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江南农商行被罚牵出金融圈第一奇案,历经四次审理,法院都绕蒙圈了

江苏金融圈3249508/30 11:42

江南农商行此次被罚,实际上缘起一桩借贷合同纠纷,而这个案子堪称江苏金融业第一奇案,虽然标的只有700万,却历经两级法院四次审理,足足审了两年都没结束!

标签: 江南农商行 贷款 资本市场

来源:江苏金融圈(ID:cmgs2016)


江南农商行此次被罚,实际上缘起一桩借贷合同纠纷,而这个案子堪称江苏金融业第一奇案,虽然标的只有700万,却历经两级法院四次审理,足足审了两年都没结束!


银行年年有怪事,今年怪事特别多。江南农商行这次的神操作,到底是什么鬼?


01


委托贷款发放后为何又被银行取消?


此案的另一主角是常州华辉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辉公司”),我们从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审判决书了解到了此案的大致情况。


2015年5月20日以及5月22日,常州华辉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辉公司”)先后向江南农商行常州百丈支行贷款500万元和200万元。


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但是到了2016年5月13日,华辉公司却没钱还贷了,于是江南农商行就帮他们找到当地国企常州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通过江南农商行做了一笔700万委托贷款,期限1个月,三方签订了借款合同和担保合同。


根据此后二审披露的情况,当天常州资管即委托江南农商行向华辉公司发放了700万元借款,用于归还华辉公司2015年的两笔贷款。


同时,为了归还资管公司这笔借款,华辉公司又向银行申请贷款700万元,期限4个月,担保方式为保证担保,这样就可以实现借新还旧。但是由于当时双方未就借款额度达成一致,最后一笔4个月期限的700万贷款未能签署借款借据。


到5月13日下午,华辉公司银行账户收到了常州资管的700万贷款,但就在当晚,这笔委托贷款发放和归还贷款的指令又被银行取消,其流水明细显示为“冲账”,直接导致华辉公司700万贷款逾期。


02


江南农商行私自划转客户资金是否违法?


这个冲账是什么意思呢?根据江南农商行后来的解释,银行是用自有资金帮华辉公司归还了常州资管的委托贷款,也就是俗称的“抹账”,事实上可以算作向华辉公司放贷。


但是这个“抹账”操作流程是,农商行先向华辉公司账户打进700万,然后又将这700万资金转入常州资管账户,后者也向法庭提供了资金流水证据。


但是华辉公司对此并不认可银行的“好意”,认为是侵犯了华辉公司的财产处分权,甚至认为江南农商行这种私自转移客户账户资金与“盗窃”无异,因此他们选择了报警。


华辉公司认为,他们已经用委托贷款归还了2015年的两笔共计700万贷款,事实上已经与江南农商行没有债务关系,只与常州资管存在债务关系,当晚江南农商行取消交易的指令是无效的。


由于华辉公司不认可这笔“贷款”,所以江南农商行根据本行规定提前收贷。2016年5月15日,江南农商行划扣华辉公司存款52218.53元;同年6月21日,该行再次划扣华辉公司存款3.49元,合计52222.02元。此后,江南农商行向法院申请查封华辉公司的财产和账户。


小强认为,此案的核心问题有三个:


第一是江南农商行取消委托贷款和归还贷款的指令是否合法?由此造成的贷款逾期责任由谁来承担?


第二,江南农商行私自为华辉公司和常州资管“抹账”是否侵权?华辉公司和江南农商行的债务关系是否成立?


第三,江南农商行未经客户同意,擅自划转华辉公司账户资金是否属于违法行为?


03


银监局认定江南农商行违规


由于这起纠纷错综复杂,法院对案情的审理也是一波三折。2016年至今,该案已经在常州新北区法院和市中院审理了三次,其中一审华辉公司败诉,二审市中院认为新北区法院判决事实不清,裁定发回重审,三审华辉公司再度败诉。


法院审理期间,华辉公司还于去年7月27日向常州银监分局投诉。10月16日,常州银监分局向华辉公司回复核查结果,认定以下事实:(1)2016年5月13日,江南农商行未按规定向华辉金属发放700万元贷款;(2)2016年5月13日,江南农商行对华辉金属周转融及还款的抹账处理不符合相关规定。


也正是由于有了银监局的认定,市中院才得以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同时江南农商行在第三次审理时的诉讼请求也由“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变为“无因管理和不当得利”,撤回了对担保方等4名被告的诉讼请求,而且承认华辉公司已经归还了2015年的贷款。


但是在新北区法院重审判决书中,虽然不再认定江南农商行发放了贷款,但依然认定华辉公司应该偿还江南农商行代为“偿还”的700万元,而且对此前因“逾期”导致的信用记录污点的责任没有认定。


对此华辉公司坚持认为,江南农商行无权越俎代庖为华辉公司还款,这种抹账是无效的,华辉公司已经归还了所有贷款,不再与江南农商行有借贷关系。


另外,华辉公司此后向常州银监分局发出了履行法定职责的《申请书》,请求银监局查处江南农商行的违规行为。


《申请书》称,申请人只与资管公司之间存在借款合同关系,并不欠江南农商行任何贷款。银行未经申请人同意,将申请人归还的700万元通过申请人账户汇至资管公司账户,对申请人的还款和周转融违贷款违规抹账处理。该行为破坏了申请人与资管公司之间的借款合同关系,损害了申请人的商业目的。还造成申请人贷款未还的假象,江南农商行其行为违反了我国《商业银行法》第五条:商业银行与客户的业务往来,应当遵循平等、自愿、公平和诚实信用的原则。


《申请书》还请求银监局责令江南农商行对周转融及还款的违规抹账处理的账目恢复到正确状态、将违法划扣申请人账户本金及利息归还申请人、停止对申请人的违法诉讼、将申请人列入征信黑名单予以恢复等。


对于本次常州银监分局处罚的两名责任人,王志华证实,周亚东是归属于江南农商行新北区支行管理的百丈支行(现叫龙成支行)行长,吉平为江南农商行新北支行副行长。


王志华还认为,抹账篡改是一个很繁琐的事情,要经过几道程序、领导批准,才能办到,“仅凭周亚东和吉平是办不成的,江南农商行总行有逃避不了的责任。


由于不服新北区法院的重审判决,目前华辉公司已经再次向市中院上诉,该案的第四审理也将开始。


04


江南农商行屡罚屡犯


小强翻看了以往江苏银监局的处罚决定,发现在2011年和2015年,该行也曾因违反相同条例,分别被处以20万元、30万元的罚款。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今年6月上旬,江南农商行金坛支行一崔姓客户经理,与“掮客”、借款人、评估公司一起相互勾结、共同作案,涉嫌“监守自盗”上千万元,被警方刑拘。


而根据裁判文书显示,崔某作为原告诉讼代理人的借款合同纠纷案,共有6起,所有贷款均于2015年发放,逾期总金额高达1800万元,其中仅王某一人的逾期贷款就有1000万元。


摔跤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同一个地方摔跤,作为江苏省内规模最大的农商行,江南农商行内控问题却实在不敢恭维,社会形象和声誉都造成严重负面影响。


就在8月17日,证监局披露江南农商行已经接受中信建投证券的上市辅导。树欲静而风不止。近期频发的风险事件,也给江南农商行的上市之路平添一份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