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David (13120549781) QQ:349016630 jiwb@laohucaijing.com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为了上市和虚增利润 青岛农商行竟然溢价转让不良资产?!

假如能溢价,还能称之为不良资产吗?青岛农商行的财务报表竟然做出了违背常识的“花样”。在1月10日其更新的IPO财报中,竟然有14笔不良资产以原价,甚至溢价转让给了股东或同属青岛国资管理的下属公司。更让人“惊艳”的是,青岛农商行独享着青岛最黄金地段的崂山金融区的独栋高楼,但其经营思路、同行对比,都显得十分落伍。

标签: 青岛农商行 不良贷款 资管新规

不良贷款引起的涉嫌关联方利益输送


根据1月10日青岛农商行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自青岛农商行设立以来,不良贷款债权转让的受让方主要有12家企业。


这12家企业分别是:青岛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国信发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青岛景岱实业有限公司、青岛金胶州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国信(青岛胶州)金融发展有限公司、青岛泰裕祥国际物流有限公司、青岛中科昊泰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日照钢铁控股集团、青岛泉海即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青岛宇方安达门窗有限公司。


这些企业中,与青岛农商行存在关联关系有如下:


青岛国信发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国信(青岛胶州)金融发展有限公司、青岛国鑫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为青岛农商行关联方。而其中青岛国信发展资产有限公司控股的,国信(青岛胶州)金融发展有限公司和青岛国信发展资本有限公司均大量受让了青岛农商行的不良贷款。而青岛金胶州资产经营有限公司(金胶州资产)则是关联方国信金融发展的股东,与青岛农商行之间存在间接的关联关系。日照钢铁控股更是青岛农商行持股超过5%的股东。


需要说明的是,青岛市国资委领导的青岛市资管和山东省国资委下的山东省金融资管,和青岛农商行一样都具有当地国资背景的,其中青岛资管与青岛农商行都是青岛市国资委直属企业参股的子公司。


从2013年到2017年上半年,该行由关联方或国资背景的资产管理公司受让不良贷款债权的金额占当年不良贷款债权转让总金额之比,分别为0%、0%、89.24%、90.45%和79.68%。显然这个数字在最近青岛农商行申请上市的年份里,开始迅猛增长;向上述12家公司转让其不良资产成为青岛农商行惯用的手法;甚至形成了依赖。


而其中转让价格更是“蹊跷”。在招股说明书中显示的前20笔不良贷款,有一笔已经完全减值计提了,另外19笔中,有14笔竟然直接以贷款的账面原值或溢价转让给受让方。


图示:这20笔不良贷款转让金额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综合整理


在这20笔不良贷款债权转让中,有17笔的受让方是与该行存在直接或间接关联关系的企业,占比高达85%。也就是说,青岛农商行或涉嫌通过存在于不良贷款债权转让中的关联交易虚增利息收入,以实现对净利润的调节。图中标红部分均为溢价或平价转让的不良贷款,受让方来均来自于青岛农商行关联方。


还在继续“存贷差”的老路


当然,青岛农商行这样的“神”玩不良资产的做法,属于闻所未闻。假如一个资产能平价、甚至溢价转让,还能叫做不良资产吗?


而这家银行主要经营模式,仍然依靠非常传统的利差。


2014-2016年及2017年1-6月,该行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6.2%、95.49%、94.78%和94.69%。利息收入占营业收入占比极高,而利息收入主要来源发放贷款和垫款业务。


青岛农商行的这一数字远远高于纳入统计各地农商行82.57%的均值。(如下图)



                              数据来源:投资者报


更奇葩的是,青岛农商行逾期一年以上的贷款总额和垫款总额占该行已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之比成逐年上升之势。在报告期内分别为1.06%,1.21%,1.33%和1.25%。


从该行“实时偿还”和“一个月内”这两个剩余到款日的到期资产与负债的净头寸来看,一个是284.64亿元和-548.8亿元,都出现了资产负债净头寸百亿以上的风险敞口,是典型的期限错配。一旦该行短时间内不能储备或者融得足够的资金,来兑付短期到期的负债,那么极大地概率会出现流动性风险。


除此以外,美元负债净头寸,也有5.58亿元,占外汇风险敞口净头寸总额之比高达99.997%。一旦出现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发生贬值10%以上情况下,无疑对持续增长的经营业绩也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4年打了6000起官司


可以说,青岛农商行财报的问题随处可见,其现实经营中的风险,更是大到一般人难以理解。


这家银行从2012年-2018年间,就面临过接近6000起民事诉讼案件。相当于每天这家银行都面临着3起诉讼案件。其中存在着大量的逾期贷款未还的案件。


截至2018年1月5日,青岛农商行,尚未了结的争议诉讼标的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的重大诉讼、仲裁案件共22起,涉诉金额共计9.30亿元。而在未决诉讼案件中,位居首位的就是欠款金多达3.33亿元的青岛赛尔高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也是青岛农商行的股东之一。这笔贷款也属于偶发性关联交易。


截至2017年7月31日,青岛农商行还有15户股东所持的合计6407万股股份被司法冻结。其中9户股东正是因为与该行存在关联方贷款违约,而坐上了被告席。


所以,毫无意外的是,青岛农商行的不良率高启,2014-2016年末及2017年6月末,青岛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20.67亿元、22.54亿元、20.29亿元和20.6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4%、2.38%、2.01%和1.93%,而2014-2016年末,同期已上市银行不良贷款率的平均水平分别为1.16%、1.51%和1.6%,由此可见,青岛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高于已上市银行不良贷款率平均水平分别为124个基点、57个基点和41个基点。青岛农商行的个人不良贷款率正持续走高。截至2017年6月末、2016年末、2015年末、2014年末分别为3.19%、3.28%、2.88%、1.79%。2018年伊始,青岛农商行平度支行还曾因为农户贷款资金监控不到位,被青岛银监局罚款20万元。


在银行本身“审慎经营”能力欠缺,关联方贷款众多、且关联交易密集、违约频频发生的情形下,青岛农商行本身的经营和风控已经是个重大问题;而面临着日渐趋严的监管环境,这样银行的上市之路,怎能顺遂?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