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平安私有化之后的上海家化,终于有起色了!

环球老虎财经 韩理2355803/28 09:33

近期上海家化公布了2017年年报,这份年报的成绩可谓是相当亮眼。同比上涨90%的净利润,一扫过去两年的业绩阴霾。自从2016年年底,新任董事长上台以后,上海家化此前严重的内斗似乎逐渐平息,而在平安对上海家化要约收购成功之后,对上海家化总持股数已经超过半数的平安系,终于整肃了公司的机制,上海家化的业绩也得以逐渐释放。

标签: 上海家化 中国平安 私有化

3月20日,上海家化披露了2017年年报,其显示公司全年营收为64.9亿元,调整后的收入同比上升8.8%,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为3.9亿,调整后同比上升93.9%。2017年第四季度,上海家化就实现了15.4亿元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8.9%。


此年报公布以后,上海家化股价涨势如虹,3月21日, 一度冲击涨停板,最终单天涨幅为6.6%。随后即便在“中美贸易战”的高压下,仅在周五下跌了3%,今天又上涨了3.72%,足以说明该股的“强势”。


2013年至2016年期间,由于公司内部的动荡,上海家化一度业绩下滑严重。而自从平安系对上海家化进行私有化改造之后,家化似乎已经逐渐寻找到自己的方向,一切都回归正轨。


股权激励和高管“大换血”


在发布年报的同时,上海家化的股权激励政策引起了小编的注意。上海家化计划以35.75元/股拟向激励对象授予股权期票425万分,约占总股本的0.6%,其中首次授予激励对象包括CEO张东方,CFO兼董秘韩敏、两位副总经理叶伟敏和黄健在内的10名核心人员。行权的条件是,2018-2020年度营业收入复合增速不低于24.3%,行权30%;2018-2020年净利润复合增速不低于36.8%,行权70%。



从这份股权激励计划中,可以看出,上海家化的管理层经过这两年的内部调整之后,已经彻底“换血”。韩敏和黄健在葛文耀出走后才平步青云,张东方则是在谢文坚离开之后“临危受命”的新任CEO;而叶伟敏则是平安进入上海家化以来,首先站在大股东这边的第一批家化老人。


在上海家化年报中披露的最新董事会成员6人,剔除张东方之外,董事宋成立、刘东和邓明辉均系出平安。其中董事宋成立曾任平安财险副总经理以及上海区副总经理,现任平安信托副董事长;董事刘东现任平安信托副总经理及私募股权投资总经理,现任平安信托副董事,;董事邓明辉则曾任平安集团计财部经理、平安集团总公司企划部副总经理、平安人寿副总经理、平安集团总公司财务总监,现任平安人寿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


除此之外,监事会主席李昕晖为平安信托 PE 条线投资管理部总经理;监事郑丽任则为平安信托投资管理执行总经理。



(平安系在家化管理层任职情况)


有意思的是,2015年和2016年由于上海家化的净利润连续大幅下滑,导致公司的股权激励考核没有完成,因此这两年并没有股权激励。但是,在2015年,为了弥补股权激励的无法实施,公司包括董事长在内的董监高在2015年的薪酬被生生的提高了一大截,相比2014年,公司2015年在董监高薪酬支付上的增幅近70%,而此时的董监高基本已经被“大换血”了。


五年换了三批管理层


事情要从2011年说起,为了践行2008年上海出台的“国资将在一般竞争性领域退出”的意见,2011年平安信托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上海平浦投资有限公司以51.09亿元竞购了上海家化集团100%股权,并间接成为上市公司单一大股东。而当年上海家化能与平安系成功联姻,主要在于平安在竞标书中的“把上海家化打造成高端时尚品牌”和“不介入公司管理的日常经营”两点深得当时上海家化董事长葛文耀的心。


不过,在后来的经营管理过程中,平安系并没有放弃参与管理,而资本和企业家的理念一再冲突,最终在2013年以平安系反对收购葛文耀一心想纳入麾下的“海鸥手表”一事,双方撕开了一直苦苦维持的和睦表象。2013年11月,葛文耀在半逼迫半自愿的情况下,离开了自己坚守了多年的上海家化。


葛文耀独自的离开并没有让平安系与原来的管理层的矛盾彻底解决。葛老多年的心血除了打造了上海家化这个品牌以外,还培养了一手带起来的管理层班底。在葛文耀离开之后,2014年2月至5月,上海家化原总经理王茁、财务总监丁逸菁、独立董事周勤业等先后离职。


这批高管是上海家化自2001年上市后主导业务调整以及实现业绩爆发的骨干。2005年,上海家化经过初期上市的调整之后,营收和净利开始快速增长。2005年公司营业收入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9.49亿元和2991万元,至2013年底分别为30.94亿元和7.8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5.9%和50.37%。


葛文耀离开之后,平安系聘用了职业经理人谢文坚,黄健、叶伟敏等老员工被委以重任;2015年,韩敏和黄健通过董事会入选进公司的管理层,从而组成了新的管理层。这三年,是上海家化内部动荡最为严重的三年。内斗风波不仅直接反映在了股价上,也反映在了上海家化的业绩上。据wind资讯数据显示,自葛文耀离职之后,上海家化在牛市的背景下,股价不仅没有达到之前52.42元,反而是在震荡中下行,到了2016年年底,上海家化的收盘价仅为27.11元。


而这三年中,上海家化业绩也呈现波动下滑的状态。历年财报显示,公司2015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8.18亿元,是11年来出现的首次下滑。2016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仅为2.05亿元。2013年至2016年,上海家化营业收入年复合增长率仅为6%。



三年时间,谢文坚不仅没能推动上海家化的业绩增长,其主导的转型也没有达到预期。曾有机构人士表示,谢文坚作为职业经理人,攻坚两年成效仍难服众,面临被替换的危险。2016年11月,任职三年的谢文坚离开上海家化。


接任者就是如今的董事长张东方,从谢文坚离职到张东方接任至今,上海家化另有几人离职或调岗,其中1994年加入公司的副总经理兼佰草集事业部总经理黄震于今年9月4日离职。


金主平安


外界一直质疑的是,平安入主之后,在平安对上海家化的管理架构中,除了派驻更多的董事之外,还会派驻人员专门督导公司运作,该人员有权查看家化月度报表,并且直接对平安派驻家化的董事汇报,而董事则直接向马明哲汇报。


似乎如此看来,正是由此原因才导致了上海家化后来的众多纷争。“如果一切按照公告里规划的内容,情况不会变成这样,但平安或许太重视这笔投资了,在追求回报的本性和控制权上的野心,注定了这场风波。”一位接近上海家化的人士表示。


所谓的追求回报是外界传得沸沸扬扬的平安信托投资家化的资金来源之谜。在收购初期,平安信托董事长童恺在多次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表示,收购家化集团所用的资金“是自有资金”。但事后却有多家媒体报道称,在51亿收购金里面,20亿来自平安信托旗下流动性要求非常强的短期理财产品剩下31亿,是PE相关的信托计划产品,包括盛景、鲲鹏等,很多PE信托计划产品是2009年左右发行的,2015年就要到期。


似乎是不想再次出现严重内斗的情况,2015年11月,家化集团的关联方太富祥尔发起过一次要约收购,拟收购上海家化31%的股权,不过最终仅收购了1.52%的股权。


两年之后,2017年11月,上海家化再次发布了要约收购的公告,这一次,预受股份份数占上海家化总股本的38.8%,远远超过家化集团20%的预期。此后,上海家化将被牢牢打上平安的标记。


平安会如何将自身影响力传导至上海家化呢?有媒体采访家化内部人士,得到的回复是:“平安有很强大的销售团队,这一点可以帮助上海家化”。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