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被问到接班人问题,央行行长周小川回答……

环球老虎财经 郑娜2097503/12 11:42

现年已70岁的周小川,已经担任3届央行行长,任职时间长达15年,今天是他第14次出席全国“两会”记者会。当被问到行长生涯中有哪些难忘的时刻时,周小川直言“这么多年在金融系统工作,事情太多了,所以很难挑出来说哪件重要,哪件不重要。我觉得跟大家一起在金融改革开放方面做工作,向前推进,是很有幸的一件事。” 根据今年全国人大日程,3月19日将公布新任央行行长的人选。这次记者会可能成为周小川最后一次以央行行长身份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因此外界备受关注。当有记者在正式提问结束后,追问周小川接班人的问题时,他幽默地笑称“你猜呀!”

标签: 周小川 金融改革 央行

3月9日上午,央行行长周小川与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这是央行在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之后第五次聚焦于金融改革。


2018年中国的货币政策将是怎样的?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如何推进?房贷政策会如何变化?央行对于大热的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又是怎么看待的?央行三位领导在记者会上都一一给出了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今天答记者问中,“监管”“防风险”是三位央行领导提到次数较多的关键词。事实上,防范系统性风险可以说是2017年金融工作的一项重点,同时也将在2018年得到延续。


货币政策:未来经济的增长依靠数量堆积会减少


周小川称,全球经济在金融危机中经过多年艰难曲折的复苏,多地区终于都出现了复苏的迹象,因此,很多重要国家的货币政策从数量宽松慢慢退出。首先这是一个好事,这个好事也意味着过去全球范围内的数量扩张和低利率可能逐渐将告一阶段。中国也是整个世界经济的一部分,这个方面的影响大家应该可以预估到。


他同时强调,中国经济的增长方式也发生了转变,进入了新常态,从过去追求数量型增长转向追求高质量增长。所谓过去数量型增长的旧常态,就是有很多事情也是靠资金堆积,资金投放比较大,所以就能够刺激经济增长。这种方式的转变也表明未来经济的增长依靠数量堆积会减少。


中国广义货币的总量在经济体中已经相当大,在追求质量型增长的时候,就有可能减少过去大量依靠资金支持的这种增长方式。所以,广义货币这个池子里的钱可以用得更有效率,一旦提高了效率,资金也不见得会紧张。


至于央行是否会跟随美联储脚步提升利率,周小川表示,中国货币政策主要依据国内经济形势,要综合进行考量。


金融监管:央行将起到更重要的作用


周小川表示,在去年7月份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所披露的消息里,已经说明了金融改革的部分主要思路,包括其后成立国务院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其办公室放在人民银行,这些都表明人民银行将在新的金融监管框架中起到更重要的作用。现在这个作用,一个是过去的监管体制出现了一些空白,可能需要尽快的弥补。第二个是金融监管的部分规则出现了一些缺陷,需要增强金融规则的制定。此外,还有一些已经发生的金融机构或者准金融机构的风险需要抓紧进行处置,维持金融系统的健康。


房贷:房贷利率有所上涨,但仍处于低位


潘功胜表示,目前个人住房贷款增长可以满足市场合理需要。个别银行在个别时段由于资产负债匹配方面的问题,出现放款时间有所延长的情况也是可能的。


关于住房贷款利率的问题,潘功胜称,房贷利率是略有上升,但从稍长的周期来看,它仍然处于比较低的水平。商业银行综合考虑负债端利率上升和房地产的风险溢价,对住房贷款利率自主进行定价,扩大利率的浮动区间,总体上符合利率市场化的要求和趋势。


关于房地产金融的风险,潘功胜表示,我国的房地产信贷质量总体上良好,房地产金融风险是可控的。不过个人住房贷款、家庭部门杠杆率增长速度有点快,个别的房地产企业可能在财务方面比较激进,会有一些风险。他表示,央行也会督促商业银行严格落实差别化信贷政策,对住房贷款进行差别化定价,积极支持新市民购买住房的合理需求。


金融改革:与防风险并不冲突


有媒体指出,2017年金融改革步伐被认为有所放缓,可能与防风险有关系。而2018年防风险仍然是金融领域的重头戏,有人担心金融改革可能因此出现停滞。


周小川明确指出,防风险、防危机也历来都是金融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我个人认为防风险跟改革不是对立的东西,而应该是一致的东西。


他认为,金融行业尤其是银行,其本身就是高杠杆经营、管理风险的行业。因此,做好风险防范工作是这个行业发展以及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重要基础。国际上正是由于有了风险、有了危机,才促进了很多新的措施的出台。正是因为亚洲金融风暴,让我们认识到风险和不足,中国推出了很多重大金融改革。这一轮全球金融危机也是这样。


金融业对外开放:市场准入方面对外开放可以胆子大一些


周小川表示,中国在市场准入方面的对外开放准备很多年了。从90年代后期在准备加入WTO的时候,就开始酝酿在市场准入方面扩大对外开放。目前中国进入了新阶段,确实在市场准入方面对外开放可以胆子大一些,开放的程度更高一些。


他表示,对外开放除了允许外面的机构在中国办金融业务以外,还包括中国的金融机构走向全球。这些年,中国的金融机构在全球各个地方也设立更多的分支机构和子行,开展了越来越的业务,和其他国际的金融机构有很多很好的合作,也存在竞争的关系。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人民币的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也促进了中国整个金融的对外开放。


除了人民币可以“走出去”以外,金融市场的其他方面也有重要的开放步伐。在最近五年里,“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都是金融市场上的对外开放。这些开放,意味着中国在货币可兑换方面逐渐迈出坚实稳定的步伐,预计这种开放的趋势还会继续加大。


易纲对此补充道,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金融业对外开放相关工作,央行和金融业要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对于金融开放的部署。同时,放宽或取消外资一些股比限制,实际上这是减少了对外资机构的歧视性待遇,体现了内外资一视同仁。但这并不意味着放松监管,外资金融机构要准入或者开展业务的时候,依然要按照相关的法规进行审慎监管,通过加强金融监管,完善配套监管机制,以有效地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


外汇储备:从中国国际收支平衡和外汇形势来讲没有任何重要的变化


对于外汇储备突然下降一事,周小川表示,现在外汇储备还是以美元来计算的,这样就意味着,美元升值或贬值会对外汇储备里其他的货币成份造成影响。所以,近来由于美国政策变化导致美元回升,日元和欧元的成份折算成美元的时候就变少了,造成外汇储备有所减少。所以,中国很早就建议将来世界各国是不是可以以SDR来计算。


周小川同时指出,在外汇储备中,有很多项目按照当前的会计准则都是叫“盯市”计算,外汇储备投资的债券、股票和其他的这一类资产,它会随市场变化发生价值变化。前段时间,有些资产涨得很厉害,涨到头以后就会有下跌,一旦下跌,按照“盯市”法计算,储备数量就有所减少。这可能是最近变化的最主要因素。当然,可能还有一些其他的因素。但是,从中国国际收支平衡和外汇形势来讲,都没有任何重要的变化。


人民币国际化:主要步骤都已完成


周小川表示,人民币国际化的相关政策已经研究完成,也已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R篮子,主要步骤都已完成。接下来,市场参与者在多大程度上愿意使用人民币进行贸易结算和投资,以及用于资产计价,包括一些重要商品、储备,在多大程度上用人民币计价交易,这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也是谁也强制不了谁的。


周小川进一步表示,至于政府方面或从央行的角度能够继续推动的事,我觉得一是在资本市场和全球主要资本市场的连通方面,可能还有进一步可以做的事情。再有,除了资本市场以外,整个金融市场其他方面的连通也会有所增强。


另外,中国是稳步地、渐进地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可兑换以后,还存在着个别方面的限制,这些限制也会逐步有序放开,人民币国际化还能够进一步地向前迈进。


资管新规:正在研究修改


去年11月,关于规范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已向社会公开征求了意见。目前央行正会同相关部门对这些意见进行研究修改。潘功胜指出,在制定相关规则时,会考虑到怎么化解在资产管理业务方面所存在的问题、所隐藏的风险,以及对这个政策出台对金融市场的影响,会在这之间寻找一个很好的平衡。


信贷管理:表外业务按监管要求回到表内是正常有益的


对于由于加强对表外融资管理,导致表内信贷规模激增的问题,周小川表示,从央行总体观察来讲,我们还是更加注意总量指标究竟对经济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质量,对就业、对物价的这些影响。


过去有点违规或者是打擦边球的表外业务按照监管的要求,按照会计准则的要求,应该纳回到表内的话,这个调整是正常的,是有益的,同时在总量上也不会出太大的问题。


数字货币:让人产生一夜暴富的幻想并不好


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是近两年来最引人瞩目的金融产品之一,但也因为其安全性、存在可炒作空间、对现有金融体系可能产生冲击等问题而备受争议,在国内也一直未获得官方认可,并且受到严格的监管。


周小川表示,数字货币的发展有技术发展的必然性,未来纸币、硬币的应用会逐渐缩小,可能有一天会不存在。事实上,金融系统历来是科技创新的一个非常忠实的拥护者和应用者。


央行在3年多前就开始组织数字货币的研讨会,随后成立了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最近的动作是和业界共同进行分布式研发。不过,市场上很多数字货币的技术应用跑去了虚拟资产交易方面,这不太符合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方向。所以,央行对于这些研发持较慎重的态度。


像比特币等分叉产品推出得太快,不够慎重,如果迅速扩大或者蔓延的话,有可能给消费者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同时,可能对金融稳定、货币政策传导,产生一些不可预测的作用。因此,我们主张,研究新东西是好的,但是还要考虑全局、大局,不是要钻政策的空子,搞出些爆发性的事件。


所以,从央行的角度来讲,第一是不慎重的产品先停一停,有些有前途的产品也必须经过测试、经过认证,确实比较可靠了以后再推广。同时,我们是不支持比特币和人民币的直接交易的。再有是,把现在比特币一类的虚拟货币像纸币和硬币、信用卡一样作为零售支付工具,目前并没有获得认可,银行系统不接受,也不提供相关的服务。


同时,周小川强调,新技术需要在服务的方向上考虑清楚,要服务实体经济,不太喜欢那种创造一种可投机的产品,让人家有一夜暴富的幻想,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金融控股公司监管:保证其稳健经营以及透明度


周小川表示,目前对于金融控股行为的监管规则还在初步探索中,其中有两项关键因素。其一是资本的真实性、质量、充足性;其二是金融控股集团的股权结构、受益所有人结构、实际控制人的状态应该保持足够的透明度。


潘功胜补充道,金融控股公司近年来发展较快,也出现了很多的风险,如说交叉性金融风险。在金融控股公司的框架下,其风险隐蔽性比较强。在中国分业监管的模式下,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在规则上存在空白,监管主体也不明确。这也是国务院要求人民银行牵头抓紧制定关于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规则的原因。


关于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规则的重点,潘功胜进一步指出,要落实行为监管,实质重于形式。如强化整体的资本监管,建立并表的监管机制,防止虚假出资、循环出资等等短期行为;要严格股权管理,股权的架构和组织的架构要清晰,股东和受益人应该是比较透明的,要强化关联交易的管理,要在金融机构和控股公司之间,和其他的产业之间建立防火墙制度等。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