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中信信托资管子公司管理产品踩雷,竟靠给公司“改换门庭”逃责!

在中信信托相继踩雷“天房集团”和“北京黄金”后,其子公司旗下的一款资管产品更是被爆出延期兑付一年后,如今依旧无法进行正常的兑付,作为信托业“行业一哥”的中信信托,“暴雷”之旅何时了?

标签: 中信信托 资管 债权投资

近日,有媒体爆料称,中信信托旗下公司中信锦绣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信锦绣”)一资管产品——“中信信诚-锦绣卓盈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下简“该资管计划”)在延期一年后,仍旧无法向投资者兑付本息,已经构成实质性违约。


这已经不是中信信托第一次踩雷了,早在此前,中信信托已经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接连踩雷“天房集团”和“北京黄金”,而这一次子公司的资管计划更是被媒体报道称,玩的是“明股实债”的游戏。


除了屡次踩雷外,中信信托更是在业务经营和风控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


“孙”公司资管计划再踩雷


据报道称,中信集团旗下的公司中信锦绣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一款资管产品,在延期一年后,仍然无法向投资者兑付本息,构成了实质性违约。而根据资料显示,这一资管计划的资产管理人为中信信诚资产管理。



根据启信宝显示,中信信诚的控股股东即为中信信托,所占股份约为71.95%。据接近中信锦绣的人士称,这个项目,中信信诚只是一个通道,中信锦绣旗下的基金为投资主体,资金募集的1.65亿元实际上是投向绿能高科集团有限公司的。



而媒体报道中称,一位投资者在2013年认购了该资管计划并签署了资管合同,认购金额约为750万元,当时承诺的收益率为29.4%-79.2%,产品于2013年6月17日开始成立起息。


根据内部人士透露,这份资管合同规定的产品年限为“4+1”年,也就是说,最后的延期到期日为2018年6月16日。按照合同约定,资管公司应该在最后延期日之后的10个工作日内支付投资人本金以及至少10%的年化收益,但截至目前,投资人都还未收到本息。


绿能早就“大势已去”,中信锦绣却“刻意”隐瞒?


此次违约发生后,中信锦绣曾经给投资者发过一张告知函,告知函中称公司已向法院提起诉讼,处理方式取决于投资人大会决议的结果。



而对于2017年为何延期一年,中信锦绣更是没有主动告知投资者原因。而在投资者多次询问后,中信锦绣才透露该项目出现重大风险,绿能集团法人已被公安机关刑拘,产品只能延期处理。而中信锦绣方面更是告知投资者,无法预测项目要延期多久,更无法预测投资人最终要亏损多少本金。


蹊跷的是,2013年-2015年,绿能集团的数据还较为可观,2016年报告中也仅说了上市工作比预期延缓,但公司会推动A股借壳上市的进程,而在2017年中信锦绣突然披露绿能集团的存量债务很大,面临着严峻的流动性风险。


但查阅资料可发现,进入2015年之后,因为石油价格断崖式下跌,再加上绿能集团扩张过快,市场低迷,债务缠身,其早就陷入了困境。当时更有消息传出,绿能集团董事长张孔明挪用资金已经跑路,当时中信锦绣的回复仅为“张孔明涉嫌职务侵占,人还找不到”。


而在2016年,绿能高科更是遇到了职工维权的事件。绿能职工称,职工放在公司的理财险早在2015年10月就到期了,然而直到2016年11月还没有归还,这笔欠款大大约有4亿元,涉及400多个员工。


不仅如此,该公司还有部分员工,几个月都没能拿到工资。而在2016年年初,就有以平安、光大、中信为代表的基金股东成立执行委员会间接接管了绿能,接替原先的经营管理层,中信锦绣在2016年的报告中却未提及。2016年绿能集团的第六次临时股东会议,便免去了张孔明的职务。中信锦绣还将其解释为行业不景气,公司经营困难,故免去张孔明的职务。一直到2018年4月,张孔明被刑拘,中信锦绣只字未提过绿能集团董事长张孔明的事情。


在2018年的一季度管理报告中,中信锦绣表示,绿能项目在持有股权资产未能完全变现之前,面临的流动性风险较大,该项目退出的时间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投资者被突然地告知了投资项目存在大幅度亏损,投资者均表示无法理解,投资者更是表示,中信锦绣在面临重要的回购时点时,并未未对投资者进行任何信息披露,也未向融资方行使回购权利,更未询问投资人意见,致使投资者失去最佳收回投资款的机会。


资管出现对兑付问题,中信信托掩耳盗铃逃避责任


这款资管产品,表面上看是一款股权投资,但相关人士称事实上这是一款“明股实债”。这个资管计划通过三层嵌套,来对融资方绿能高科集团提供融资资金。第一层首先由普通投资者认购资管计划;第二层由资管计划作为有限合伙人(LP)认购投资主体鹰潭市锦虹投资有限合伙企业部分股份,再由投资主体斥资1.5亿元认购绿能高科集团有限公司7.16%的股份。



推介材料显示,中信方面是以股权投资的性质对绿能高科进行投资,但是该资管计划又附带保底条约,“若未能在2016年通过证监会发审委批准上市,(绿能高科集团有限公司)大股东承诺按10%利率回购”,业内人士称这一条款更加具有借债性质。


而明股实债行为,在资管新规出台文件中有所涉及,其要求明确资产的股债性质,防止违规担保,打破刚性兑付,严守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包括人民日报的官方媒体也对明股实债的行为进行过评级。


而在兑付危机爆发之时,中信信托子公司竟然使用“整容”,通过将公司股东子公司关系改为孙公司关系,意图逃避管理人责任。


根据天眼查显示,中信锦绣成立于2007年8月,在2018年1月之前,其股东为中信信托、中信资本以及中信股份有限公司,中信信托为其控股股东。而在2018年1月10日,中信锦绣的股权结构发生了改变,改为中信聚信100%控股,在2018年6月29日,兑付危机发生之后,中信锦绣更是更换了办公地址。


而这个中信聚信也为中信信托全资控股,成立于2012年4月。当投资者找到中信锦绣的一位董事询问时,该董事更是称“我们锦绣以后也不做项目了,你们爱告就去告吧。我们也已经换了股东,中信信托与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