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股东间争斗多年、分公司保费负增长的永安保险,百亿目标何时能实现?

这边股东的纠纷还未完全处理好,那边风险评级又为C级还未达标的永安保险,15家省级分公司的保费收入更是呈现出了负增长。成立了22年的永安保险,规模却没有随之扩大,说好的百亿销售目标又能否实现?

标签: 永安保险 营业收入 复星集团

近日,永安保险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其最新一期的风险综合评级为C类,净现金流也还未由负转正。而7月31日晚间,凯撒旅游更是发布公告称,拟转让2260万股永安保险股份给陕国投。成立了22年之久的永安保险,此时业绩还不稳定,各路股东更是一直为了其的保险牌照,争夺不休。


5月份副总裁刘雄立下的“百亿目标”,永安保险究竟如何实现?


风险综合评价将为C,净利润连年降


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永安保险)成立于1996年9月,注册资本为30.09亿元,成立至今已有近22年的历史。永安保险成立之初,股东便有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上海杉控投资有限公司、上海复星工业技术发展有限公司、陕西兴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陕西有色金属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


然而,历史悠久的永安保险,在业绩上并不能算功勋卓著。永安保险二季度的偿付能力报告中显示,永安保险的最新一期风险综合评级为C类,上季度末还为B类,净现金流也继续为负并未转正,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与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较上季度都有小幅下降。


银保监会曾在风险综合评级的意见稿中提出,将保险公司按综合风险的高低分为A、B、C、D四类,而新规下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达标必须满足三项,风险综合评级不低于B级便是其中一项。


也就是说,第二季度永安保险的偿付能力并未完全达标,其还需要接受相应的监管措施。C类公司不达标的原因主要指偿付能力充足率不达标,或者偿付能力充足率虽然达标,但属于操作风险、战略风险、声誉风险和流动性风险中某一类或几类风险较大的公司。永安保险便属于后一种,其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被下调风险综合评级,主要因其操作风险、战略风险、流动性风险、声誉风险的部分评估项目实际执行情况与监管评估标准存在差距。


永安保险的净现金流数据确实不尽如人意。永安保险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其今年一季度的净现金流约为-1.22亿元,到今年二季度,净现金流为-3331.17万元。永安保险对此称,公司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可满足公司日常经营需要。更为重要的是,从去年永安保险披露的四个季度数据来看,其去年各季度末的净现金流也均为负数。


除了永安保险的流动性状况不容乐观外,更是有媒体报道今年前五个月永安保险有15个省级分公司出现保费负增长。银保监会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永安保险仅实现保费收入39.9亿元(2017年前5个月的保费35.9亿元,同期仅增长了11.14%。


根据中国网经济报道,江西分公司前5月仅实现保费0.06亿元,同比下降77.9%,甘肃分公司保同比下降22.3%,青岛分公司保费同比下降35.4%,除了四川分公司以外,其他分公司情况均不容乐观。


就在各保险公司如火如荼发展的同时,近三年永安保险的营收和净利润却出现了增长乏力的现象。2015年-2017年,永安保险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3.30亿元、98.58亿元、95.64亿元,营收不给力,净利润也接连下降,2015年-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8.33亿元、6.03亿元、3.01亿元。


就在净利润、偿付能力皆告急的同时,永安保险的内控乱象,股东纠纷更是屡见不鲜。


被股权争斗影响的业绩发展?


成立22年之久的永安保险,在险企中当属资深,然而其的年保费收入至今却还未过百亿,比其晚成立的阳光保险、大地财险等2017年的保费收入均已高达三四百亿。而一直到2018年,永安保险才敢提出百亿的保费收入,也许正是源自其的自身原因,内控不力,缺乏成长性,股东间长期内斗。


就在永安保险二季度风险评级被评为C级的的同时,永安保险更是不停地收到监管函。永安保险先是在5月份收到了监管谈话通知,6月份,其更是因为其2017年-2018年的意外险共保部分掺假等问题,收到了银保监会下发的监管函。


随着内控问题浮出水面,永安保险更是被数次发现其员工伪造公章问题。裁判文书网一则判决书显示,此前永安保险自贡中心支公司总经理郭某某以公司名义私刻公章伪造借款合同,借款41.2万元,最终获刑18个月。今年6月,永安保险更是发布了《关于陈孝红伪造我公司印章事件的严正声明》称,盖有“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保险合同章专用章(106)”印章的文件,均为伪造。


一连出现的几次员工伪造公章事件,也许正是永安保险内控缺失的佐证,而永安保险股东间的制衡,更成为了永安保险业绩止步不前的症结。



永安保险近年来,一直由陕西国资和复星国际两大派系互相制衡着。早在2007年,郭广昌即以4.69亿元收购了永安保险14.6%的股份,此后,复星系通过增持持股比例再度扩大。2012年,原大地财险董事长兼总裁蒋明受邀加盟复星,任复星集团副总裁;次月,永安保险董事会便通过聘任蒋明为永安财险总经理的议案。


据悉,彼时蒋明加入永安保险的前提便是,公司的经营主导权要归复星。三年之后,这份协议虽没有续签,但因为蒋明仍为复星总裁,复星的经营主导权也还在握,永安保险管理层的震荡发生在去年底。


2017年12月6日,永安保险召开临时董事会,决定解聘蒋明的总裁事务,同日,复星系多位高管联名提议罢免董事长陶光强。而蒋明和陶光强背后,则分别是复星集团与陕西省国资企业。


截至目前,陶光强仍为永安保险董事长,永安保险目前临时负责人为刘雄。截至今年二季度末,永安保险共有20名股东。“复星系”上海杉控投资、上海复星工业技术等4家企业构成的一致行动人共计持有永安保险40.68%股份;陕西延长石油等国资股东共计持有永安保险49.23%股权。


今年7月,陕国投发布公告称,拟受让海航凯撒旅游集团手中2260万股永安保险股份。交易完成,陕国投将跃升为永安保险第五大股东,凯撒旅游同时退出永安保险股东之列。


此次交易完成后,陕西省国资企业在永安保险的持股比例将会进一步提高。然而就在复星系和陕西省国资企业在永安保险的拉锯“夺权”之争中,永安保险的业绩却是每况愈下。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