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关键数据瞒而不报?好未来培优业务被浑水“蛇打三寸”,市值湮灭200亿

培优业务是好未来的“三寸”——以奥数训练为幌子,实则提供超学级课程,其商业模式的本质则是利用“中产焦虑”与“饥饿营销”扩大培优影响力。而根据浑水最新的做空报告,这种核心商业模式,在好未来过去受到舆论抨击、监管压力的双重打击之下,似乎早在2018年第三财季(截至2017年11月末)便开始下滑。 然而,好未来在当时并未主动披露其培优业务情况,而由于浑水提前向好未来沟通数据缺并无回应,且在最新披露的财报中,好未来刻意隐藏浑水质疑的关键数据,诱发浑水在其财报披露后第一时间做空。

标签: 做空 经济数据 商业模式

一个月内已经接连3次做空好未来的浑水,就在7月25日,好未来发布第一季度财报前夜,第四次发布了看空好未来的报告。浑水报告中称,除了报告欺诈性利润外,好未来核心业务培优的业绩似乎在下滑,在培优的健康状况上误导投资者。


一语成谶,在此翻浑水的看空报告公诸于众后,好未来近两日的股价下跌幅度已经超过了16%。截至7月28日凌晨,好未来股价当日下跌1.47美元/股收于34.42美元/股,跌幅为4.1%。


 


被做空后隐瞒数据?


 


事实上,对于,浑水早在今年年初便向好未来征询其培优业务下滑情况,但并未得到回复。此事在长期间内含而未发。


然而,由于在最新的财报中,好未来巧妙地将能够计算培优学生人数变化的相关变量隐藏,导致无法计算其培优业务的增减情况,故浑水在好未来新一期财报披露时,第一时间公布其在今年年初时对好未来发出的质疑。


浑水第四次做空好未来的报告中使用了一个简单的二元一次方程组,来解释报告。浑水的做空,这一次是希望证明,好未来的核心项目学而思培优的线下招生人数已经开始下降。


具体来看,浑水公司利用好未来对培优2018Q3披露的公开数据建立模型,根据学而思培优的公开数据,其招生人数一共(线上+线下)同比增长91.7%,总收入同比增长了62.4%。



随后,浑水建立了两个方程,第一个方程为,学而思培优线上加线下业务收入同比增长了91.7%;


第二个方程为,利用线上招生人数*线上学费+线下招生人数*线下学费,方程右边即为收取的总学费。



而根据该方程测算,浑水最后得出的测算结果为,如果线下学费同比增长6%,那么线下招生人数将降低4.5%;如果线下学费同比增长7.5%,那么线下招生人数同比下降9.9%;如果线下人数同比增长9%,那么线下招生人数同比下降15.1%。



这基本上符合了浑水开篇的猜测,也就是随着线下学费的上涨,线下招生人数是呈下降模式的,且学费上涨幅度越高,招生人数下降更加明显。


也许这一次戳中资本市场的,正是那一句好未来在培优的健康状况上误导投资者。


事实上,过去半年,由于受到舆论影响,好未来布局线上业务相比原来更为积极。然而考虑到培优业务是好未来的根本,其盛衰荣辱,势必影响好未来的核心品牌力。


 


4次做空,2次对好未来股价产生重大影响


 


近两个月以来的第四次做空好未来,似乎这一次浑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效果。6月13日,浑水公司第一次高调宣布做空好未来,随之而来的是好未来股价的暴跌。当天,好未来股价开盘变遭遇猛跌15.86%,最后收盘报价为41.11美元,跌幅9.95%,一夜之间,好未来蒸发近22亿美元。


当时,浑水给出了长达77页的做空报告。浑水在报告中认为,好未来存在3大“罪状”+2大“可疑交易”:这三大罪状分别为夸大利润、操控利润和审计漏洞;可疑交易分分别为和顺顺以及和广州轻轻家教两家的交易。


在此之后,好未来虽对这份报告,也展开了公开回应。好未来称这份做空报告中存在大量错误、无依据的猜测以及恶意解读。董事会与审核委员会将对指控进行评估,并考虑采取适当手段保护公司股东利益。


但是这样的澄清,显然在资本市场并不奏效。好未来在此之后一段时间内的股价,还是呈下跌状态。随后的第二以及第三次做空,并没有对好未来的股价产生实质性地影响,而这一次也就是第四次,却一夜之间让好未来的市值暴跌近200亿元。


 


高速增长的业绩,难以为继的商业模式?


 


根据好未来财报显示,本财季,好未来净收入5.51亿美元,同比增长71.1%,归属好未来的净利润净利润同比增长132%至6680万美元。


然而数据高增长的背后,却是日益高涨的各项成本费用。根据好未来的2019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好未来的运营成本和费用为4.870亿美元,比2018财年第一季度的2.937亿美元增长63.7%; 好未来的收入成本也已从2018财年第一季度的1.696亿美元增加53.9%至2.61亿美元;好未来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也从2018财年第一季度的4350万美元增长117.4%至9450万美元。


而在收入增长的同时,有一个数据更是十分有趣。根据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本季度网校占总收入的9%及总人次的23%,上一年同期则占总收入的4.9%和总人次的18%。


也就是说,在以“掐尖教育”、名师授课为优势的好未来,竟然也在开始“过渡”为赚互联网教育、网络营销这种线上的钱?那么学而思那些“掐尖儿”的好口碑又何去何从?


事实上,好未来似乎早就已经把教育做成了另一种“赚钱的生意”,就连2018年第二财季,好未来的增速还在,但是财务数据不达预期,都能演变成资本市场的砸盘行为,好未来的股价也因为此而大跌。而作为好未来重要收入来源的学而思,收入占比却呈下降趋势,对比2017和2018财年四季度,学而思的收入占比从75.9%降至73%,增长速度从111%下滑至55.4%。


学而思以往的教育理念,便是报名上课需要通过入学测试,才有报名机会,前台老师也会对成绩卡的很严,基础不好的学生被拒之门外的情况屡见不鲜。之前的高门槛,也形成了学而思“唯应试教育为重,超纲教学、提前教学”的教育理念。


然而2017年,学而思在多个省市出现违规问题。3月,更有成都媒体爆出,当地学而思老师不仅“押中”奥数竞赛“华杯赛”的题目,甚至知道题目在试卷上的位置。伺候,成都市教育局责令9个学而思学校停止招生教学。


而在今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其中,“超纲教学”、“提前教学”等与招生挂钩的竞赛被明令禁止。以“奥数”起家的学而思无疑深受影响。


依靠竞赛崛起的好未来首当其冲倍受影响,政策发布当日盘前股价重挫7.46%。也许是之前的“超纲教学” 、“饥饿营销”等教学方式已经难以为继,好未来似乎开始了“扩招式教学”。 “以前是排队报名,现在是学而思的电话天天打给我,我昨天已经拉黑电话了。”很多家长似乎都有这样的心声。


事实上,有媒体称,从2017年4月起,北京学而思作为好未来的全国试点,率先走出了自己的销售模式,一切都以“招生、扩科”为业绩导向,能不能上“尖子班”,只要家长有需求、班次、时间合适,后台改一下入学成绩,也就报上名了。


学而思北京校区的学生家长更是经历了电话营销、微信营销、社群营销的轮番轰炸,也许学而思的高营销费用正是来自于此。而从2017年暑假起,扩张之后的学而思满班率一直上不去,北京多数教学中心2017年秋季班次满班率仅在70%左右。


“超纲教学” 难以为继;学生基数过大,后期增长达不到预期;生死存亡关口,还屡遭浑水做空,“皆为利往”的好未来,也许正在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挑战。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