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IDG资本会把养了两年的区块链资产注到入四川双马吗?

面对利润真空化的四川双马,将一个不盈利的区块链资产注入显然并非明知之举——况且呼声最高的Circle,显然并非是IDG的私有财产。

标签: 四川双马 科技股 资产管理

区块链彻底火了,有着区块链第一VC之称的 IDG资本作为大股东,2016年的大妖股四川双马,1月12日下午在犹豫中慢慢打板涨停。


四川双马炒作的核心逻辑,或许在于IDG资本在2016年投资的全球知名区块链公司Circle置入四川双马的“想象”。


2016年,受困与常年基建地产萎缩,经营陷入困境的四川双马,迎来了素有中国第一科技VC之称的IDG资本的“接盘”。在置出主业安排和IDG资本本身充沛项目储备留存的想象空间下,四川双马从一个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水泥行业,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正儿八经的“科技PE”概念股。股价在四个月中从7元附近最高涨至42元,其顺理成章地成为2016年最大的牛股。


然而,从2016年开始的疯狂炒作直至今日,四川双马仍然没有出现任何“逆袭”的迹象。从热炒文体概念之时置入足球队资产,到趁着周期股大涨出尔反尔,IDG资本的转型之路并不顺遂。直到最近,水泥股回调,其拥有的“水泥资产出售权”即将失效,四川双马才急急忙忙决定出售水泥资产。


未来一段时间,四川双马将面临的是主业真空化的局面,但至今IDG资本并没有给四川双马找到一个适合的转型方向,被寄予厚望的区块链资产Circle的置入,又显得希望渺茫。


 


利润真空化,区块链概念如“梦幻泡影”


 


2017年12月,四川双马发布公告,宣布向拉豪四川出售都江堰拉法基75%股权、江油拉豪 100%股权,交易转让总对价为现金22.3925亿。


然而,在转让落成之后,四川双马2017年上半年资产总额将下降17%,且大部分转为现金资产;而公司营业收入预计下降60%,归属母公司净利润预计下降101.83%,并呈半年度亏损状态,公司存在陷入空壳化之虞。


事实上,早在2017年6月,四川双马已经打算置出水泥资产,但却在9月“中途反悔”,终止了水泥资产置出,援引的理由为“市场环境和政策发生变化”。而当时,监管层对上市公司业务真空化,壳化的监管趋于严格;同时周期股大涨,水泥资产盈利预期改善,或许影响了其全部置出水泥资产的决心。


而在完成了资产置出之后,IDG资本的下一步便变得既耐人寻味,又富有想象力了。


市场猜测最多的,是IDG资本将会将区块链资产置入,标的为由IDG资本在C轮参与,D轮领投的全球知名的美国区块链公司Circle。而相对的,2015年,IDG资本还被比特币权威媒体CoinDesk评选为“比特币区块链”投资布局中最具影响力、最活跃的前10家VC投资机构之首。


据了解,Circle全称Circle Internet Financia,原为消费者开发使用比特币的工具的公司,目前已经获得1.35亿美元的融资。公司宣传自己未来将利用区块链、人工智能、机器学习以及云计算等技术,打造一个全球性的消费金融网络,让货币能像其他信息一样自由的流动。


可不巧的是,早在2016年,Circle已经表示会放弃比特币服务,转而开始提供“零成本”跨境即时交易服务,并表示仅保留“使用比特币的底层区块链技术”的可能性。


同时,对于外资企业被并购进入A股公司可能存在法律问题之外,将盈利成疑的Circle或者其他区块链资产,注入利润处于真空化的四川双马,也未必能够保障公司在A股的前途。


事实上,近日,上市公司四方精创对公司被媒体报道为“区块链概念股”做出澄清,表示其对公司业绩的贡献非常小。上市公司高伟达表示,公司2017年收入中未有区块链直接产生的收入;三五互联表示,比特币的法律风险太大,暂不考虑碰这块业务。


 


双马?还是万向?


 


不过,在2016年IDG资本领投Circle的过程中,Circle专门还成立中国分公司Circle China。包括Circle的D轮融资发布会也是在北京召开的,看得出Circle对中国资本市场的觊觎。


然而翻阅Circle China的工商资料,我们并没有发现任何IDG资本合伙人或基金的身影,反倒是发现了万向系的影踪。


查阅资料发现,Circle China,即世可中国在境内的法人实体为天津世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时间为2016年6月,注册资本为1亿人民币,其为香港公司CIRCLE CYMN HK LIMITED全资企业。董事长Jeremy David Allaire即为美国Circle公司董事长。


有意思的是,公司唯一以中文名示人的股东,为大名鼎鼎的国内资本市场大佬,在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之间闲庭信步的肖风。肖风为人熟知的身份,包括中国最大最早的公募基金博时基金的筹建人,以及如今万向控股副董事长,“万向系”金融版图的实际掌舵人。


事实上,虽然IDG资本为Circle D轮的领投人,但万向系也是Circle公司D轮的参与者,而同期参与到这轮投资的还有百度,中金甲子,光大控股和宜信。而众所周知的是,万向系在A股的金融版图更广,控股万向钱潮,万向德农,承德露露和恒顺发展,参股公司则数不胜数。


而说到与区块链的关系,肖风还是万向区块链公司的董事长,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谈及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和未来的走向。


在工商资料之外,我们并无从探寻这家闻名遐迩的区块链公司在中国的业务。除了Circle China在网上难以寻得其官方网站,Circle美国公司官方网站的中文版页面,甚至都没有经过汉化。



(Circle网站的主页)


 


犹豫不决的IDG资本


 


事实上,IDG资本在四川双马的资本运作并不顺遂,并显得异常犹豫不决。


2005年,觊觎中国水泥行业多年的法国水泥巨头拉法基与西南水泥巨头瑞安建业合并,同时拿下四川双马作为A股上市平台,不断吞噬西南水泥市场份额,人赠“西南王”美名。然而由于2010年之后的政策高压与遏制产能过剩的局面,四川双马的水泥主业利润开始逐步萎缩。


2015年,四川双马首次出现亏损,又因7月拉法基与另一家水泥巨头豪瑞合并,豪瑞则是上市公司华新水泥的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同时控制两家同业竞争上市公司的问题待解。IDG资本则乘此机会开始介入。


2016年8月19日,IDG资本合伙人林栋梁实际控制的和谐恒源与天津塞克环合计受让拉法基中国持有的四川双马50.93%股权。


有意思的是,转让协议中除了设计转让细节,还包含一个“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出售水泥资产的细节”。这向外界传达了一个信息——由于IDG资本显然并非产业基金,既存在出售权,代表四川双马有望完成彻底的主业转型,方向则可能是IDG资本所搜罗的一系列“黑科技”资产中的某个。


因此,当时的四川双马,被冠以各种“VC第一股”的称号。2016年末,不仅四川双马自身股价涨幅一度超过500%,还生生地给市场创造出了一批暴涨的所谓“股权转让概念股”。


然而在近一年半的时间里,四川双马的转型,却一直是“光打雷,不下雨”,频繁出尔反尔,犹豫不决。


2017年6月,IDG资本第一度欲行使“出售权”,剥离水泥业务,公司全资子公司和谐双马通过受让股权及增资方式,出资2320万元收购足球青训企业北京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46.4%的股权。


国奥越野疑似为著名足球运动员郝海东投资入股的公司,注册资本300万元,共有六位股东,分别为北京奥林匹克经济技术开发公司、北京越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湖南祥尔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体育之窗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海门市吉瑞家家纺有限公司和郝海东。其中,前两名股东分别持有国奥越野35%和25%的股份,其余股东各持有其10%的股份。


但在不久之后,IDG资本却出尔反尔了。


去年9月,四川双马公告终止水泥资产出售,同时也放弃了置入营收状况都未曾披露的青训公司。彼时由于供给侧改革导致的产能收缩与周期品价格大涨,以海螺水泥为代表的一批水泥股一路狂飙,IDG资本似乎认为水泥资产全盘置出,既影响公司利润状况,又存在合规疑虑。


不过,没过多久,IDG资本又反悔了——水泥资产得到置出,却非全盘置出,而新的重组计划却没有如约浮出水面,似有留存部分主业,再寻觅资产重组良机。不知四川双马的下次重组,还要等多久。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