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还是卖了!誓不烧钱的当当,最终没逃过卖身海航的命!

环球老虎财经 郑娜2668903/13 08:52

犹记得,面对外界的质疑声,当当网联合创始人李国庆在2016年的“福建省电子商务大会”上说出的那句话:“当当是电商界的先驱,但当当绝不做先烈”。不成想,这么一句颇为振奋人心的话却在不经意间成了当当立下的Flag……

标签: 当当 私有化 天海投资

“当当要卖了”,这个传闻已经流传了十几年,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也曾辟谣。如今终于还是成真了。


海航系旗下天海投资于3月9日发公告,称此前停牌时所涉及的重大资产重组标的为北京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及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相关股权。不过具体方案目前仍在沟通、协商论证中,尚未签订正式重组协议,未来可能会根据尽职调查情况及与潜在交易对方的商洽情况进行相应调整。


据天海投资公告显示,本次交易完成后不会导致其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这也就意味着,交易成功后,当当网会成为海航系的成员。有消息称,天海投资的出资金额可能在5亿美元至10亿美元之间。


3月11日,李国庆微博发声,称“天地孤影任我行,世事苍茫成云烟。祝愿文化电商独角兽当当网敢作敢当当!”并附以其在当当网的峥嵘岁月。曾经无论如何也不愿放弃当当网绝对控制权的李国庆与俞渝夫妇,在一手打造了这个“中国的亚马逊”之后,最终还是选择了放手。


文化电商“独角兽”


早在2017年10月,海航系正在洽购的当当网逾九成股权,估值超10亿美元。


当时李国庆也在微博上发声,不同于3月11日凌晨的“忆往昔”,之前这位北大出身的电商界风云人物反而是一如既往傲气地表示,消息不属实,“作为一个优势品类突出,增长好、利润好的电商,基金寻找投资机会、与当当接触很正常,但当当并未签署任何协议。”


早期的当当网确实是众多资本追逐的对象。用当前的热词来形容,当当网就是当年的文化电商“独角兽”。


1999年11月上线的当当是中国成立最早的电商网站之一。投身图书出版行业的李国庆利用其丰富的图书行业资源,加上海归妻子俞渝在美国积累的互联网消费经验,共同打造了当当网,并迅速将其发展成为彼时国内电商的领军企业。


良好的发展势头也让当当在资本市场颇受青睐。2000年,当当轮融资,投资方为软银中国、IDG资本;2004年,其完成B轮融资,投资方为老虎基金(中国);2006年,其完成C轮融资,投资方为DCM中国、IDG资本、华登国际投资等。


2010年,被誉为“中国亚马逊”的当当网赴美上市。市场也对这匹独角兽报以热情,上市当天,当当网股价大涨86%,市盈率高达103倍,IPO融资额也达到3.13亿美元,创下中国企业境外上市市盈率和亚太区2010年高科技公司融资额两项历史新高。


除了投资者,当当网在各个时期经历的出售“绯闻”也可以证明其曾经备受追捧。2004年,亚马逊曾想以1.5亿美金收购当当,当由于亚马逊要求掌握70%至100%的股份,被李国庆、俞渝夫妇拒绝了。此后的2013年,百度提出入股当当网,当时后者正值股价遭遇过山车,最终因为占股比例以及交易价格没谈拢而作罢。2014年,当当网又被腾讯看上,后者要求占股33%,但李国庆只愿意给25%,谈判再度以失败告终。


赶个晚集


率先赴美上市,让彼时的当当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殊不知,上市后当当网的发展就开始遭遇困境。


当当在创立之初,以李国庆最为熟悉的图书行业为切入口,进入电商领域,迅速成长起来,并有了“中国亚马逊”之称。


或许是意识到了仅以图书为主要业务内容有局限性,当当在招股说明书中便表示,上市的募资将用于百货类电子商务的发展。


这一发展方向无疑是向B2C电商京东发起了挑战,后者迅速应战,并在当当上市之时宣布图书大促,降价20%。


上市当日便创下了新历史的李国庆面对曾经的小弟的挑衅,怎么能甘心示弱,当即表示将当当斥资4000万元宣布对3C、百货、图书等大幅度降价。随后不仅京东宣布继续跟进降价,卓越亚马逊、淘宝也纷纷加入战局,展开了一场电商大战。


然而,由于图书是当当的主营业务,其他业务尚未积累起足够的流量和市场份额,这一场以低价为主要武器的价格战其实对当当的营收和利润都造成了重大的创伤。


事实上,上市后,当当业绩表现并不算理想,曾连续4年亏损,直到2014年才宣布盈利。2015年第三季度是当当最后一次发布财报,数据显示,当当网的总营收数字是23.719亿元,而同期的京东商城在该季度总营收为441亿元。然而,2008年京东的销售额仅为当当的75%。


同时,市场对于当当这场“任性”的价格战也并不支持,在其表示进入战局之后,仅仅6天时间,其市值就蒸发了逾三成。更糟糕的是,最终当当不仅损失了公司业绩,还未能在其曾属意新领域积累起足够的消费者基础,可谓损失惨重。


此后,伴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电商领域的竞争格局也产生剧变,麦考林、唯品会、兰亭集势、聚美优品、京东、阿里等各家电商平台相继崛起壮大,并从电器、美妆、服装等各个领域,将国内电商市场瓜分殆尽,而当当却面临被用户遗忘的命运。


最终,当当在2016年走上私有化道路之时,其市值已大幅缩水,仅为5.37亿美元;而2010年当当上市之时,市值曾高达23亿美元。


不烧钱的“夫妻店”


当当网从辉煌变得如此惨淡,或许早就埋下了种子。


一直以来,当当都秉持着“不烧钱”的原则,而这在电商中可谓少见。李国庆与俞渝通过避免亏损争取利润的方式,拒绝资本侵入当当,侵蚀其对公司的绝对控制权。


事实上,早年曾投资过当当的IDG、DCM、老虎基金等投资者便在其上市后,纷纷从当当退出,李国庆和俞渝将当当的决策权牢牢地把握在手中。而拒绝资本、避免丧失公司控制权的原则也让当当先后丧失了来自百度、腾讯的投资。


然而,不肯烧钱、节约成本、以盈利为第一准则的经营方式,固然让当当在京东大幅度亏损的时候能够有利润,但同时也让当当损失了多方位布局的机会。


此外,当当网采用的是对电商行业来说,颇为少用的“夫妻店”模式,李国庆担任CEO,俞渝任董事长,分管内部战略与对外事宜。


这样的模式或许在公司初创时期能够带来方便与信任,但后期则难免成为公司经营的障碍。李国庆曾表示,“管理上很难说服对方,造成决策和执行效率低,还会对生活造成损伤。”而俞渝也曾说“假如有选择,我绝不会和老公一起创业。”


而当当私有化之后,俞渝曾在公司内部信中表示,“当当目前的市值并不能体现当当的价值。”可是李国庆却曾经问高管:“我们回来干什么呢?”


据媒体报道,这次海航收购当当网的谈判已经进行了一年多,但由于李、俞二人意见相左而搁置,知情人士曾透露,因为李国庆想让当当独立上市,但俞渝想卖掉。由于俞渝掌管了财政大权,更有话语权,最终还是选择放弃当当。


不过完成交易后,李国庆、俞渝夫妇二人通常情况下不能立刻离场,而需要在当当继续任职一段时间,以保证公司的稳定经营。只是,当二人走在曾经奋斗多年的办公楼中时,是否会想起曾经说过的那句“要做先驱,不做先烈”。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