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David (13120549781) QQ:349016630 jiwb@laohucaijing.com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獐子岛真相:早就死去的扇贝、内幕交易、被宰割的韭菜……

定增并购圈2115402/06 14:46

1月30日晚,獐子岛公告称,目前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可能对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相关金额将全部计入2017年度,预计可能导致公司 2017年度全年亏损。

标签: 獐子岛 上市公司 减持

来源:定增并购圈(ID:PrivatePlacement )


此消息一出,市场震惊,因为数年前,獐子岛就出现过类似情况。


2014年10月30日晚间,獐子岛发布的2014年三季报在市场上引发强烈反响。獐子岛称由于北黄海遭遇异常冷水团,几年前在海里播下的价值7亿元虾夷扇贝遭灭顶之灾,前三季业绩也因此变脸,由盈利转为巨亏8.12亿。这成为了2014年A股市场最大的一起“黑天鹅事件事件”,史称“獐子岛冷水团事件”,此事使包括社保、人寿在内的众多机构纷纷躺枪。


上一次被历史性地总结为“扇贝跑了”,而这一次,股民们当然、立即给獐子岛的公告总结为“扇贝又跑了”。


于是,各种段子也出来了:



 


獐子岛的扇贝又跑了,幸好康宁医院没通过上市,要不然回头突然说精神病人都跑了,要计提预亏……


但玩笑归玩笑,事实上,调查獐子岛这样的公司多年来的一些运作路径,我们能够发现背后藏匿的更多真相。


 


11月份,扇贝就死了,不是跑了


 


这一次獐子岛仅仅说一声“存货异常”,股民们调侃一声“扇贝又跑了”,肯定没那么简单了,多个媒体跟进调查了解到,事实上,存活异常的真相是虾夷贝死亡严重。


《中国经营报》调查报道称,此次虾夷贝损失主要是死亡,死亡原因目前不详。而损失约为一年的产量,这不仅影响獐子岛2017年的业绩,同时2018年业绩也将受影响。


受此影响,春节后獐子岛将对减少拉贝作业船只,同时降低职工待遇。


与2014年“冷水团”死不见“壳”不同的是,这次异常,贝壳还在。据獐子岛内部人士称,这次虾夷贝是死亡。捕捞上来大量的空壳后又将空壳重新扔回大海。


对此,也有人表示担忧,把贝壳仍回大海会不会影响海底环境,进而影响今后虾夷贝的生长。但也有人表示海洋的净化能力很强,可以承受。


搜狐“公司深读”也报道称,在对熟悉獐子岛情况的人士的采访中得知,11月份已发现扇贝大面积死亡,但獐子岛迟迟未对外披露。


一位熟悉獐子岛的人士对“公司深读”称,11月上旬,獐子岛前线捕捞队员在探苗时已经发现有大量扇贝出现胀口、腐烂现象,并且在持续死亡。据其介绍,这批扇贝于2016年投苗,预计应于2018年集中捕捞。“就目前的状况来看,这批大约两年前投苗的扇贝现已基本确认有九成死亡。”


关于扇贝死亡的原因,官方目前没有在任何途径发布说明。上述人士对“公司深读”表示,前线捕捞队员反馈,扇贝死亡或与捕捞工具有关。“现在的捕捞工具是耙网,这是一种禁用网。这种工具就像耙子一样,一耙就容易破坏海底植被,还会导致海水污染。”


该人士还提到,獐子岛种植扇贝已经十余年,因贝类品种单一,或导致有害物质长期沉淀,同样不利于扇贝生存。据了解,本次扇贝死亡事件波及范围甚广,不仅是獐子岛,周边海域也普遍受到辐射影响。


“但按照我们的经验,水温基本不影响扇贝生存,扇贝在低温和静水里都可以存活,唯一能确切知道扇贝(存活情况)的办法就是靠实地的捕捞查看。”该人士称,“你总没法天天去给扇贝做B超吧?”


1月31日, “公司深读”就此事致电獐子岛董秘,对方手机无人接听。随后记者又致电獐子岛政府办公室询问是否得知该情况,接电的工作人员表示“我们不知情,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扇贝没走,“市值教父”提前减持


 


“公司深读“的文章援引知情人士称,在今年1月份的公司年会上,獐子岛还公布2017年的销售额是三十个亿,盈利有六千万还是九千万,对扇贝死亡事件只字不提,结果1月30日晚上才把这件事以”存货异常“的方式公布出去。


简单梳理就容易发现,獐子岛公司从2017年11月份事发到2018年1月5日召开公司年会期间,从未就该事件进行过公告披露。獐子岛公司甚至在3个月前的2017年10月25 日还披露《关于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称对“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


如果上述信息只是涉嫌信批迟到的问题的话,那么二股东的提前减持就让众多韭菜非常不解。


公开信息显示,獐子岛第二大股东和岛一号基金在11月发生扇贝死亡的这个时间点开始实施减持。


该基金于2017年11月13日——12月19日,分四次合计减持獐子岛199.85万股,占总股本的0.28%。减持后,和岛一号基金仍持有獐子岛5716.27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8.04%。


“和岛一号基金”是北京吉融元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融元通”)旗下基金,吉融元通是“和君系”掌门人王明夫控制下的上海和襄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和襄”)子公司。


2016年,獐子岛保壳艰难,控股股东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积极引入战略投资者。 王明夫紧急驰援,赢得资本市场上下一片叫好。


2016年6月18日,“和岛一号证券投资基金” 协议受让投资发展中心持有的5,916.12万股獐子岛股份,占獐子岛总股本的 8.32%,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据披露,此次转让价格为 7.89 元/股,涉及金额4.67亿。


作为中国本土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咨询公司—— 和君咨询的掌门人,王明夫曾长期为企业集团、上市公司和机构投资者担任经营顾问,素有“市值教父”之称。因此,他的入主令市场情绪为之一振。


自2016年6月至今,安信证券、天风证券、中泰证券等机构先后发布22篇研报推荐买入/增持。然而,“市值教父”不仅没有阻止扇贝再次出走,反倒先走了一步。


2017年9月2日,獐子岛发布减持公告,公司第二大股东和岛一号基金计划以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方式减持獐子岛股份,计划减持数量不超过本公司总股本的3%。


减持原因为:基金管理人吉融元通决定通过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交易等合规的减持方式在基金存续期结束前有效完成投资退出。


没过多久,上市公司发布盈利的三季报,并宣布2017年将盈利9000—11000万元,同比增幅13.07%~38.20%;同时,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显示,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


于是,二股东于2017年12月23日宣布顺利减持199.85万股,均价8.068元/股,套现1612.39万元。


但就在二股东成功套现获利这个恰到好处的时间后,公司突然发布存货异常的公告,让韭菜们措手不及。


 


监管一直在路上?


 


对于獐子岛的再次闹剧,监管层在干什么?


獐子岛在第一次上演扇贝出走时也进行过多次资本运作。2014年的“獐子岛冷水团事件”发生半年后,獐子岛却说“扇贝又游回来了”。2015年6月1日獐子岛于晚间发布的公告称,公司底播虾夷扇贝生长正常,符合预期,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


在此期间,獐子岛进行了几轮资本运作。


当时,证监会也在第一时间对獐子岛巨亏事件进行了核查。2014年12月5日,证监会公告称,“经核查,未发现獐子岛2011年底播虾夷扇贝苗种采购、底播过程中存在虚假行为;未发现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行为;獐子岛存在决策程序、信息披露以及财务核算不规范等问题。”


2016年11月15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在证监会例行发布会上回应,媒体报道后,深交所立即发出问询函,要求公司作出书面说明并对外披露;同时证监会立即启动核查程序,对媒体报道反映的相关情况展开核查,一旦发现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将依法予以查处。


那么这一次,监管层会做一些什么呢?


据第一财经1月31日报道,尽管獐子岛的高管们目前都颇为回避,拒不接听电话,但记者最新了解到,对于扇贝再度走失,监管部门的措施已经“在路上”了。


针对此次事件,新华社也公开点名称:资本市场的“扇贝”岂能说跑就跑,应该有更加完善的市场规则。


新华社评论称,资本市场应该有更加完善的市场规则,更加严厉的监管手段,更有执行力的退市制度,形成让上市公司尊重规则、敬畏规则的环境,少一些戏剧感,多一些严肃性。只有这样,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才能得到更好保护,优质上市公司才能在资本市场上获得更多资源支持,中国资本市场才能风清气正,持续健康发展。


当然,值得韭菜们些许开心的事情是,日前,獐子岛控股股东收到大连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起诉书》称, 2014年1-9月发生重大亏损的情况在公开披露前属于《证券法》规定的内幕信息,投资发展中心在敏感期内减持获利11,316,006.04元,现由大连市人民检察院对其提起公诉。说明,监管层一直在关注,虽然在路上,但结果或许很快就要出来了。


 


政府控股下的獐子岛:营收30亿,利润让韭菜哭


 


獐子岛为何有恃无恐两次上演“扇贝跑了”的闹剧?


根据天眼查查询到的公开信息显示,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实际为当地政府。



 


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而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则是长海县獐子岛镇人民政府100%控股的公司,那意味着獐子岛镇政府是獐子岛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此外,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褡裢经济发展中心(持股7.21%)实则是长海县獐子岛镇褡裢村村民委员会100%控股的公司。


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四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大耗经济发展中心(持股6.85%)同样是长海县獐子岛镇褡裢村村民委员会100%控股的公司。


综上,长海县獐子岛镇镇政府以及相关的村委会间接持有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计44.82%的股份。


联想到东北地区前段时间大家谈论的经济发展问题,结合獐子岛管理现状,小编不得不捏了一把汗。


根据年报发现,獐子岛年营业收入虽然超过30亿,但是利润低得可怜,只有8000万。


獐子岛2013-2016年营业总收入分别为:26.21亿、26.62亿、27.27亿、30.51亿元;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0.97亿、-11.89亿、-2.43亿、0.8亿。


除去2014、2015年扇贝出逃事件对其净利润的影响,2013年利润率为3.7%,2016年利润率为2.62%。


猫眼财经对此专门拿了另外两个与獐子岛位置相邻的山东省两大海产品养殖加工上市公司——东方海洋与壹桥股份进行对比,发现二者虽营业收入远不及獐子岛,但其净利润却远远超过。



 


东方海洋4年平均营业收入利润率为8.3%,壹桥股份4年平均营业收入利润率为30.76%。


钱到哪里去了呢?可能只有死去的扇贝们说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