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加多宝“借壳门”闹剧:一掷千金的慈善大王,如今的“亏损王”

当我们正以为寿光水灾,加多宝会再度刷脸之时,昔日的“慈善大王”却以另一种方式呈现在另一场“灾难”中。连跌多日,处在退市边缘的“仙股”中弘股份自曝赢来“救星”,与加多宝签署《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却遭到了加多宝方面的抵赖。为此,中弘股份则拿出加多宝的财报“示众”,反而牵出了加多宝恐怖的财务数据以及其多元化布局背后的焦虑。这个时候,我们突然已经意识到,那个老板信佛,全体员工一起佛性的加多宝,已经早已没有了“赈灾”的实力。

标签: 中弘股份 下跌 借壳

8月27日,中弘控股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中弘集团于加多宝、深圳前海银谊资本于当日共同签署了《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加多宝拟向其提供流动性支持,以解决其债务危机。在债务重组几经受挫的当口,昔日凉茶之王加多宝的入局,显然可为当前深陷债务危机的中弘股份解一时之困。


加多宝伸出的援手无异于雪中送炭,8月28日中弘股份早盘股价拉升一字涨停,盘中封停数量一度超过400万手,市值飙升7亿元。但随即加多宝却发表声明,对即将驰援中弘股份的消息矢口否认。实际上,签署的托管协议牵出的最大亮点并非是中弘股份“昭然若揭”的动机,而是加多宝多年“严加保密”的财务数据。加多宝曾在与某卫视共同举办的战略合作上公开表述,其业绩稳定发展空间良好,而有关其停产以及销量下滑的传闻却令加多宝凉茶仍在增长的官方说词受到质疑。


令人想不到是是,中弘股份中披露的加多宝三年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加多宝集团已处于资不抵债状况,净资产亏损3.45亿元,2017年营业收入仅有70.02亿元,净利润也亏损5.83亿元。并且公告中表明加多宝拥有多年的产业运营经验,在产业运营多年后在全国各地持有多处待开发用地。


中弘股份动机“昭然若揭”


不过,28日加多宝集团发布公告澄清,称从未与中弘股份签署《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对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也未对萝卜章的关键人物黄伟清出具“任何授权”,尤为注意的是其推翻了托管协议中有关加多宝经营情况的描述以及财务数据。


而加多宝这份义正言辞的澄清,似乎经不起推敲。


50亿巨额债务压顶的中弘股份一边变卖资产还债,一边寻求债务重组的机会。垂死挣扎的中弘股份前脚与新疆佳龙债务重组失败,亟待流动性资金的支持。金主加多宝的驰援于中弘股份而言是及时雨,除了能得到其流动资金上的支持,同时也可提振股价。而加多宝的矢口否认,意味风雨飘摇的中弘股份,可能再一次面临债务重组失败。从中弘股份面临的困境来看,似乎没有剑指加多宝,并抹黑其财务数据的充足理由。


根据中弘股份所述,与加多宝签订托管协议,“有加多宝集团提供的委任书,以及加多宝集团实控人陈鸿道委任黄伟清为加多宝集团首席执行官,黄伟清负责加多宝集团一切对外事务。”黄伟清是此次事件中的关键人物,根据天眼查信息,黄伟清是深圳先君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与其妻子刘红雯各手持公司50%的股份,同时刘红雯是银谊资本实控人,也就是这次乌龙事件的“另一合作方。”



有关陈伟鸿的公开信息极少,显得异常低调,似乎不合情理,仅有的信息是加多宝现任董事长叫张树容,事实上加多宝集团领导似乎一直以低调示人。加多宝在澄清公告中声称,对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也从未委任过。但中弘股份坚定澄清,加多宝集团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集团提供给公司。如若不是加多宝集团提供,中弘股份的财报数据从何而来,并且敢于公开?


加多宝驰援中弘之动机猜测


加多宝驰援中弘股份并非没有动机,其一,根据中弘股份所述,加多宝在全国各地拥有多处待开发地,有意盘活中弘股份存量资产,实现共赢。而中弘股份在北京像素项目一炮而红后,开始规模扩张布局商业和文旅项目,负债压顶大量项目和资产停滞。如若能盘活其资产,因王老吉商标战大伤元气的加多宝,无异于开拓了新的局面。


公司官网信息显示,今年3月,李春林履新加多宝集团总裁一职,并称计划三年内实现公司成功上市。而以低价吃下沦为“仙股”的中弘股份,不仅可以“借壳”,还可以开展多元业务。


事实上,早有传闻,加多宝已显颓势,根据加多宝“不予认可”的财务资料显示,加多宝2015年、2016年营收约为100亿,但在2017年滑落至70亿,公司净利润更是从2016年的14.8亿跌至亏损5.8亿。而王老吉凉茶,市场份额已从2012年的20%上涨至如今的70%,国信证券更是发研报称,“王老吉正在加速放量,2018年一季度王老吉提货量增加50.69%,期末存量则远低于前两年的同期水平。”而反观加多宝,据不少供应商反映,加多宝欠款难结。


不过,加多宝对外却始终表示,公司业绩稳定,未来可期的愿景。但其着手多元化布局的行为,却令其“坚定”的说词露出了马脚。而一向低调、十几年未曾露面的加多宝实控人的突然现身,似乎透露出了这个一手缔造王老吉、加多宝名声的陈鸿伟“坐不住”了。有意思的是,曾经的京城最土豪地产商,中弘股份的实控人王永红也在香港“避难”。


为人低调的加多宝集团实控人陈鸿伟,2014年因行贿案“东窗事发”,在广东省边防部门被抓捕后取保候审,随即“外逃”至香港,至此未在公众前露面。不过,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近日陈鸿伟出现在加多宝集团和北京控股集团在香港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现场。可见其虽未现身,却依旧主导着加多宝。


值得注意的是,在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后,加多宝和北控集团今后除深耕食品饮料行业外,还将在文化体育产业、地产开发及健康养老产业等五大领域开展高层次、全方面的深度合作。尤其是将在体育产业建设及商业化运作方面合作,通州文化体育产业园区是其具体合作项目,更是拟收购北控足球俱乐部。可见加多宝的触角已经延伸至资本市场,玩起了资本的套路,不仅对房地产,对股权投资也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而此次加多宝萝卜章“乌龙”事件,在加多宝发布声明撇清了与中弘的合作关系后,此后延续合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中弘股份在无资金驰援、股价连续10日低于1元的背景下,退市,债务压顶,前路渺茫,而加多宝的可“狩猎”对象不只有它。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