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毛利率远超同行,总工跳槽,先行IPO的龙磁科技会否顺利?

金色光1615804/26 16:16

曾经同样排队IPO的同行业兄弟公司安徽大地熊主动放弃,而“毛利率高于同行一倍,总工程师跳槽”同样问题多多的兄长企业龙磁科技却不肯退却,要先行一步冲击IPO,那能否顺利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标签: IPO 毛利率 股权转让

来源:金色光(ID:jsguang2016 )


安徽龙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磁科技)是一家主要从事永磁铁氧体新型功能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拟上市公司,主要产品是高性能湿压磁瓦。公司在2016年3月25日向证监会报送IPO申请资料,于2017年12月27日更新预披露。公司计划发行不超过1,767万股股份,募集资金22,945.60万元,用于“年产8,000吨高性能永磁铁氧体湿压磁瓦项目”和“补充营运资金”。


我们通入对企业招股说明书的深入研读,发现公司或存在 “毛利率异常”、“产品成本占比与原材料采购不匹配”、 “大量三类股东”等诸多需要解释的问题。


比较有意思的是,曾经同样排队IPO的同行业兄弟公司安徽大地熊主动放弃了,撤回了申请,但是先行一步的龙磁科技能否成功过会呢?只能拭目以待。


 


毛利率远超同行上市公司一倍以上,且增速异常


 


根据招股说明书,我们可以很容易发现,龙磁科技的毛利率增速很快,且远高于同行业龙头企业,或存在异常。


龙磁科技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8.63%、33.24%、37.16%、40.64%,呈现持续增长。其中占主营业务收入80%以上的湿压磁瓦(一种瓦状永磁铁氧体)的毛利率分别为31.02%、35.15%、39.01%、43.47%,从2014年至2017年年中增长了12.45%,增速较快。


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了同行业中的两个可比公司:横店集团东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横店东磁)和广东江粉磁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粉磁材)。横店东磁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分别为35.85%、33.82%、33.85%、36.92%,可以看出,横店东磁除了2014年毛利率高于龙磁科技外,其余年份都低于龙磁科技,而且差距在逐年拉大,至2017年龙磁科技比横店东磁要高出6.82%,令人惊奇!但这还不是最惊奇的,另一家企业江粉磁材相同报告期内分别为18.36%、18.40%、16.65%、18.42%,毛利率平均在18%左右波动,最高年份2017年才只有18.42%,更是远低于龙磁科技,甚至2017年的毛利率还不到龙磁科技的一半。


这种现象应该是不合理的。根据招股说明书介绍,横店东磁和江粉磁材都为行业内代表性企业,横店东磁2016年度永磁铁氧体产量96,078.87吨,其永磁铁氧体业务收入为13.41亿元;江粉磁材2016年度永磁铁氧体产量34,597.24吨,其永磁铁氧体业务收入为6.41亿元。


而龙磁科技2016年度永磁铁氧体产量仅18,038.65吨,业务收入3.66亿元,其体量和市场占有率都不及以上两家上市龙头企业。特别是公司与横店东磁的永磁铁氧体产品主要面向汽车、变频家电等主流市场和客户,两者存在共同的市场,但龙磁科技作为市场占有率相对较低的企业,毛利率理应低于上市龙头企业才合理。而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毛利率却反而高出同行如此之多,甚至有的年份都高出了一倍多,这恐怕是不太合理的。


 


主材采购单价直线下降,材料占生产成本比例竟然上涨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公司生产的主要原材料为铁红和铜材,其中铁红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采购单价分别为970.39元每吨、882.64元每吨、447.64元每吨、562.20元每吨,变动幅度分别为-18.52%、-9.04%、-49.28%、25.59%;另一种主要原材料铜材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采购单价分别为4.77万元每吨、4.17万元每吨、3.71万元每吨、4.24万元每吨,变动幅度分别为-7.95%、-12.69%、-11.03%、14.29%。


由上发现,报告期内公司产品原材料的采购单价幅度变化很大,尤其是在2016年,铁红和铜材的采购单价都出现了大幅下滑,其中铁红采购单价相比上一年下跌了近一半,铜材采购单价也下降了11.03%,降幅惊人。按照常理,原材料价格下降,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原材料占产品生产成本的比例应该也是下降的,然而奇怪的是,在2016年主要原材料单价全线下降,其他成本(直接人工、燃烧动力、制造费用、包装材料)基本保持稳定的情况下,公司主要产品湿压磁瓦成本的具体构成中直接材料的占比竟然出现了上涨。据披露,公司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湿压磁瓦产品成本中直接材料费用分别为5,168.10万元、5,818.65万元、7,490.10万元、4,042.37万元,分别占产品成本总构成的26.09%、28.66%、33.56%、34.91%。也就是说,2016年湿压磁瓦产品成本中直接材料费用占比竟然比2015年还高出4.9%。招股说明书并未显示公司报告期内生产工艺及流程有所变化,单位产品生产所需的原材料数量也基本保持一致,直接人工、燃料等产成品构成也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而直接材料费用占比竟然在原材料单价大幅下滑时出现了上涨,令人匪夷所思,公司恐有解释之必要。


 


公司的偿债和营运指标均不理想,显著低于同行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公司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底的总资产分别为5.00亿元、4.84亿元、5.39亿元、5.76亿元,总负债分别为2.93亿元、2.52亿元、2.67亿元、2.73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0.62%、43.79%、42.19%、45.04%。而同为永磁铁氧体制造商的横店东磁相同报告期内资产负债率30.40%、30.41%、31.20%、22.57%,江粉磁材相同报告期内资产负债率37.68%、21.18%、20.31%、23.29%,同时报告期内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为39.57%、31.79%、31.23%、30.30%。无论对比同行业企业,还是与行业平均作对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都显得有些过高。


我们继续研读相关财务指标发现,公司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的速动比率分别为0.54、0.54、0.69、0.68,远低于同行业企业平均的1.32、1.41、1.12、1.25,相比同行业企业横店东磁相同报告期内2.49、2.76、1.71 、2.13的速动比率更是相差甚远。可见,无论代表中长期偿债能力的资产负债率,还是表示短期偿债能力的速动比率,公司都不理想,一但资金链出现问题恐面临较为严重的偿债风险。


此外,公司的营运能力也不理想。公司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2.39、2.27、2.37、1.24,总体呈下降趋势。报告期内行业平均存货周转率分别为4.27、5.53、6.41、3.27,可比同行业企业中横店东磁存货周转率分别为5.57、6.15、7.47、4.30,江粉磁材存货周转率分别为4.86、7.99、9.40、4.28,都远优于公司水平。公司或存在销售不畅、库存积压的情况,持续营运能力存在风险。


 


总工程师火速跳槽竞争对手


 


根据披露,公司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员工人数分别为1,661人、1,637人、1,483人、1,609人,整体呈下降趋势,特别是2016年存在大量人员流失的情况。而我们同时发现报告期内应缴未缴员工“五险一金”金额分别为365.37万元、486.71万元、476.06万元、137.39万元,公司是否有意欠缴员工社保不能推断,但从公司员工人数流失情况来看,公司或许存一定的经营隐患。


事实上,人员流失的不仅仅为普通员工,高管也存在纷纷离职跳槽的情况。2014年12月公司总工程师翁革平因个人原因辞任,2015年6月公司身兼董事、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众多要职的武宝兵也因个人原因辞职,可见公司在人才的竞争力上也表现欠佳。


特别是身为总工程师翁革平仅仅辞任两个月后,2015年1月便在马鞍山市鑫洋永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鑫洋永磁)担任总工程师。在鑫洋永磁官网上可看到,该公司“以生产磁瓦、锶、钡永磁铁氧体预烧料为主要产品”,也是一家以生产磁性材料为主的企业,因此我们或许可以认为该公司与龙磁科技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龙磁科技总工程师跳槽竞争对手,将加剧两家公司的竞争,有可能造成龙磁科技自身竞争能力下降,波及公司的竞争力。


 


股权转让定价差异大,存在大量三类股东


 


公司在股权转让定价上存在不合理之处。比如2013年9月和11月熊永宏分别以4.8元每股的价格买入了陈恭旺、陈先萍持有1,000,000股,2元每股的价格买入了方龙持有的40,000股;2014年5月9日熊咏鸽以1元每股的价格买入了姚荣奎持有的405,000股,并且在同一天以2元每股的价格买入了其它8位自然人股东持有的合计320,000股。


在熊永宏买入的股权中,最便宜的每股价格仅为2元每股,最贵的达到了4.8元每股,而这两次转让时间却相隔不到两个月,令人费解,且在2014年5月熊咏鸽收购大量自然人股权的时候竟然出现了同股不同价的情况。然而招股说明书对于整个股权转让过程中的定价合理性含糊其辞,是否存在股份支付也只字未提,让我们怀疑这其中定价是否有失公允,或存在相关利益输送的情形。


另外,公司还存在三类股东问题。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除了自然人持股之外,还存在大量的类似于广发证券资管-工商银行-广发资管新三板全面成长3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浙江科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科发一号新三板投资基金这类的三类股东。


据统计,公司中存在的三类股东多达九个,穿透至自然人后股东人数达千人,对于这样一个庞大的不太稳定的股东群体,其中是否存在与公司存在利益关联关系的自然人招股说明书中并没有详细说明,未来会否频繁出现实际股东的变更也不太好说。尽管已经出现带着三类股东过会的新三板公司,但是毕竟还是少数,发审委估计也要仔细掂量才行。


 


与自家兄弟或存同业竞争,大地熊主动终止IPO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安徽大地熊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大地熊”)为公司的关联企业,法人代表熊永飞为公司股东熊永宏、熊咏鸽之弟,同时熊咏鸽也是安徽大地熊的创始人,因此安徽大地熊可以算得上公司的自家兄弟企业。巧的是,在龙磁科技申请IPO的时候,恰好安徽大地熊也在IPO的排队队伍之中。


龙磁科技的主要产品为永磁铁氧体。而根据披露,安徽大地熊主要从事烧结钕铁硼业务,即主要产品为烧结钕铁硼,与永磁铁氧体同属于磁性材料。招股说明书认为该两种磁性材料化学成分、技术原理、原材料、生产工艺及商业应用不同,以此想来证明两家企业不存在同业竞争,然而我们通过查阅多方资料发现,这两种磁性材料在某些领域完全存在可替代性,比如扬声器、音箱、玩具等。


但就在今年3月2日,安徽大地熊主动放弃了IPO审查,两兄弟同场竞争的局面不复存在了,现在是兄长为尊,请“龙磁”同志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