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潘刚现身博鳌名单回击传言,伊利总裁点破幕后操盘手

富凯财经1333704/09 17:05

董事长身陷被抓传言,造成股价大跌,伊利股份总裁回应能否挽回投资者信心。

标签: 伊利股份 A股 金融监管

来源:富凯财经(ID:fukaicaijing )


4月5日,财联社发布消息称,博鳌亚洲论坛发布确认嘉宾名单,伊利集团董事长潘刚在出席名单中,并将在4月10日(星期二)13:30 - 14:45举行的题为《改革开放40年:中国与世界》的电视辩论中,作为讨论嘉宾发表观点。


而富凯财经翻阅博鳌亚洲论坛官网也发现,潘刚的确在确认嘉宾名单中。这也打破了其“被有关部门带走并被要求协助调查”的传闻。



事实上,最近几天,伊利集团官方一直在通过各种途径辟谣。


4月4日深夜,伊利官方微信推送消息称,当日伊利集团召开了一场关于“可持续”的重要讨论,伊利集团董事长潘刚与集团的中高层领导,共同审议通过了2017年的可持续发展工作报告,并对2018年的重点工作进行了全面规划。



而伊利集团还特意把这一文章的标题设置为《潘刚:可持续的能力,代表了企业的未来领导力》。


不仅如此,伊利还表示“已经报案,将对谣言进行处理”。之后,呼和浩特新闻网在其官方微博相继发文称,该事件造谣者邹某某、刘某某等被抓获,并在其家中发现大量作案证据。伊利集团也称警方已“控制”策划传播谣言的6人。


 


伊利股价上演过山车总裁出现揭露幕后黑手


 


那么这些人为何集体发布上述谣言,“幕后黑手”又到底是谁呢?


富凯财经整理发现,3月26日,邹某某在“光祥财经”发布文章称,伊利董事长潘刚在美国治病半年,“已于近期回国,但很快被有关部门带走并被要求协助调查”。


几乎同时,刘某某在“天禄财经”发布“虚构小说”《出乌兰记:盘先生在美利坚》称,乌兰国匈奴股份董事长盘先生曾经将前任董事长关耳先生送进监狱,近日回国后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协助调查。


而这两篇文章一经发布并被转发后,引起市场关注,也导致伊利股份股价由大涨4%直线下跌,振幅超过8个点,众多投资者损失惨重。虽然当日午间,伊利股份发布公告称市场传言皆为谣言,但恐慌的股民还是纷纷出走。



随着市场传言越来越广,“一直忍辱负重”的伊利股份被推到了风口浪尖。4月5日,伊利集团执行总裁张剑秋直面媒体,并爆出惊天内幕,直指伊利前董事长郑俊怀是“幕后黑手”。


张剑秋透露,“这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有策划、分工明确的网络谣言案”,有一只幕后黑手花钱雇佣一批网络写手,以网络文章小说故事等形式对伊利进行造谣诽谤。


张剑秋还表示,这一系列谣言与伊利集团一位前高管“脱不了干系”,称将依法维权,呼吁司法部门对此前与该高管有关的一件挪用2.4亿巨额公款案进行公诉。而这个幕后人物就是郑俊怀。


 


那么这个郑俊怀到底是谁?


 


“功勋元老”郑俊怀的伊利故事


据富凯财经了解,1974年,内蒙古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的郑俊怀被分配到呼和浩特市农林局,当了一名政工科科员。这一年他24岁。


 


1982年前后,郑俊怀调到呼和浩特回民奶食品厂——伊利的前身,一度称为红旗牛奶厂任副厂长,从这时起,郑俊怀开始了在乳品行业的“光辉生涯”。


而据媒体报道,“当时回民奶食品厂是呼市远近闻名的烂厂,两个破车间、一个门市、几十个人。”不过,股改推动伊利飞速发展,1996年3月伊利股份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募集资金1亿元,当年主营业务收入3.55亿元。这是中国第一个上市的乳品企业。


然而,伊利上市时分散的股权结构埋下了后来一系列问题的祸根。2004年6月,独董俞伯伟和王瑾要对公司专项审计,但被郑俊怀马上罢免,风波骤起。


2004年下半年,中国证监会调查伊利。2004年12月,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正式批捕郑俊怀和其他4名伊利股份高管。2005年1月5日,郑俊怀被正式逮捕。


后来的起诉书称,郑俊怀等五人涉嫌挪用公款罪,主要犯罪事实为挪用伊利股份托管企业的1500万元贷款以及150万元借款,为华世商贸购买伊利股份法人股。


而此前广为流传的郑俊怀等挪用国债投资款项,假借金信信托进行曲线MBO的问题,则并未出现在起诉书中。


郑俊怀2005年末被判刑6年之后,已于2008年8月前后提前出狱。2011年后郑俊怀加入黑龙江红星集团,目前其担任红星乳业董事长。


 


为近600万“合法薪酬” 郑俊怀屡次上诉


 


郑俊怀既然已经受到法律的惩罚,为何在出狱之后还“盯着伊利不放”呢?


张剑秋在此前的采访中表示,其主要目的是为了要钱,希望他通过非法手段获得的股票和资产落实到他的名下。


不过,此次“忍了十几年的伊利不能再忍了”,接下来伊利准备依法维权,呼吁对郑俊怀方面的案件公开,并对其他案件公诉。


实际上,富凯财经也发现,郑俊怀的确对伊利股份有金钱诉求,其中就包括约600万薪酬与津贴,为此还不止一次到法院起诉。



上述判决书显示,2015年8月24日,郑俊怀向呼和浩特市回民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其诉请为:伊利公司给付郑俊怀2003年年薪工资税后307.703万元,2004年年薪工资税后276.75万元,合计584.45万元;伊利公司给付郑俊怀2004年度董事津贴6万元;伊利公司协助其按国家规定补缴2016年1月1日至2010年9月16日前的养老参保缴费,并协助其办理退休手续。


当时,呼和浩特市回民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20日作出(2015)回民立初第0000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郑俊怀起诉。


而郑俊怀不服上述裁定又提起上诉,法院维持了原裁定。之后,锲而不舍的郑俊怀于2017年7月4日向呼和浩特市回民区人民法院重新起诉,其诉请为:伊利公司给付拖欠郑俊怀2003年薪酬(税后)307.72万元、2004年薪酬(税后)276.75万元,2004年半年董事津贴3万元。该院于2016年12月2日作出(2016)内0103民初1645号民事裁定。郑俊怀不服该裁定,向法院提起上诉。法院又再次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法院判决书显示,从1993年6月伊利公司改组成立,至2003年3月呼市财政局将国家股有偿转让给金信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十年中,伊利公司的企业性质经历了由国有股份制企业、国有绝对控股企业到国有相对控股企业三个阶段,董事会换届历经四次,在此期间郑俊怀一直是伊利公司的董事长。


不过,法院表示,伊利公司始终属于呼市市委、市政府管理的企业,郑俊怀也始终属于呼市市委管理的企业领导人员,并作为市政府在伊利公司国有股权的代表之一从事着对伊利公司的组织、领导、监督、管理等公务性职责。郑俊怀的身份属于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的委派,代表国家机关、国有公司在国有控股或者国有参股的股份有限公司从事组织、领导、监督、管理等工作的人员,是国家机关委派到伊利公司从事公务的人员。因此郑俊怀作为受国家机关委派到被告伊利公司履行职责的工作人员,其与伊利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郑俊怀追偿劳动报酬的诉讼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


郑俊怀曾说过,错把伊利集团当儿子,并表示“我并不想做亿万富翁,但我像抚养孩子一样陪伴企业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当我不在这个职位上的时候,我只想和我的孩子保持一丝血脉联系,仅此而已。”


而显然,这一丝血脉中间夹杂着太多的东西,如今的伊利也并不想与他有更多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