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配股圈钱结果玩脱了,华仁药业市值腰斩,配股配出血案

定增并购圈3028702/27 20:23

配股、公开增发和定向增发是A股上市公司权益类再融资的三大工具,但自去年2月再融资新规之后,配股被越来越多上市公司采纳,然而华仁药业(300110.SZ)配股配出了市值腰斩的血案,上市第一天(2018年2月26日)实控人和散户均被套52%。华仁药业成功成为近期继乐视网后跌停板数最多的一只股票。另一方面,华仁药业的异常暴跌让股票已经高比例质押的华仁药业实控人如坐针毡,相继发出的员工增持倡议书和控股股东增持计划书均没有改变华仁药业连续跌停的局面,实控人和华仁药业又该何去何从?

标签: 华仁药业 A股 IPO

来源:定增并购圈(ID:PrivatePlacement )


 


 


配股配出血案


 


华仁药业因配股缴款的关系自2月1日起停牌,2月9日开市复牌,虽然配股对广大投资者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但也绝对算不上什么致命利空,但华仁药业在2月9日复牌后一改之前微幅震荡的走势,直接开始连续一字跌停。即使是在大盘一路走高的这段时间,该股依然没有任何打开跌停板的迹象,至此已收出七个一字跌停,市值成功腰斩。


按照配股的完成情况和配股的价格计算,配股完成后华仁药业的股价应为13.77元/股,但如今华仁药业仅剩6.60元/股,所有参与配股的投资者亏损已经高达52.1%,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为什么一次普通的配股造成了50%以上的亏损?


是这次的配股出现了什么严重的问题吗?并没有。早在2017年6月20日,华仁药业就已经发布了此次的配股预案,根据华仁药业所披露的《2017年度配股公开发行证券预案》,华仁药业拟募资不超过人民币70,300万元,这7亿元将分别用于偿还有息负债、补充流动资金,其中偿还有息负债分为两项,华仁药业拟使用3.25亿元用于偿还融资租赁款,0.17亿元用于偿还银行长期借款,剩下3.6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共计7.03亿元。华仁药业的控股股东广东永裕恒丰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广东永裕”)和永裕恒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永裕恒丰”)承诺将现金全额认购配售股份。


不但如此,华仁药业这次配股的过程也算是非常顺利,2017年11月中旬该配股方案即获证监会审核通过。2018年1月下旬华仁药业开始配股路演,根据华仁药业2月9日发布的《配股发行结果公告》,华仁药业的此次配股以1月31日收市后华仁药业总股本986,105,137股为基数,按3.56元/股、每10股配售2股,向全体股东配售,最终募资6.98亿元,配售比例高达99.435566%,公司控股股东广东永裕恒丰投资有限公司及永裕恒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履行了其全额认购的承诺,分别认购33,054,000股、19,125,420股,分别占本次可配售股份总数197,221,027股的16.76%、9.70%。此次配股新增的1.96亿股,将于2月26日起上市流通。


梳理整个配股的过程,几乎所有的投资者都参与了配股,大股东也全额认购参与配股,整个配股过程可以说是并没有出现任何意料之外的问题,那么为什么华仁药业在复牌之后却开始呈现崩盘走势?也许有人会说,华仁药业不过是因为高位停牌,复牌补跌罢了。确实,复牌补跌拥有一定的道理,华仁药业的连续跌停有一部分原因在其中,但绝对不是主要原因。


在华仁药业停牌的这段时间里,上证指数确实上演了黑色一星期的行情,但如果好好回过头来看看上证指数的跌幅,在华仁药业停牌的这整段时间里,仅有6个交易日,上证指数总计跌幅仅为6.29%,如果统计这段时间跌幅最大的股票就会发现,跌幅巨大的全是遭遇各种黑天鹅的,跌幅最大的股票的跌幅也只有46.87%,是德美化工(002054.SZ)(6个交易日全部跌停),大名鼎鼎的乐视网(300104.SZ)排在第六,跌幅37.67%,而在华仁药业复牌后的这段时间不论是大盘指数还是医药行业指数,都是稳步上涨的,华仁药业时至今日拿下7个一字跌停且没有任何开板迹象,这是复牌补跌这个理由绝对无法解释的。


 


血案或由业绩而生?不可能!


 


市场上有投资者认为,华仁药业的此次复牌连续跌停惨案或与华仁药业的业绩不达预期所致,因为华仁药业在2018年2月9日还发布了《2017年度业绩快报》,根据业绩快报,华仁药业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31,469.27万元,同比增长5.26%,实现营业利润6,279.83万元,同比增长94.80%,实现利润总额5,285.75万元,同比增长95.52%,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35.35万元,同比增长60.16%。在资产状况上,华仁药业总资产余额为291,044.89万元,较期初增加6.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余额为148,532.79万元,较期初增加1.41%;报告期末每股净资产1.5063元,较期初减少32.39%。


而根据华仁药业在业绩快报中的披露,华仁药业在2017年中进一步整合销售体系,调整工业和商业的收入结构,优化资源配置。随着普通输液收入稳步上升以及腹膜透析液等品种收入的快速增长,整体收入较同期略有增加;同时,工业板块收入占比增加,整体毛利率提升,利润较同期增加。


既然业绩本身是增长的,那么如果华仁药业的股价如此表现,说明是业绩增长不达预期的表现,那么,事实是这样吗?根据华仁药业的披露,华仁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是青岛华仁药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5月,主要从事非PVC软袋大容量制剂的研发、生产、销售,拥有国内最大的非PVC 软袋输液单体生产工厂,PVC 软袋输液言简意赅就是用非PVC复合膜软袋取代玻璃瓶而用于输液包装。2010年8月25日,华仁药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


目前,大输液在临床治疗中具有重要作用,但大输液行业市场竞争也十分激烈,行业内企业纷纷通过扩充产能、升级技术、升级换代产品等方式参与市场竞争。同输液类上市公司估值比较,华仁药业的估值在同行中处于领先地位。但根据国信证券的报告,华仁药业在输液市场中所占份额较小。根据华仁药业的年报数据披露,华仁药业分别于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季度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17亿元、11.06亿元、12.49亿元和9.14亿元,分别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56亿元、0.22亿元、0.22亿元和0.25亿元,2014年、2015年华仁药业两年净利润降幅均超过5成,2016年中止下滑后才开始有所增长,但由于基数太小,根本可以说没有什么增长,这样的利润水平,都达不到IPO的标准,根本没有什么业绩增长不达预期的情况,因为实质上,华仁药业早就已经沦为A股中的一个壳公司。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华仁药业早在2015年就已经开始尝试卖壳了。2015年5月30日,华仁药业发布《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2015年6月18日发布《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其中提到华仁药业将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反向收购华仁药业当时的第二大股东红塔创新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根据披露信息,华仁药业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云南红塔集团、万华集团、华润深国投、烟台冰轮、烟草兴云、华熙国际、万华化学、国信证券、云南白药持有的红塔创新合计100%股权。同时,华仁药业拟向公司实际控制人梁福东实际控制的创盈睿信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5亿元配套资金,全部用于支付本次交易的现金对价。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与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互为前提条件。具体来看,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及配套融资的发行价格均为7.47元/股,红塔创新100%股权的交易价格为34.4亿元,其中以现金方式支付5亿元,其余29.4亿元以华仁药业向云南红塔集团等9个交易对方合计发行股份39357.43万股支付。


这在当时可是一件相当不得了的事,一方面,红塔创新背后的是云南红塔集团,身后的资本力量不可小觑,而另一方面,红塔创新本身又是做创投、产业投资的公司,这类公司在A股本身也非常少见,华仁药业的关注度瞬间飙升,但非常可惜的是这笔交易还没到证监会审核的难关,交易双方就已经谈崩了,2015年12月18日,华仁药业发布《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其中披露:


2015 年 12 月 7 日,华仁药业收到本次交易对方之一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东云南合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和集团”)转发上级主管机关审核意见及关于下一步工作建议的书面函件,审核意见明确要求交易对方按照有关规定对重组过渡期间红塔创新损益享有权予以主张,并要求将红塔创新 2015 年 3-10 月的净利润由红塔创新原股东共同享有并在本次重组交割日前实施分配。


而根据华仁药业与本次重组交易对方签署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标的资产红塔创新在过渡期内产生的盈利或发生的亏损均由华仁药业享有或承担。华仁药业董事会对国有资产主管部门的审核意见进行了充分的讨论,认为在锁定华仁药业股票发行价格的基础上单方面变更过渡期损益归属,不利于维护公司及广大投资者的利益,将给上市公司带来重大不可控风险,无法接受交易对方上级主管部门关于过渡期损益归属的调整意见,本次交易已无法继续推进,公司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华仁药业在反向收购失败后,并没有死了卖壳的心,相反的,在宣布重组失败后华仁药业迅速宣布停牌,并在停牌半年后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华仁世纪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仁世纪集团)欲将其持有的华仁药业共计1.74亿股转让,转让价格为9.53元/股,总价款约为16.58亿元。受让方分别为广东永裕恒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永裕恒丰投资)和永裕恒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永裕恒丰管理)。


2016年7月25日晚间,华仁药业再发公告,称上述股权转让已尽数完成,华仁世纪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比由42.60%降至16.14%,不再是公司控股股东,同时永裕恒丰投资、永裕恒丰管理合计持有公司26.46%的股份,两者的实际控制人周希俭将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根据华仁药业的披露,永裕恒丰投资和永裕恒丰管理称对华仁药业所从事的大健康产业的未来发展充满信心。此次权益变动后,永裕恒丰投资和永裕恒丰管理将从维护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出发,积极支持并推进华仁药业持续优化业务结构,增强华仁药业盈利能力以提升股东回报率。


但实际上,华仁药业经营状况在之前我们就已经知晓,盈利能力并不理想,只能勉强度日。在永裕恒丰投资和永裕恒丰管理收购华仁药业前所能看见的华仁药业的2013年至2015年间的业绩情况,虽然营业总收入节节攀升,但公司的净利润却以超过50%的降幅连年下滑,在永裕恒丰投资和永裕恒丰管理入驻后才止住下滑的势头,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那么永裕恒丰投资和永裕恒丰管理的实控人周希俭是为了什么而入驻华仁药业的呢?市场上的猜测指出,多半是为了借壳。此次入主的周希俭除了华仁药业之外,还持有纳斯达克挂牌公司Joymain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Group INC.(即中脉国际)66.9%股权,与他人一同持有持有香港上市公司道和环球(00915.HK)62.83%股权。同时,他还间接持有新三板的派合传播51%股权,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周希俭出生于浙江海宁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先后任职于安利、如新、月朗国际等著名直销公司。在安利工作的七年间,周希俭从普通的销售业务员变成高级经理,金牌销售,加入如新后,继续创造销售神话。2013年,周希俭成立道和投资产业集团,华仁药业此前公布的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截至目前,周希俭直接或间接对外投资的企业多达36家,行业遍布广告、餐饮、投资管理、通用航空、金融服务、健身服务、商业地产、饮用水等领域。


 


配股苦了董事长?


 


接盘华仁药业的周希俭是不是为了借壳这个我们只能推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次配股受害最深的就是周希俭。在接盘华仁药业的时候,可以非常简单地推测出周希俭购买华仁药业所用的钱有一部分为过桥资金,原因很简单,观察当时华仁药业的公告即可。


2016年7月18日,华仁药业发布《关于股东协议转让上市公司股权完成部分股份过户登记的公告》,其中称2016年7月18日,公司收到华仁世纪集团的通知,其已收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证券过户登记确认书》,协议转让给永裕恒丰投资的110,180,000股股份已完成过户登记手续。而华仁世纪集团将根据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继续办理转让给永裕恒丰管理的63,751,400股的过户登记手续,待登记手续完成后,公司将及时发布相关公告。


2016年7月20日,华仁药业就发布了《关于持股5%以上的股东股权质押的公告》,其中称2016 年 7 月 19 日,永裕恒丰投资将其持有华仁药业的 98,450,000 股(占华仁药业股份总数的 14.98%,占永裕恒丰投资持有华仁药业股份的 89.35%)股份质押给广州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质押期限自 2016 年 7 月 19 日起至质权人办理解除质押为止。本次股权质押登记手续已于2016年7月19日办理完毕。截止本公告日, 永裕恒丰投资共持有华仁药业110,180,000 股股份,占华仁药业总股本的 16.76%,其中已质押股份 98,450,000 股,占永裕恒丰投资持有华仁药业股份总数的 89.35%,占华仁药业总股本的 14.98%。


2016年7月25日,华仁药业发布《关于股东协议转让上市公司股权完成过户登记暨完成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的公告》,其中称2016年7月25日,华仁药业收到华仁世纪集团的通知,协议转让给永裕恒丰管理的63,751,400股股份已完成过户登记手续,并已收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证券过户登记确认书》。


2016年7月26日,华仁药业再次发布《关于持股5%以上的股东股权质押的公告》,其中称2016 年 7 月 25 日,永裕恒丰管理将其持有公司的 4,583.1万股(占华仁药业股份总数的 6.97%,占永裕恒丰管理持有华仁药业股份的 71.89%)股份质押给广州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质押期限自 2016 年 7 月 25 日起至质权人办理解除质押为止。截止本公告日, 永裕恒丰管理共持有华仁药业 63,751,400 股股份,占华仁药业总股本的 9.7%,其中已质押股份 45,831,000 股,占永裕恒丰管理持有华仁药业股份总数的 71.89%,占华仁药业总股本的 6.97%。


很明显的,周希俭接盘华仁药业之后,过户一部分股票就质押一部分股票,过户股票到质押股票的时间差都在一天之内,毫无疑问是在控制权转让之前就已经谈好了的,用一部分过桥资金收购华仁药业,再使用收购所获得的华仁药业质押所获得的质押款项来偿还过桥款。这就造成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华仁药业的实控人的股票质押比例居高不下。


而这个当时的问题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反而越来越严重。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根据华仁药业的披露,截至2018年2月22日,周希俭先生通过广东永裕恒丰投资有限公司和永裕恒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华仁药业股份 260,897,100 股(配股股份上市后间接持有华仁药业股份 313,076,520 股),占华仁药业总股本 26.46%;其所持有华仁药业股份累计被质押 235,530,000 股,占其所持华仁药业股份总数的 90.28%,占华仁药业总股本 23.88%。


配股后股价连续跌停,董事长周希俭坐不住了,狗年第一个交易日即2月22日早间华仁药业就发布了《关于董事长向公司员工发出增持公司股票倡议书的公告》,其中称2018 年 2 月 21 日,华仁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周希俭先生向公司董事会提交了《关于鼓励内部员工增持公司股票的倡议书》。基于对公司未来业绩持续增长的信心和对公司股票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同,为维护市场稳定,周希俭先生倡议:华仁药业及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全体员工积极买入公司股票。


但这样的号召对股价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毕竟其他公司的董事长号召还会为员工的盈亏兜底,而华仁药业这次的增持倡议是纯正的倡议,单纯的嘴炮如何让员工相信公司的前景美好而光明?更何况正常人是不会在封单巨大的跌停板上直接买入股票的吧?于是,这个倡议书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董事长发现增持倡议书并没有产生任何作用,于是华仁药业于2月26日又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拟增持公司股份计划的公告》,其中称华仁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于 2018 年 2 月 25 日接到公司控股股东广东永裕恒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永裕”)及其全资子公司、一致行动人、公司持股 5%以上股东永裕恒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裕恒丰”)通知,基于对公司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可及对未来持续稳定发展的信心,广东永裕、永裕恒丰拟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允许的方式或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增持公司股份,以更好地支持公司未来持续、稳定、健康发展。


实控人是不是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有很足的信心我们并不能得知,但实控人十分着急想阻止股价继续下跌的心倒是显而易见,这次的增持是嘴炮与否我们无法得知,毕竟实控人已经质押了其所持有的90%以上的华仁药业股票,是否拿得出钱来增持已经成了一个问题,但从实控人的举动来看,这必然是没钱来应对股票质押爆仓了。


 


总结


 


华仁药业一次再普通不过的配股,却引发了股票的崩盘,低价配股,配股完成情况极好,认购率超过99%,配股缴款复牌后,竟直接收获7个一字跌停,实在让人费解,如果将其原因归咎于配股恐怕难以让人信服,若要寻找理由,则首当其冲的必然是华仁药业停牌的时间点的不凑巧。华仁药业停牌的时间点刚好是大盘出现黑色一星期行情的那段时间,整体盘面行情非常差,直接导致了华仁药业的复牌必然是跌停。


但如果仔细看看当时的情况,上证指数的总体跌幅不到7%,申万医药行业不到10%,如果统计市场的涨跌幅情况,排名靠前的均为黑天鹅榜单,大名鼎鼎的乐视网就在其中,而乐视的跌幅也不到40%,而华仁药业复牌后不论是上证还是医药行业都处在不停涨的氛围下,华仁药业仍然不为所动,如果说华仁药业只是因为大盘情况所导致的暴跌,那也实在是说不过去。


与华仁药业复牌时一并放出的2017年业绩快报带来的消息也是利润同比大幅增长消息,而对华仁药业的整体情况进行分析后,就可以发现其实华仁药业的盈利情况非常的差,曾经一度想要卖壳给红塔创新,所以可以非常肯定的说,这次华仁药业的问题绝对不是由于业绩所带来的。


虽然我们无法知晓华仁药业崩盘的真相,但我们还是可以清楚的知道,这次配股崩盘害惨了一个人——如今的华仁药业实控人周希俭。当时华仁药业卖壳不成,直接转而直接出售了控制权,周希俭通过协议转让拿下了华仁药业大量的股权,而当时周希俭拿下华仁药业所用的钱,很明显一部分是借的,而周希俭通过股票质押来周转资金,而华仁药业现在却突然因为一次普通的配股,股价崩盘了,周希俭大量的股票质押成了非常严重的问题,倡议增持和增持计划都暂时没有起到作用,不知道接下来周老板还有什么市值管理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