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暴跌!千亿美图仅剩2成市值,“流量梦”何时才能“货币化”?

环球老虎财经 郑娜2023308/23 15:13

距离当初蔡文胜兴致勃勃地发朋友圈证明美图公司市值近千亿港元, 时间过去约一年,美图的市值却已缩水至不足180亿港元。更糟的是,时至今日,美图依然没能为投资者提供一个路径清晰的商业模式。不过,这或许也正是钟爱“赚快钱”的蔡文胜所希望的状态。

标签: 美图公司 港股 市值

8月22日,美图大幅低开,盘中最大跌幅逾18%,股价一度跌破4港元,创新上市以来新低。最终以4.19港元/股价格收盘,跌幅达到13.07%,总市值为175.75亿港元。


股价大幅下挫的诱因是美图于8月21日发布的半年报。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上半年,美图实现营收20.52亿元,同比减少5.9%;净亏损同比减少3.4%至1.27亿元。


在21日的业绩会上,美图的首席财务官颜劲良表示,2018年下半年美图秀秀将转型社交,预计投入较大,下半年净亏损将进一步扩大。


事实上,自2016年12月上市至今,美图一直都未能为自己打造清晰明白明确的盈利模式。或许最初也是因为这股不确定性而充满想象空间,2016年尚处于亏损状态的美图,在上市3个月后,变身妖股,创下了23.05港元/股的巅峰,市值也因此逼近千亿港元。


不过,2017年,凭借超高的月活,美图的互联网业务收入同比增幅逾600%。可惜的是,2018年上半年,美图月活总数同比下降15.9%。这无疑给美图的未来发展增添了更多不确定性。


关键指标下挫


事实上,对美图来说颇为关键的三大指标,在2018年上半年都出现了下降。


首先美图公司发展的驱动力,美图手机的出货量和营收。


虽然蔡文胜一直对外表示,美图手机不是美图公司的重点,而是一个尝试。但现阶段的美图手机依然是上市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



财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美图的智能硬件实现营收14.8亿元,同比下跌23.4%,在总计逾20亿的营收中占去逾70%。


报告期内,美图手机出货量为53.33万台,去年同期的出货量则达到84.71万,下降幅度高达37.04%。值得一提的是,在智能手机行业整体面临出货量不断下降,国产手机市场竞争激烈,OPPO、VIVO等手机逐步升级自身美颜功能的情况下,美图手机的平均售价从2017年的2272元上涨至2751元



同时,一直以来让美图引以为傲的用户数和月活,也在报告期内出现大幅下跌。


其三款主打产品美图秀秀、美颜相机、美拍的月活分别下滑约1%、6%及56%。美图总体月活数为3.499亿,同比下降近16%


对于组成美图互联网业务收入主要来源的在线广告而言,月活的大幅下降无疑是不能承受之重。


不过,就在发布半年报之前, 2018年8月8日,美图董事长蔡文胜公布了美图将要转型社交的发展战略。


其中,美图秀秀将对标Instagram,将其从“用户用工具处理完图片后分享到其他平台”改造成“从美化图片到分享图片”的社交闭环。


在美图规划中承载着商业化使命的美拍,则被定位为“泛知识短视频社区”。美图公司创始人兼CEO吴欣鸿对此表示,眼下短视频行业的泛娱乐产能已经严重过剩,用户也逐渐开始审美疲劳,美拍将“让用户收获美的体验”。


对于2018年上半年月活下跌逾56%的美拍来说,需要面对的是抖音和快手。



据易观千帆提供给老虎财经的数据显示,2018年7月,抖音与快手以逾2亿的月活,远超美拍仅1931.7万月活。



同时,在短视频综合平台行业中,快手的活跃人数行业渗透率更是高达51%,抖音则达到43.5%。活跃人数行业渗透率仅3.9%的美拍,未来的发展压力可见一斑。


靠增持维持股价?


股价跌到只有4港元,投资者自然希望蔡文胜等公司各大股东能进行增持。事实上,从2017年12月以来,蔡文胜等人就一直增持美图。


据美图5月10日的公告显示,吴欣鸿当日以均价每股约8.3575港元的价格增持了美图128万股股份。加上之前的股份,蔡文胜和吴欣鸿合计持股比例增至39.50%


而在这次增持之前,蔡文胜与吴欣鸿先后六次增持,更是在2018年4月份四度出手。如此算来,自2017年12月以来,二人累计增持美图2288万股,耗资约1.8亿港币。



可惜的是,蔡文胜的举动并未能挽救美图公司的股价,从3月底的逾10港元/股,至4月底的约8.3港元/股,美图的股价跌去了约16%。


大约也是发现增持已经难以真正提振市场信心,蔡文胜及吴欣鸿在5月份的增持之后,便未再有增持行动。


不过,说到增持,就不得不提美图各大股东此前规模庞大的减持行为。2017年6月,美图锁定筹码解禁之后,先后迎来了创新工场、启明创投、IDG资本等股东的减持套现。


数据显示,在美图彼时总市值已经从逾900亿港元跌至560亿港元,彼时各大股东依然在短时间内集中减持逾60亿港元,套现超过总市值的10%。


而在其中,最让市场信心丧失的莫过于蔡文胜儿子Cai Rongjia趁着减持大潮,也在短短3个月内3次减持美图股份,共套现9.12亿港元。继2017年5月的一次减持后,Cai Rongjia持股比例已低于5%。


与蔡文胜儿子的大手笔减持相比,蔡文胜与吴欣鸿二人共计六次增持的总金额尚不足2亿港元,显得颇不足道。


蔡文胜的“赌徒”天性


事实上,虽然蔡文胜本人确实一直以增持的姿态出现在投资者面前,并屡次表示为看好美图公司的未来,不排除进一步增持。但回顾蔡文胜的发家史,却让人对其依靠经营来做大公司的决心有些难以相信。


1999年,蔡文胜以5.8港元的价格买入了当时全香港最热门的互联网概念股电讯盈科,将彼时手中的25万元悉数投入其中,4个月后,以20多港元的价格及时抛售,盈利100万。


尝到了“赌赢”快感的蔡文胜,自然对此上了瘾。接下来,他开始赌域名,将注册金额仅百元的域名拿在手中,坐等升值,被人看上,便可以卖出几十万、上百万的价格。在经手过的上千个域名中,就包括了诸如奇艺网qiyi.com,土豆网tudou.com,创新工场Chuangxin.com、暴风影音Baofeng.com、优化大师Youhua.com等,成了“域名大王”。


此后,蔡文胜又摇身一变,成了天使投资人。他再度凭借大胆豪赌,拿下了暴风影音、创新工场等诸多项目。


在蔡文胜屡屡表示不会减持的美图上,其实也体现着已经深入他骨髓的“赌徒”特质,对“赚快钱”的渴望。


最明显的例子便是在迅雷、人人依靠布局区块链使得股价暴涨之后,蔡文胜也终于带领美图在2018年初进军区块链领域。


在1月22日,美图发布了区块链白皮书后,公司股价涨到11.8港元/股。事实上,蔡文胜的首度增持便在2017年12月下旬,其以约10港元/股的价格买入650万股。


于是,因为区块链,蔡文胜在半个月内,便实现了约1000万港元的浮盈。此后,美图又再上线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Bec钱包。


与此同时,名为美链的代币“美蜜”(BEC)登陆加密货币交易平台。而美图公司多次被指为BEC代币的发行者。对此,美图BEC代币并非其发行,仅与之在海外有合作。


或许就是凭借与美图公司暧昧不清的关系,BEC代币涨幅一度达到4000%,巅峰时期的市值甚至达到350亿美元。不过,好事并不长久,4月下旬,BEC代币因出现漏洞而一夜间损失逾60亿元。


此后,美图再度撇清,称终止了与美链的合作。即便如此,这场关于BEC代币的事件,依然被市场解读为蔡文胜的区块链计划以失败告终。


其实,对于曾直言“我就喜欢干那种一块钱赚一百块的事,一块钱赚五块的事实在太慢了”的蔡文胜而言,一直不减持的意义或许也不在于为美图公司找到一个长期可靠的盈利模式,依靠经营获得收益,更是在于讲出一个又一个漂亮的故事,获得一茬又一茬收益。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