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广州农商行欲回A股补血,H股场内“庄态毕露”8万港币就能“打板”

纵观整个7月,500亿市值的广州农商行,竟有3日只成交了一手,成交量不足5000港币,这种局面,让今年所谓的第二大港股IPO尴尬无比。如今,广州农商行选择弃港从A,不知是否有摆脱“仙股”的意味。

标签: 农商行 A股 港股

农商行连番于AH市场上市,却将银行股人气逼向冰点。           


7月20日,已经于港股上市的广州农商银行宣布回A计划,拟登陆深交所发行不超过15.97亿股股票,约占发行完成后总股本的14%。


日内,或是受到回A股补血提振,广州农商银行7月26日上涨10.20%,总市值来到528亿。


然而,广州农商行的交投,却如同“庄股”一般,7月26日当天总成交量17000万股,约每手1000股,当日总成交额仅为8.74万,可谓庄态毕露。


纵观7月,截止7月26日,广州农商行成交量超过10手的交易日数量只有5天,超过100手的一天都没有,当日交投1手的交易日却有3天,整体成交量尚且不如大部分港股“仙股”。


作为对比,总计156亿市值的重庆农商行,市值不到广州农商行的三分之一,但7月26日成交额总计却达144万港币。


场内交投低迷,一定程度体现了农商行整体遭遇市场“嫌弃”的尴尬局面。


巧合的是,拥有H股作为价格指针的A股银行股,普遍受H股股价制约。7月20日广州农商行公告A股发行计划之后,广州农商行股价从冰封的低位4.60元开始离奇反弹,目前已经报5.40元,涨幅接近17%。


然而即便如此,广州农商行股价,仍然低于5.76港元的净资产。根据证券法要求,A股公司发行股票价格,不得低于每股净资产价格。


除了在A股募资外,广州农商行还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亿股的境外优先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的境外优先股,用于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除去8家正在排队的农商行,还有20家左右的港股上市农商行都想着回A股,广州农商行真的能如愿?


破净发行,仍快速破发


广州农商行的前身,为始建于1951年的广州市农村信用合作社,在2006年,广州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开业,并且完成了统一法人体制改革,随后在2009年广州农商行在原来的农村信用合作联合社的基础上改制而成,由此,广州农商行成为了广东省内首家改制开业的农村商业银行。这样来看,广州农商行的历史也可谓十分悠久。


早在2009年,广州农商行就有上市的意愿,并且A股上市一直是其的“心之所属”,但是因为种种限制并能在A股上市,直到2015年的年报显示,广州农商行的董事组织测算了2015年的资本金缺口情况,研究资本补充的可行方案,推进上市准备工作。广州农商行终于在2017年于香港联交所上市。


广州农商行于2017年6月20日在香港挂牌上市,彼时全球发售共计15.829亿股,股价最终定价为5.10港元,其远低于净资产价格5.76元,共募集资金净额约71.63亿港元。然而,广州农商银行在公开发售部分还是比预计发行规模有所减少。广州农商银行公开发售部分共收到1553份有效申请,共认购5330万股股份,只获得了45%认购。并且在上市次日,广州农商行的股价盘中便出现破发的情况。


而随后的7月27日到8月2日的5个交易日,广州农商银行收盘价分别为5.06港元、5.07港元、5.07港元、5.06港元、5.08港元,连续五天收盘价跌破了5.10港元的发行价。


随后广州农商行的股价表现也并没有十分出色,直到去年底,广州农商行的股价经历了大涨,随后便又持续下跌。截至2018年7月24日,广州农商行的收盘价才仅为4.86港元/股,低于发行价,而在7月25日开始,广州农商行的股价近两日才稍有起色。


但有一点值得注意的地方在于,海航在今年4月,已经将手中的广州农商银行共计2.95亿股H股,以每股5.12港元仅高于发行价0.02港元的价格,套现约15.1亿港元率先离场。


上市背后的业绩隐忧


2017年的上市,使得广州农商行2017年的年报增色了不少。截至2017年12月31日,广州农商银行实现净利润58.91亿元,净利息收入116.95亿元,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57.09亿元,同比增加13.59%。


然而上市前后,广州农商行的营业收入却连续两年下滑。广州农商行2016年和2017年的年报显示,2016年广州农商行的营业收入为152.4亿元,同比下降6%;2017年广州农商行的营业收入更是仅为134.79亿元,同比下降近11.56%。


而近几年广州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也并不尽如人意地连年下降。2013年-2015,广州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90.58%、183.37%及170.79%,2016与2017年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78.58% 和186.75%。这样的数据在不良贷款较多的农商行里,尚属于中等偏下水平。


与此相关的的不良率,广州农商行更是五连升。2011年-2016年,广州农商行的不良率分别为0.59%、0.71%、0.90%、1.54%、1.80%、1.81%。2016年的数值,同港股上市的重庆农商行和九台农商行等相比,差距稍大。资本充足率方面,广州农商行也是连年下降。截至2014年末,广州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4.45%,而2015年底降至12.76%,2016年底进一步降为12.16%,2017年则进一步下降到了12%。


对于业绩波动大,资产质量起伏大,但又亟待补血的农商行来说,回A之路也许并不会一帆风顺。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