的“创投连锁加盟商”。


这个加盟模式,以赛伯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作为朱敏2007年卖出WebEX转投国内创投打造的”母基金“为核心,旗下子基金以产业和地域为划分标准,作为”二级子基金“。然后二级子资金再与不同省市,不同产业,甚至不同构成形态下的相关产业基金进行合资,打造”三级孙基金“。



(赛伯乐投资对外投资情况)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赛伯乐投资集团自2007年以来对外投资达到72笔,几乎8成对外投资落成以后的实体,均以“赛伯乐“三字为品牌冠名,显示其赛伯乐创投子基金的身份标示。


而这些以赛伯乐投资集团的“子基金“,又会进一步诞生一众”孙基金“——以北京赛伯乐绿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例,这家基金初期注册资本为1亿元,由北京东方绿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赛伯乐投资共同筹建,望文生义——便是进行投资绿色科技类投资的基金。


而自北京赛伯乐绿科成立以来,公司对外投资高达企业高达88个,其中又有一半以上是以赛伯乐冠名,一大部分以投资管理公司,股权投资基金等起名,依然沿用“赛伯乐”的标签,“孙基金“意味十足。



(赛伯乐绿科的对外投资情况)


颇为有趣的是,在北京注册的赛伯乐绿科,其对外投资却丝毫没有集中的“地域特征“,全国各地均有分支,与大型连锁企业”加盟商“在各省驻点的模式,颇有几分相似。


这些”孙基金“的注册地,囊括了上海、北京、深圳,浙江,江苏,河南、河北、宁夏、河南、福建、海南……等21个省市特区,几乎覆盖全中国。但更有意思的是,被赛伯乐绿科所忽略的省与自治区,包括黑龙江、内蒙古、陕西、甘肃和新疆。看上去赛伯乐的创投帝国,颇有些地域歧视。



(赛伯乐绿科旗下基金的注册地范例)


在母基金——子基金——孙基金,各种层级基金嵌套,致使赛伯乐成立的子、孙基金数量实在难以枚举。然而经查阅发现,赛伯乐绿科这88项对外投资中有明显基金标识的公司中,大多数对外投资数量是“0”,部分存在对外投资的基金经过进一步穿透,其还成立了“曾孙”基金,而这些基金的对外投资,也大多数都是“0”。


作为被福布斯榜中的2015年最佳创投基金,赛伯乐做了如此多的,也许是数以千计的创投基金“壳”,其投资案例照理也许该是数以万计了,可从实际的情况来看,赛伯乐的投资却乏善可陈。


进一步地,以赛伯乐投资旗下子基金的法人状况来看,赛伯乐的72项对外投资中,以朱敏为法人代表的仅为10个。而自从2017年3月开始,朱敏已经不再新任任何一家赛伯乐子公司的法人代表了。


 


赛伯乐转战二级?


 


那么朱敏去干嘛了?答案也许是转战二级市场了。


2017年12月2日,一则颇为隐蔽的公告,揭开了壳股ST成城主人的面貌。


根据公告,2017年11月1日,ST成城发布了大股东股权转让的提示,公司第一大股东——国联信托旗下的两只单一资金信托计划,也就是国联信托-江苏新扬子造船有限公司单一资金信托-XZC100009,以及国联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江苏新扬子造船有限公司单一资金信托-XZC110041,两者计划将持有的上市公司共计 2580 万股股份以及由此所衍生的所有股东权益转让给北京绿科伯创科技有限公司。


而根据工商资料,北京绿科伯创科技有限公司即为前文提到的“赛伯乐系”子基金——赛伯乐绿科的子公司,而国联信托的第一大股东,恰恰也是赛伯乐绿科。简而言之,赛伯乐绿科玩了一把左手倒右手,而赛伯乐系作为ST成城实际控制人的“魅影”,从信托计划隐蔽之中,走到了阳光之下。


事实上,早在2015年6月,国联信托就有将单一信托对ST成城持股转让于北京绿科伯创科技的意图。但不知为何这笔交易拖了将近2年半。


ST成城的保壳可谓流年不利。该公司早在2015年先后两次受到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还曾收到吉林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5年6月份,实控人成清波被拘捕,据媒体报道成清波有关非法集资的活动可能就涉及*ST成城。而在2016年9月,现任ST成城董事长方项亦遭到证监会点名批评。


然而多年下来,ST成城仍然在艰难保壳,朱敏这边却正考虑转战港股市场。


2017年9月29日,赛伯乐国际控股(01020)发布公告,该公司与卖方同意将收购Cybernaut Technology International Limited股份的最后完成日期延长至2017年10月30日。Cybernaut Technology透过附属公司湖州公司间接控制沃学,后者是一个在线教育企业。


赛伯乐国际控股是今年朱敏在港股市场新购得的“壳股”。2017年2月,华耐控股发布公告,按每股0.3港元向不少于6名承配人完成配售5.956亿股新股,其中3.89亿股增发予朱敏,占经扩大后已发行股本总数约10.29%,朱敏成为最大股东,并出任公司主席及执行董事。3月份,公司由华耐控股,更名为赛伯乐国际控股。


而谈到沃学,我们更不难想起赛伯乐于朱敏名噪一时的另一笔交易,也就是2015年A股第一大牛全通教育。


赛伯乐官网上,一直把投资继教网作为经典案例:2015年通过出售继教网,与全通教育(300359.SZ)并购重组,2015年1月,停牌数月的全通教育发布重组方案,拟以股份加现金的方式合计11.3亿元收购两标的。标的之一的继教网,第二大股东就是朱敏,其所获现金对价与股份对价各1.75亿元,合计3.50亿元。


资料显示,继教网估值为11.11亿元,较其所有者权益账面价值1.06亿元增值近10倍。


2015年~2017年间全通教育10起并购交易总价值16.14亿元,继教网的这笔并购在其股价高升的过程中显然最具重量。也就是在收购继教网的前后,全通发布了众多在线教育布局计划,引发市场上爆炒“在线教育概念”,其股价飙升,最高涨至467元/股。


然而,全通教育如今却没落了——而这也与继教网相关。继教网在2015年11月完成收购后,更名为“全通继教”,其原股东共同承担三年业绩对赌,然而,全通教育2016年4月披露的2015年报显示,全通继教2015年度净利润6640.52万元,对赌第一年就未能完成业绩承诺。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