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美邦挣扎的扭亏之路:17个亿的收入,才300万利润

环球老虎财经 韩理3270608/30 10:20

美邦服饰在经历了三年的亏损之后,终于迎来了曙光,2018年半年报中,美邦服饰以净利润5311.44万元成功扭亏。但综合一季报来看,其净利润几乎是在一季度创造的,二季度的净利润或仅为300万元,净利率不足0.2%。同时,一直困扰美邦服饰的库存压力始终没能解决。

标签: 美邦服饰 盈利 营业收入

8月28日晚间,美邦服饰公布了2018年半年报,报告期内,美邦服饰主营业务收入为39.3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5.96%,净利润为5311.44万元,同比增长218.69%;经营性现金流增长116.7%。


然而,美邦服饰的8月29日当天股价仅上涨0.7%,实际上,美邦服饰近年来由于业绩表现不佳,股价已经没有太大的起伏变化,截至收盘,美邦服饰收盘价为2.88元/股。巧合的是,在今年2月27日,美邦服饰公布业绩快报表示净利润亏损为3.06亿元。当天,其股价的收盘价也是2.88元。近半年之后,即便美邦服饰连续两个季度宣布扭亏,其股价依然没有上涨。


美邦服饰的股价或许只是直观的反映了市场的态度,事实上,这种态度的由来并不令人费解。在经历多年亏损之后,扭亏了的美邦服饰能否将这一业绩持续下去,还有待时间来给予回答。


二季净利大幅下降?


半年报净利润的扭亏或多或少让美邦服饰的投资者看到了希望。其实在今年一季报的时候,美邦服饰就已经扭转了亏损,一季报显示,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040.67万元,同比增长74.21%。半年报的5311.44万元的净利润间接表明了,二季度的净利润或许不足300万元。


而根据一季报与半年报披露情况综合(既半年报报告期收入减一季报报告期收入),算出二季收入约为17.6亿,如此看来,美邦的净利率只有可怜的0.17%。


美邦对三季报的业绩预期看起来似乎也没有惊喜, 预计2018年1-9月净利润为5500万-8500万元。即便以最高利润计算,三季度的净利润或许也只能达到3000万元,这不得不让人怀疑,美邦服饰目前转型带来的盈利是否能持续?


美邦服饰曾在2016年实现扭亏。资料显示,美邦服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615.86万元,但是公司的扭亏并非因为主营业务的好转,而是来自于公司高达5.5亿元的长期股权投资收益。


2016年,美邦服饰将旗下的仓储物流公司美邦企发转卖给了康桥实业有限公司,从而获得了5.5亿元的收益。但这其实是一笔左手倒右手的买卖,美邦服饰的控股股东为上海华服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同时持有康桥实业40%的股权。这笔交易本质上并没有改变美邦服饰主业亏损的事实,同时这种扭亏也是不可持续的。


那么本次美邦服饰又是缘何扭亏的呢?美邦在半年报中表示,营业收入的增加,主要是由于报告期内品牌核心竞争力的提升,产品销售数量增加所致。


2018年上半年,美邦服饰的旗下的男装、女装和其他产品分别实现的营业收入约为21.59亿、14.51亿和2.9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5%、53%和54%。


主业的营业收入的大幅提升,或许与美邦服饰决定“回归主业”有关。


难以解决的库存压力


2016年11月,美邦服饰的掌门周成建一封离职函,将美邦服饰交给了女儿胡佳佳,但是即便是接任了美邦服饰的董事长和总裁的职务,胡佳佳依然只像一个执行者,周成建并没有完全将决策权交与女儿的手中。


在卸任8个月之后,周成建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回归初心,回归消费者的需求……”的言论,而在此之前,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公开表示,之前执着的互联网转型,过分的追求流量,现在来看那些钱都白花了,从而开启了真是回归之路。


2009年之后,美邦就一直执着于互联网的转型。先后推出“邦购网”、“有范APP”等互联网电商平台,为此付出过高昂的运营成本,2015年财报显示,美邦服饰当年的广告投入约1.17亿元。但是这样的支出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


而在回归主业之后,美邦的业绩也开始得到了回升,但是这种趋势能否得以持续还要打上一个大大问号。


历年的业绩来看,美邦合并报表营收下滑是从2012年开始的, 库存压力不断增长,逐渐暴露美邦作为本土服装品牌骤增的生存压力。事实上,美邦在2011年曾被曝出过25.6亿的库存压仓,2012上半年又被曝出8亿库存消化涉嫌虚假销售和人为调节收入。这一事件还曾导致了美邦发生了大规模的人事变动,直接导火索或为以激进的方式处理库存危机。


美邦服饰的库存压力从其存货周转天数就可以看出来。据东财choice的数据显示,2013-2017年,美邦的存货周转天数持续在提高,分别为147.75、149.53、169.08、182.17和232.97。居高不下的库存压力也导致其存货跌价准备高于行业的平均水平。



来源:东财Choice数据


今年5月,美邦服饰在给深交所的回复函中,承认自己的存货跌价计提要高于同行。数据显示,2017年美邦服饰的存货跌价准备金额为5.76亿,计提比例为38.77%,而在其列出的同行中,除了海澜之家的存货计提比例为33.84%以外,其余都小于30%,贵人鸟2017年的存货跌价计提仅为6.49%。


在新披露的半年报中,美邦的库存压力依然不容小觑,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美邦服饰存货金额约为19.23亿元,同比增长了5%。


虽然美邦服饰一直表示其不存在较大金额长期滞销货品,但是设置较大的存货跌价准备金额,已经说明了美邦对于自己库存压力进行的提前准备。2018年半年报中,美邦服饰的存货周转天数为192.76,这一数据在其回归主业之后依然没有明显的下滑趋势,甚至还是高于2016年的数据,也表明了库存压力对于美邦服饰来说, 在未来一段时间里依然是不小的压力。


虽然美邦服饰整体已经扭亏,但是在美邦服饰旗下的子公司中,依然有11家亏损,净亏损幅度合计达到1.4亿元左右,但是美邦服饰并没有在2018年半年报中对多家子公司的亏损情况给予合理的解释。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