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同样是协议转让,同样是产业大佬战投,咋就一个涨停和一个跌停?!

定增并购圈2368002/06 14:46

今天吃瓜小伙伴们又看了一个热闹,两家公司的股票同日复牌且停牌事由非常相似,均因引入战略投资者,进行协议转让,进行大比例(5%以上)股权转让。

标签: 海澜之家 山西汾酒 上市公司

来源:定增并购圈(ID:privateplacement)


此前,定增并购圈小编就曾专门撰文《总结 | 减持、卖壳都在用的新模式:协议转让+大宗交易+集中竞价/委托表决权....(附案例分析)》,并认为,在减持新规下,在法人股转让、定增之后,最有可能成为上市公司采用的定向股东引入的方式就是协议转让,相信后面涌现的案例也会更多。


虽然都是协议转让引入战投,但两家公司二级市场的表现却截然相反,一家一字涨停板,另一家却一字板跌停,相信后者的股东们必然非常之郁闷!为什么同一个市场里,同样的事,结局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拿下涨停的股票是海澜之家,而吃到跌停的股票是山西汾酒。


 


海澜之家引入腾讯25亿战投


 


2018年2月2日,海澜之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海澜之家”)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荣基国际(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基”)与深圳市腾讯普和有限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腾讯普和”)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经协商,荣基拟以10.48元/股的价格转让238,549,618股海澜之家股份予腾讯普和,股份转让总价为人民币2,499,999,997元,本次转让股份占海澜之家当前总股本的5.31%。腾讯普和与荣基不存在关联关系,亦不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本次转让前,腾讯普和不持有海澜之家股份;本次转让完成后,腾讯普和将持有海澜之家238,549,618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5.31%。


说起海澜之家,很多人都非常熟悉,毕竟与我们的生活非常贴近。海澜之家成立于1997年,是一家大型服装企业,业务涵盖品牌服装的经营以及高档西服、职业服的生产和销售,品牌服装的经营包括品牌管理、供应链管理和营销网络管理等。公司拥有海澜之家、爱居兔、海一家、圣凯诺四大服装品牌,其中海澜之家定位于商务、时尚、休闲的大众平价优质男装,爱居兔定位于时尚、休闲风格的都市女装,海一家定位于向中低收入人群推出高性价比男装,圣凯诺定位于量身定制的商务职业装。


在经营业绩方面,海澜之家于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1-9月分别实现营业总收入123.38亿元、158.30亿元、170.00亿元和124.78亿元,分别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75亿元、29.53亿元、31.23亿元和25.13亿元。其中,海澜之家由于是2014年借壳上市,故2014年的业绩受到了并表时间的影响,所以业绩的增长速度并没有数据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多。观察海澜之家的整个业绩情况,可以发现海澜之家业绩本身虽然在增长,但增速很明显已经处于放缓的阶段,2016年以来的业绩增速已经仅剩个位数。


在股东方面,在这次的协议转让前,海澜集团有限公司持有海澜之家1,765,971,703股股份,占海澜之家总股本的39.31%,周建平直接持有海澜之家8,830,762股股份,占海澜之家总股本的0.20%,周立宸直接持有海澜之家5,613,372股股份,占海澜之家总股本的0.12%,荣基持有海澜之家1,346,153,846股股份,占海澜之家总股本的29.96%。也就是说,荣基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直接持有海澜之家3,126,569,683股股份,占公司合计总股本的69.59%。



 


如此次股份转让完成后,腾讯普和将持有公司238,549,618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31%;荣基持有公司1,107,604,228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4.65%,荣基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直接持有公司2,888,020,065股股份,占公司合计总股本的64.28%,海澜之家的实际控制人不会发生改变。此次权益变动后,腾讯普和无在未来 12 个月内继续增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


 


山西汾酒引入华润51.6亿战投


 


2018 年 2 月 3 日,汾酒集团作为转让方、华创鑫睿作为受让方共同签署了附生效条件的《股份转让协议》,华润创业和联和基金作为担保方签署了该协议,其中汾酒集团将以协议转让方式,依照协议约定的条款和条件及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将其持有的山西汾酒99,154,497股人民币普通股股份及相关权益(占山西汾酒总股本的11.45%)转让给华创鑫睿,拟转让的股份为无限售条件流通股,转让价格为每股人民币52.04元,标的股份转让总价款为人民币5,160,000,023.88元。


山西汾酒也是一个比较老牌的酒企了,是生产国家名酒汾酒、竹叶青酒、玫瑰汾酒、白玉汾酒等系列产品的大型一档企业,发展模式为研-产-供-销一体化发展模式。山西汾酒会根据市场需求研发新酒体并制定采购计划和生产计划,原粮实现100%基地供应。汾酒在山西市场拥有领导地位,在山西市场上建立了完善的营销网络,是当之无愧的市场领袖。山西汾酒是白酒行业唯一拥有“汾”、“竹叶青”、“杏花村”三大中国驰名商标的企业。主导产品为汾酒,是中国传统的历史名酒,清香型白酒的典型代表,在国内外消费者中享有较高的知名度、美誉度和忠诚度。


在经营情况方面,山西汾酒于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1-9月分别实现营业总收入39.16亿元、41.29亿元、44.05亿元和48.56亿元,分别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58亿元、5.21亿元、6.05亿元和8.06亿元。从这几年来看,确实山西汾酒的业绩处于不断地上升的局面,但是如果拉长时间来看,山西汾酒的业绩状况并不是那么的令人乐观。众所周知,白酒行业曾陷入过低谷期,即便是家喻户晓的茅台也不能避免,所以山西汾酒在那段时间也同样陷入了低迷,导致的结果就是山西汾酒于2012年所创造的64.79亿元营收、13.27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的业绩高峰至今没有突破。


在股东方面,协议转让前,汾酒集团直接持有山西汾酒股份 605,868,472 股,占山西汾酒股本总额的 69.97%,为山西汾酒的控股股东。汾酒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 611,913,342 股,占山西汾酒股本总额的 70.67%。 


 



 


汾酒集团拟以协议转让方式向华创鑫睿转让其持有的 99,154,497 股山西汾酒 A 股股份,协议转让的股份约占山西汾酒总股本的 11.45%。本次权益变动后,汾酒集团将持有山西汾酒 506,713,975 股 A 股股份,占山西汾酒总股本的 58.52%,汾酒集团仍为山西汾酒第一大股东。汾酒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 512,758,845 股,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的59.22%。


 


 


 


 


 


两者的比较


 


介绍完了基本情况,就可以来谈谈这次的两笔协议转让所造成的不同结局的问题了。首先是要排除大盘对股票的影响,海澜之家是2018年1月26日收盘后停的牌,山西汾酒的停牌时间则为2018年1月19日,两者的复牌时间均为2018年2月5日,也就是说两者的停牌时间正好相差了一个星期,白酒指数(880381)停牌期间下跌3.72%,服装指数(880369)停牌期间下跌3.68%,也就是行业指数调整幅度几乎一致!


那为什么同样是协议转让,最后的结果却截然不同,海澜之家收获一个涨停的同时,山西汾酒却成功地吃了一个跌停板,这个原因是值得好好体会的,这就要从协议转让的各个方面和很多细节来看这两笔交易了。


首先来看的,必定是两笔协议转让的价格。海澜之家的协议转让的价格为10.48 元/股,而停牌前一天海澜之家的收盘价格为11.44元/股,协议转让价格为停牌前价格的 91.61%,折价8.39%。而山西汾酒的协议转让价格为52.04元/股,但停牌前一天山西汾酒的收盘价格高达65.42元/股,协议转让价格为停牌前价格的79.55%,折价高达20.45%。在折价率的方面,山西汾酒的情况明显要比海澜之家差得多,海澜之家不到10%,而山西汾酒的折价却高于20%,这很大程度上打击了二级市场中小股东的积极性,市场对于价格的认可度最终用脚投票。


其次,是这两笔协议转让所发生的股东变化情况。海澜之家协议转让的转让方为原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山西汾酒协议转让的转让方同样为原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且转让完成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不会发生变化,所以,两者不同的地方在于受让方以及受让方所受让的比例。在海澜之家方面,海澜之家的受让方为腾讯普和,受让比例为5.31%,腾讯普和的背后,是鼎鼎大名的BAT三巨头中的腾讯,而在山西汾酒方面,山西汾酒的受让方为华创鑫睿,受让比例为11.45%,华创鑫睿的背后,也是相当知名的华润集团,没错,就是那个在万科事件中非常有名的万科第一大股东华润集团。


按照道理来说,引入更有话语权的大股东,可以更大程度上改变一个公司的经营业绩,在市场看来应该更有想象力的才对,但被拿下了超过10%的控股权的山西汾酒相比受让比例仅为5.31%的海澜之家,却受到了市场完全不同的待遇。


先来看海澜之家的这次协议转让,腾讯入股的目的是什么呢?根据海澜之家所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增持)》中对“权益变动的目的”的披露,其中称腾讯普和拟通过受让海澜之家的股份,增强与海澜之家的合作关系,发挥协同效应。这又是什么意思呢?海澜之家在2018年2月3日还披露了《全资子公司与林芝腾讯及挚信投资签订共同发起设立产业投资基金框架协议的公告》,其中称海澜之家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江阴海澜之家投资有限公司于 2018 年 2 月 2 日与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宁波挚信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深圳市签署了《关于共同发起设立产业投资基金之框架协议》,其中这个产业投资基金的成立的目的有明确的披露:


围绕海澜之家股份有限公司战略发展方针,对服装相关产业链,优秀服装服饰品牌,服装制造等公司进行投资。充分结合公司深厚的行业背景优势,林芝腾讯优质的互联网和社会资源,以及挚信专业的资本运作能力,进一步加强公司多品牌、多品类、多渠道布局,培育新的盈利增长点,巩固其行业龙头地位,提升市场价值。


这个整个协议转让的目的就比较清楚了,腾讯获得一部分海澜之家的股份,然后海澜之家可以利用腾讯的力量来发展自身。这个事情给市场的想象空间就非常大了,毕竟腾讯最不缺的就是流量,而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流量是最值钱的东西,海澜之家如果能够获得腾讯的流量加持,那么整个业绩获得的提升是无法计算的。


而且,很多投资者应该还有印象,腾讯就在不久之前有入股过永辉超市,如果市场上对海澜之家的炒作有什么对应标的的话,那么必定就是永辉超市。2017年12月12日,永辉超市发布《关于就林芝腾讯拟受让公司股份及拟增资公司控股子公司云创暨继续停牌提示性公告》,其中就提到了腾讯将从永辉超市的大股东手里收购部分股权,后收购事项确定后永辉超市复牌,而停牌前永辉超市的股价为9.78元/股,时至2018年2月5日,永辉超市收盘价为10.84元/股,在该区间中上证指数的涨幅为6.78%,这个结果非常明显,那就是市场对腾讯入股这件事至少不是抱有悲观的态度。


反观山西汾酒这边,虽然根据山西汾酒的披露,华润集团入驻山西汾酒的“本次权益变动的目的”为“充分认可上市公司过往经营性业绩及未来发展规划,看中上市公司的长期成长性。希望通过本次投资,为上市公司在市场营销和公司运营等方面带来协同价值”,但是,实际上,根据山西汾酒之前的披露,这次的协议转让是为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相关工作,汾酒集团公司拟根据相关规定转让部分所持山西汾酒股份,为山西汾酒引进战略投资者。


而根据此前市场的看法,山西汾酒近年来的混改动作令业内十分关注。早在2017年山西新一轮国企改革启动以来,汾酒集团就率先与山西国资委签订三年任期经营目标责任书。2018年1月,《汾酒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框架方案》已获得正式批复,标志着“汾酒改革的顶层设计已初步到位”,而这次山西汾酒的协议转让正是为的混改而来,也就是这次的协议转让虽然金额巨大、股权结构变化较大,但二级市场似乎并不看好!


 


总结


 


通过复盘海澜之家和山西汾酒的两个协议转让事件,就可以发现市场给出完全不同的反应是完全合理的,首先我们可以排除大盘情况对两支股票不同走势的影响,然后折价率毫无疑问是影响它们两个不同走势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在海澜之家的协议转让中,转让折价没有超过10%,而山西汾酒的转让折价却高于20%。


再者,腾讯的入股将明显为海澜之家的业绩情况带来改变,产业投资基金的设立就是在告诉市场,腾讯确实将为海澜之家做些什么,这给了市场无限的想象空间,但反观华润集团入股山西汾酒,却似乎缺少对应的配套策略。ps,可能后续会有,但目前没有观察到!


最后,市场上有二者发生的事件的对标,海澜之家的对标就是同样在最近这段时间被腾讯入股的永辉超市,而山西汾酒的对标则是混改第一股中国联通,从永辉超市和中国联通后续的走势很能看出来市场对这两件事的态度,所以二者完全不同的走势也可以说是在预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