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信用收缩已成趋势

谁拿了银行的贷款?

标签: 信用 IPO 债券

来源:联讯研究(ID:lx-yanjiu )


从3月金融数据看,信用收缩已成趋势。


表1是数据的具体分项,我们能得到三个很直观的感受:1、社融偏弱,且和贷款规模很接近;2、贷款偏强;3、M2偏低。


第一点感受,很多人能想清楚,主要是非标的问题。


按类分,社融可以分为贷款、非标(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股票融资、债券融资四项。


股票IPO被卡的很严,常年在千亿以内徘徊,这次404亿只能说中规中矩。


非标去年年底开始被银监会、中基协等监管部门施加了很多新的约束,金融机构业务开展难度加大,负增长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随着监管措施的进一步推进,这一点应该很难发生改变,对社融还是负贡献。


要补这一点,只有靠债券融资和贷款。贷款不用说,一直都是社融的中流砥柱。但能承接多少非标背后承受的融资需求?银行又是否愿意去接受非标回表?都有很大的疑问。


债券这次贡献了3440亿,创下了15个月以来的新高,是此次弥补非标缺口的主力。但这次高融资量的背后是流动性与债券市场形势的整体改善。下次呢?如果市场再调整,流动性再收紧,债券市能不能接住非标背后的融资需求就不好说了。


从政策角度来说,现在“高债券融资+高贷款+低非标+稳股票融资”的组合对未来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是最为有利的。


低非标打压了地方融资平台和地产;“改革资管行业+债牛”能让市场流动性向高等级信用债倾斜,支持好企业,倒逼经营不善的企业转型,要么涅槃,要么消亡。表内各种放款通道被管住,银行缩表,配合着支持小微企业、高科技企业的引导政策,高贷款将更加直接有效。


第二点感受,很多人只是认为非标管控后,融资需求回表带动的,这不能说不对,但更需要关注和理解的是,现在贷款内部结构正在改变。


这种改变在于:


1、消费是确切起来了,居民短期贷款的高增长可能是一个常态。


2、银行还在依赖地产和基建,没有新周期和朱格拉周期。


表2是已经披露年报的四家国有大行加上六家股份制银行的数据,2017年它们的个人贷款新增额加总是4.2万亿,占2017年金融机构新增居民户贷款总额的59%,是具有较好的代表性。


这些银行个人贷款项目分类披露数据不一,有个人消费贷款、经营贷款、住房抵押贷款、信用卡贷款等,我们简单归结成三类:个人住房抵押贷款、信用卡贷款和其他项。


在表里,可以很明显看到长期的住房抵押贷款一枝独秀,与居民中长期贷款居高不下相互印证。而短期贷款里,除B银行外,其他9家银行的信用卡贷款都要显著高于其他贷款(消费贷等)。总量上,信用卡贷款9100亿也远胜其他项的4600亿。


可见,2017年居民短期贷款的高增可能不是简单的个人消费贷款增长,背后有具有稳定性的卡贷支撑。


银监要查银行个人消费贷款进入房地产市场,此前还存在担忧,认为会影响银行短期贷款规模。但从卡贷为最大支撑项来看,影响可能会有,但没有想的那么大。


居民短期贷款持续的高增可能是如今居民消费意愿与意识提升的确切体现。


同样十家银行,它们在2017年新增企业贷款数据总额是3.1万亿,占金融机构对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新增贷款总额的比例是46%,虽不及个人贷款来的强,但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表3是这些银行在2017年发放给制造业、基建与地产三大行业的中长期贷款数据,可以看到一个很明显的情况是,除H和J银行外,其他八家银行基本都将贷款集中在了基建与地产方向,制造业贷款寥寥无几,其总量甚至为负-89。


所以,谁是去年融资需求的支撑?


还是房地产和基建,不存在设备更新带来的朱格拉周期和新周期,银行在企业部门最主要的客户还是基建和地产。


今年,监管的工作重心转向了机构的资产端,领导层要求结构性去杠杆,地产受到的限制可能会更多。基建需要政府扶持,需要财政的支持。但如今不仅PPP在查,项目退库,而且还在落实减税,在财政赤字低于往年的情况下,政府对基建的支持力度可能会比往年弱,政府信用可能会收紧,融资需求会弱下来。


未来银行的贷款结构可能是居民短贷强+居民长贷与企业长贷走弱。


第三点感受,过低的M2。与2017年各项存款数据相比,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居民存款和企业存款两者少了3000多亿,财政存款也少减了快3000亿的规模,这两个是主要的拖累项目。


财政存款减少,可能是财政支出的季末较往年弱了,企业存款和居民存款弱了,背后原因可能是因为银行表内存款利率与资管理财产品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企业与居民的财富被分流,银行表内留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