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被独角兽们“祭旗”的白马股

白马股狂欢的本质,是市场参与者的集体焦虑演变而成的自由选择;而一旦这种焦虑被新经济与独角兽所带来的亢奋所取代,白马股变冷也就变得理所当然。

标签: 贵州茅台 中国平安 白马股

近日,贵州茅台、中国平安两大白马股放榜,一个净利润增了61.9%,一个增了42.8%;这一利润增幅即使是对创业板的新晋企业来说已算尚佳,但却赢取不了市场的回眸一笑。


3月21日放榜之后,中国平安连续6个交易日下跌,累计最大跌幅达到14%;而3月27日放榜之后,3月28日收盘,贵州茅台股价大跌4.57%。


有意思的是,3月28日,价值投资拥护者但斌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其被爆因贸易战清空美国股票,被莫须有地推上了“价值毁灭”的路子上,白马股明星人物也随着他的持仓一起陨落。


A股的大起大落,与市场参与者看长做短的习惯有着紧密的联系。


白马暴涨背后的游资的集体焦虑


白马不涨的背后是什么?买家少于卖家。这个逻辑看起来如同废话,却很能说明问题。


“如果你看到一只股票出了好消息却不涨,说明操盘方没有配合好或者资金实力不够强。”一位年轻的私募基金经理曾这么和我说。“操盘方”这个颇有点灰色的词儿,在他的口中,如呼吸一般自然。


自此之后,我对“涨幅是买起来的”这句话,有了新的理解。


“白马行情的本质是一个焦虑感淤积酝酿而成的产物,2017年很多私募都不干正经事。有的做代减持,有的帮上市公司利好配合抬轿,这些老套路在震荡市里是游资们派遣无聊的玩法。”这位年轻的私募基金经理曾分享道。


而今年下半年开始,各大游资都玩不转了。一位逃离游资的操手曾经分享道,当时的游资大佬们无不战战兢兢,幸运的游资交易所直接拦截你的单子就完事儿了,不幸的就冻结你的账户,最惨的就上了证监会的公函。


2017年3月10日,知名游资“唐加班”唐汉博等因操纵股价被罚12亿;


2017年4月12日,牛散王耀沃操纵市场被罚没逾3747万;


2017年4月26日,号称温州帮马甲的李健因操纵市北高新,被罚没近3751万;


2017年5月2日,凯恩股份的前董事长,如今下海专心玩票的朱康军被罚了5个亿;


2017年6月9日,2016年名噪一时的游资收割机“温州帮”代表人物马永威、曹勇因操纵福达股份股价,被罚没9153万;


2017年6月30日,“荣超一哥”徐留胜操纵37只股票被证监会罚没逾1.11亿


也就是在2017年年底的时候,许多二级从业者在唠嗑的时候都会扯到一个话题——最近公司来了很多面试的,简历上写着他们以前工作的单位都是十亿级别的投资公司,工作经历上动辄都是操盘上千万资金,开口却只要三四千的糊口工资。


“我不干他们那种事,今年业绩好也有运气的成分。”那位年轻的私募基金老板一直自称是价值投资者。


以温州帮,徐留胜陨落为起点,上证50在2017年5月末6月初开启了主升浪。在一些机构投资者的观点来看,这个行情的起因很简单,胆子大的游资不干了,进去的进去,遣散的遣散;余下来的不敢大动干戈,只能对着白马发泄怨气,心里想着,我给万亿市值的贵州茅台、中国平安抬轿,你总不能说我操纵股价吧!


一个有意思事实是,贵州茅台与中国平安一个自从2013年、一个自从2014年开始便再也没有出现在龙虎榜之上了——这两家公司的万亿体量,成为了游资在焦虑时期的隐蔽战壕。


而当贵州茅台董事长开始关注茅台估值之后,白马股封顶。按照游资们的逻辑,也许这个带着游资焦虑与市场亢奋共同构建的白马顶,可能会是未来几年都无法逾越的高点。


白马股放榜,利好兑现自然应验,这件事在情理之外,却在意料之中。


大时代,大切换


游资若是一个具象,那独角兽回A股就是白马熄火的群像。


在独家兽股欢腾之余,有人曾经算计过。自从A股开埠以来,史上共有三次A股发行潮。


2007年,中字头上市与股权分置改革流通股上市。这是A股至今为止最大规模的上市潮。期间上市的公司包括中国石化,中信银行、中国海洋等巨无霸的IPO。事后,这次IPO大潮被证明产生了大量的虹吸效应,A股的6148绝顶,也在连番的流通股上市中被摧残殆尽。


2007年上市潮的背景是,中央对相关中字头企业的政策性补贴开始退坡。


据了解,整个2007年政府补贴净亏空大约在3400亿左右。而在此之后,中央鼓励现金流捉襟见肘的央企和大型国企进行市场化改革,中字头大量上市募资,A股大量国有股转流通股,其背后都是问市场要钱——这就是在退补大潮之下衍生出来的过渡政策。


这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A股短暂告别了开埠以后的庄股时代,进入了以中字头为主的政策市的时代。


第二次IPO大潮是在2010年,也就是创业板开埠之时。


2010年是IPO史上最疯狂的一年。创业板在无市盈率指导价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规模的融资。有统计显示,2010年的创业板IPO平均市盈率在46倍左右,而几乎在创业板开始运转的同时,由2009年开启的小牛市终于戛然而止。


有统计显示,上两轮IPO大潮中,企业均向市场伸手要了4800亿左右。而如果开辟CDR允许独角兽公司在内地上市,其产生的虹吸金额大概也在4000亿左右。


然而事情真的有那么简单么?考虑到奇虎360在开板之后,几乎仅仅凭借一己之力,成就了独角兽盛景的假象,我们不难想象在不久的未来,市场会出现多大程度的风格切换。


以创业板为例,根据广发证券的统计,2009 年10月30日创业板28家企业正式开市,中小板指在当月和下个月涨幅分别为8.03% 和12.84%,相对上证综指取得了0.24%和6.18%的超额收益。很显然的是,新战场的开辟,对风格切换将起到作用。


而这次的CDR上线,其实是延续着2014年开始的新经济与经济结构转型的驱使,所体现出来的一个缩影。


况且,对于社会安定来说,新经济上市并非没有意义。比如蚂蚁金服的股东,包括的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人保资本,建银建信,人寿等一系列央企资本的参与。


2014年时,我们的经济预示着,已经老化的传统行业需要被新经济取代。注册制改革第一次应运而生。这是为迎接独角兽,所做的第一轮尝试。但事实证明,在财务审计,财务透明,司法公正等多个领域,目前的硬件无法满足注册制的配置要求。


转念一想,如果我能直接利用别的东西带来公司的上市,我何必再需要注册制来搞个出师有名呢?CDR便应运而生了。IPO的队伍也减了,注册制变成了邀请制,大家都在为新经济摇旗呐喊。


于是,白马股就被祭旗了。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