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迅雷踩雷:进军区块链的180天

深链财经1000203/07 16:14

迅雷这两年遭遇了严重的中年危机。

标签: 迅雷 区块链 IPO

来源:深链财经(ID:deepchain)


15年时间,迅雷从一个播放器起家,变成下载行业的上市公司,势头堪比当年的腾讯,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它却陷入了疲软期。


区块链似乎成了迅雷缓解中年危机的解药,2017年10月,迅雷发布“玩客币”,涉足区块链概念,股价从4美元一路上涨,最高涨到27美元,强势成为区块链龙头股。


但扛着弹药全力冲向区块链的迅雷,遭遇了监管冷水,踩着监管红线跳舞,总免不了股市的大起大落,1月12日以来,5个交易日迅雷股价累计下跌28%。


更大的打击是,此前被追捧的玩客云已经失去了魅力:在玩客币(现更名为“链克”)交易群里,已经有人以200元一台的价格出售,而在两个月前,每台的价格还被炒到2000元。


对于15岁的迅雷而言,这个一度充满了希望和憧憬的冬天,现在格外寒冷。


深链财经(ID:deepchain)今日为你解读正在“踩雷”的迅雷。


 


01. 成败“区块链”


 


在进入区块链领域而引发股价暴涨之前,迅雷属于被遗忘的互联网老牌公司。


这家成立于2002年底的公司,虽然在 PC 时代拥有大量的用户,但到了移动时代,和一众老牌互联网公司一样,成为了弃儿。


2011年,迅雷曾一度延缓 IPO。直到2014年6月,迅雷才登陆纳斯达克。


2015年6月后,迅雷的股价一直就没有起色,从14美元/股一路下跌,到2017年7月,甚至一度下探到3.11美元/股,约是其12美元/股的发行价的四分之一。


财务上看,迅雷的盈利能力也令人担忧:2015年净亏损240万美元,2016财年,迅雷来自持续经营业务的净亏损为2400万美元,亏损额度进一步扩大。


截至2017年6月末的第二财季,迅雷的财务数据也并不好看:其净亏损968.2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净亏损409.2万美元有所扩大。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7年8月30日,迅雷正式开卖旗下的玩客云——这是一款被宣传为基于区块链技术、可以赚取玩客币的硬件。 


当时,正恰逢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价格暴涨,ICO 在国内火爆。


9月4日,央行等多部委发文禁止ICO,宣布 ICO 为非法集资行为。迅雷以发行矿机的行为,巧妙的避开了监管层对于 ICO的监管。


到玩客云广泛进入舆论视野时,迅雷的股价已经在40天内累计上涨近6倍,创下上市以来的最高价。玩客币则在场外交易从1毛炒到8元左右。


 


02. 迅雷的内战


  


迅雷的危机首先来自内部人。


在各界关于迅雷是否是变相 ICO 争论的沸沸扬扬时,迅雷大数据11月28日通过公开发文的形式,质疑玩客币是非法集资,变相ICO,并称陈磊开展的非法发行玩客币活动,没有使用任何区块链技术,是顶风违反7部委文件,利用非法交易所,非法群体传销,变相ICO,非法集资的骗局。  


这场内讧虽然双方私下和解,但为迅雷旗下产品玩客云的前景埋下了隐患。


迅雷大数据称,公司的负责人因为玩客币非法经营行为也受到监管部门的询问,将积极配合监管调查。


当时,玩客币的价格也出现了下滑。


期间一个月的时间,针对迅雷玩客云的调查一直没有出现在官方舆论中,当各方以为迅雷已经安全时,区块链的火爆却带给了迅雷新的危机。


但监管层再一次将目光瞄准被爆炒的数字货币时,迅雷被当做一个典型——被批评的典型。


得益于区块链概念的迅雷,却同样因为区块链而被监管。


迅雷的玩客云也失去了往日的魅力,曾经被爆炒到2000元/台的玩客云,1月21日晚间,在一个玩客币交易群,有人以4台合计1000元的价格出货。


 


03. 迅雷的冬天有点冷


 


如同北京1月21日晚间的初雪姗姗来迟但终究会来一样,悬在迅雷脖子上的那把“监管之剑”迟到了两个月后最终也落下。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1月12日发布关于防范变相 ICO活动的风险提示,特别点名迅雷“链克”,称其本质是一种融资行为,是变相 ICO。


文件称,随着各地 ICO 项目逐步完成清退,以发行迅雷“链克”为代表,一种名为“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IMO)的模式值得警惕。


同时,迅雷还通过招商大会频繁推销、发布交易教程助推炒作等方式,吸引大量不具备识别能力的群众卷入其中。


在互联网金融协会发文之后,迅雷股价暴跌近30%。


自从进入区块链领域之后,迅雷的股价暴涨暴跌似乎已经成为常态。或许因为远在深圳的迅雷起初低估了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威力;或许是在美国上市忘了中国的规则。面对互联网金融协会的点名批评,迅雷选择了以“委屈”的态度辩解。


迅雷CEO陈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迅雷并非一家金融企业,所以此前未加入互联网金融协会。


但这个互联网金融协会却来头不小,是经党中央、国务院同意,由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10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由“一行两会“(央行和银监会、保监会)等国家部委组织建立的国家级互联网金融行业自律组织。


怼不过互联网金融协会的迅雷,“迅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1月15日,迅雷做出了一份诚恳的回应声明,表示“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并于1月16日发布公告,宣布停止链克口袋转账服务,这意味着迅雷发行的虚拟货币连场外交易也无法进行了,完全杜绝的了炒币的可能。 


在被互金协会点名后的1月12日以来,5个交易日里,迅雷的股价累计下跌28%。


 


04. 身负“原罪”的代币


 


其实,在监管点名到来之前,迅雷其实也预感到了危险的到来,并做过尝试。


2017年12月9日,迅雷宣布,“玩客币”正式更名为“链克”,“玩客币钱包”正式更名为“链克口袋”。


在 ICO 被禁之后,各种虚拟货币成为“过街老鼠”,成为监管层重点关注的对象,“代币”则成为身负“原罪”的事务,围绕着它,可以让人联想到非法发行证券、非法集资。


一家从事区块链行业的企业称,为了不让监管层关注和反感,公司将奖励方式以“能量球”的形式命名,以避开用“代币”这个词语。


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律师则表示,在企业宣称不ICO,不参与代币线上交易的时候,在监管的眼中,企业还需要保证发行的代币不被投资者炒作。


迅雷在强调多次禁止和打击“玩客币”炒作后,最终也拧不过监管的“大腿”。


迅雷面对的问题,也是区块链这个行业所面临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