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大股东同时遭遇解禁+爆仓双杀!首航节能现金流压力重重前途未卜

种种迹象显示,信用市场的高风险,已经开始借道高负债企业,在权益市场掀起风暴。而首航节能则是其中的“倒霉鬼”之一。

标签: 首航节能 股权质押 爆仓

5月28日,首航节能突然闪崩并短暂触及跌停,但随后得到巨量托底,最后收于5.81元,跌幅停留在7.78%。


首航节能董秘在当天交易阶段主动回应股价下跌,称公司没有出现问题,未来还会有一些利好将要释放。同时他又表示,不排除有个人大户投资者爆仓、倒仓的情况。在首航节能董秘回应之后,股价从跌停位置被打开。


早在今年2月初,首航节能便经历过一次大跌,但旋即在几个交易日后回到了“安全区”。这些在技术上被称为“金针探底”的走势,却被最后证明为是股价在濒临大股东爆仓点位的苟延残喘。


而这次,首航节能并未完成自救,一边是公司上市后的第一轮非公开发行股票解禁,一边是解禁股作为股权质押的贷款面临爆仓。不堪抛压之下,首航节能旋即申请了“停牌自救”。


 


前方有“利好”,解禁加爆仓


 


在当天收盘之后,首航节能旋即收到了来自深交所的问询函,表示对董秘的回复“高度关注”,并希望就上述“释放利好”,“不排除爆仓”等陈述进行自查与尽责披露。


而首航节能的小股东们并没有等来董秘所说的“利好”,而是来自公司大股东与实际控制人解禁与爆仓的信息。


根据5月29日公司公告,首航节能表示控股股东北京首航波纹管制造有限公司大股东黄文佳先生的说明函,上述股东持有的部分公司股票总计 16,643 万股触及平仓线,面临平仓风险,加权平均平仓价格为 6.03 元,相比5月28日公司收盘价则为5.81元。


公告称,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计质押的股份为783,454,844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 29.80%,占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总数的93.04%。目前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正在积极筹措资金防范平仓风险。


无独有偶,首航节能在当天晚上,同时发布了关于此前大股东参与定增限售股解禁的公告。


根据公告,北京首航波纹管制造有限公司,北京三才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公司,公司董事长及主要股东黄文佳、高管及主要股东黄卿乐、黄瑞兵、李文茂于2015年5月参与公司非公开发行获配63,298,106股。而由于首航节能公司于2015年年度分配中以10股配送17股的方式进行转赠资本公积,目前本轮限售股解禁数量为1.7亿股。


以前复权方式计算,上述非公开发行价格12.68元发行价约合目前股价4.69元。以该口径计算,上述非公开发行股本按照5月28日收盘价5.81元计算,依然有23%的浮盈。


一般来说,限售股质押,往往以现金、股权等方式补充抵押借此渡过平仓风险。通常来说由于不构成二级市场抛压,限售股的触及平仓线时,相比流通股触及平仓线,抛压更小。


 


首航节能的现金流生死线


 


上述非公开发行,源于2015年公司运营资金紧张,公司董事会决定补充流动资本所致。根据公司描述,公司初期核心业务空冷系统单个合同订单周期较长,回款压力较大,预付、投料、生产、交货、试运行分别回款10%到30%不等的比例分5到6个阶段回款。


首航应收账款则是其业务模式的集中体现,2012-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的各期末,首航节能的应收账款分别为6.95亿元、11.44亿元、12.47亿元、13.38亿元、10.79亿元和13.45亿元,一直居高不下。


事实上,作为类承包工程类企业,首航节能的现金流在2017年年报中出现了进一步恶化,全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2.54亿元,对比过去两年则为1.91亿和0.99亿元。


而首航节能的短期借款从2016年的0元,飙升至4.5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同样从2016年的0元,上升到1.18亿元,短期负债压力狂飙。


由于应收账款较多,首航节能还将部分应收账款以折让出售保理公司的方式兑现。而其2017年年报的部分收入还因折让比率合理性的问题,遭到交易所问询。


而从股权质押比例来看,首航节能的第一大股东北京首航波纹管制造有限公司目前质押了5.04亿股,第二大股东黄文佳质押了2.13亿股,第三大股东黄卿乐质押了1.08亿股,前三大股东累计质押了上市公司8.2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几乎达到三分之一,其约合股票市值47.93亿元,


为缓解公司现金流压力,首航节能曾多次展开资本运作。


除上文所述定增之外,2016年2月前后,上市公司连续发布了10股转增17股的豪爽分配预案,以及针对拓展光热发电业务的约45亿定增计划。但是,直到2017年9月,这笔45亿的定增才完成发行。


而事实上,依托拓展光热扩充战线,并未令公司获得质变。


此前首航节能公布的2017年全年业绩显示,公司虽营业收入同比大幅增长48.88%,但净利润同比下降39.44%,高毛利行业空冷设备制造持续为公司创造利润,占利润比例达到81%以上,而占收入34%的光热业务,占比利润不到20%。


事实上,近日以信用市场违约风险为主的现金流压力,开始逐步扩散并影响上市公司正常经营。包括上海华信、富贵鸟、凯迪生态、中安消、春和集团、亿阳集团,丹东港、中国城建、大连机床、四川煤炭数十家上市公司,均或多或少受到了信用市场风险扩散的影响。


 


“家族股”解禁引致暴跌?


 


2016年2月,首航节能在公司2015年年度净利润同比下降14.45%的背景下,进行了10送17的高送转。此举遭到了深交所的问询。而首航节能在发布该分配预案同时期,公司宣布拟进行非公开发行募集45亿投入光热发电的消息。


这不免令人引起遐想,该高送转被市场认为是“为掩护非公开发行造势”。


此后,证监会,交易所集中对无基本面支撑的高送转行为进行了合规监管,并对几起依托高送转进行内幕交易的案件进行公示,致使2017财年A股公司高送转数量显著减少。首航节能亦未在2017年进行利润分配。


事实上,首航节能大股东对股价的诉求似乎一直溢于言表。这从重要股东频频参与非公开发行,并大比例质押股票的线索中,似乎能寻觅到诉求动机。


在雄安新区为概念炒作的行情风起云涌之时,首航节能曾发布设立雄安子公司的相关公告,却被部分市场人士认为是“蹭热点”。


有媒体统计,黄氏家族多位成员均在首航节能及其控股股东、其他法人股东中进行控股或参股,同时担任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职务,经常一人身兼数职或在两个以上股东中担任要职,名符其实的“一姓独大,管控弊端与风险也不言而喻。”


控股股东为首航波纹管,系由黄文佳、黄文博、黄卿乐、黄文革、黄鹏杰、黄卿仕、黄卿河等七人出资设立。而第二大股东首航伟业(持有发行人股份12.60%)股东为黄文佳、黄文博、黄卿乐、黄文革。三才聚持有公司4.2%的股权,是发行人实施员工股权激励计划的持股主体,控制人为黄卿义,出资比例为49.70%。


其中,黄文革是黄文佳的五哥;黄卿河是黄文佳二哥黄玉资之子,黄卿仕是黄文佳三哥黄文哲之子,黄鹏杰是黄文佳四哥黄文艺之子。黄文佳、黄文博、黄文革与黄卿乐、黄卿义、黄卿雄、黄卿河、黄卿仕、黄鹏杰为叔侄关系。


公司实际控制人黄文佳、黄文博、黄卿乐合计持有公司股东首航波纹管56.52%和首航伟业79.99%的股权。作为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黄文佳、高峰、黄文博、黄卿乐、黄卿义、刘强、漆林、韩玉坡、白晓明分别通过首航波纹管、首航伟业、三才聚间接持有公司股份;同时,黄文佳、黄卿乐、吴景河直接持有公司股份。


另外,在首航节能现有自然人股东中,李文茂、吴家雷、孙平如、张列兵、宁昊均为董事长黄文佳的朋友,另外两位吴景河、黄瑞兵系黄文佳、黄文博的同乡。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