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短短一周花式融资约170亿!新湖中宝押宝金融,余粮“用尽”剑走偏锋?

左手地产、右手金融,背着千亿债务的新湖系幕后老板黄伟、李萍夫妇坐上了温州首富的宝座。然而,在去杠杆的大环境下,新湖中宝却在逆向加杠杆,为了还上旧债,不断的叠加新债,短短一周花式融资约170亿,面临集中的债券偿还压力。

标签: 新湖中宝 再融资 债券

8月29日,新湖中宝发布的半年报显示,上半年上市公司录得净利润14.57亿元,同比增长206.94%。同时,公司公告将发行不超过75亿元的公司债券以及40亿元供应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而在8月24日,新湖中宝才刚拟发行不超过8亿美元的外债。也就是说,在短短一个星期,新湖中宝就通过公司债、ABS供应链以及外债等形式花样融资约合170亿元!


事实上,融资规模的增长使得新湖中宝利息支出数额大增,2016年新湖中宝利息支出17.3亿元,2017年较2016年大增4亿。而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仅利息支出就有9.75亿,近公司净利润的70%,高出上年同期的8.9亿元。在去杠杆的大环境下,新湖中宝却仍在逆向加杠杆。


半年报显示,上半年末新湖中宝负债规模触及新高,高达千亿,手中虽持有货币资金155.59亿元,但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却有113.35亿元,所剩余粮不多,却仍在撒钱投资布局金融。往日从不热衷于高位“抢资源”的新湖中宝,却在今年4、5月份,豪赌区块链斥巨资投资一个初创型企业,令人愕然。事实上,凭借房地产发家的“新湖系”,一直在积极投资入股金融信息类企业,包括大智慧、万得、邦盛科技,孵化互联网金融领域独角兽企业51信用卡成功在香港上市。但在其高增长的业绩背后,高负债“如影随形“,并且高度依赖投资收益。


金融投资对新湖中宝的利润贡献加大,但自身所需投入同样巨大,这对两年内需要集中偿付大量长期债券的新湖中宝来说,无疑又增加了资金负担,需要靠融资来补充资金,维持投资活动的运行。


依赖投资收益


在新湖中宝的投资走向以及运作手法上,带着温州首富黄伟浓重的“个人主义色彩”。其多年来拿地取得的资金,多数也被公司用于非地产领域。至始至终,新湖中宝都是一个非“典型”的房企,如今看来,新湖似乎一开始就对做地产开发并不感兴趣,更喜欢玩金融,挣快钱。在房地产正热的当口,就转向控股上市公司,开始“造系”并以“无形手”掌控数家上市公司。截至2018年二季度末,黄伟的“新湖系”金融版图,已经涵盖期货、证券、银行、保险等多张牌照。


广为流传的说法是,黄伟依靠柜台眼镜起家,后又倒卖上海股票认购证,介入国债和期货市场,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 但其真正发家于房地产,善于资本腾挪运作的黄伟在前期通过介入多家上市子公司,在全国获得了大量低价的土地储备,转而将地产业务整体打包借壳上市。用囤积的土地抵押贷款,贷得的款项打回新湖自身全资控股公司作他用。有媒体报道,“为了可以获得抵押贷款,黄伟闲置在上海闸北区的棚户区改造工程10年未动工。”不过,在当前严格的房地产调控下,抵押土储贷款的模式,或许没那么容易了。


布局金融版图,闲置的房地产项目动工都需要大量资金。从新湖中宝在建及拟建项目投资进展来看,截至2018年3月底,其主要在建项目计划总投资824.89 亿元,已完成投资619.10亿元,2018年4月至2020年计划投资合计约为174.69亿元。 这意味着新湖中宝的在建、或者拟建项目多,资金需求巨大。


而金融投资虽对新湖中宝的利润贡献较大,但同样需要资金的投入。2017年新湖中宝对外股权投资总投资额为59.94亿元,同比增长121.86%,主要是对中信银行、温州银行、浙商产融和信银国际增加投资所致。靠不断扩张的投资收益,来弥补主营房地产业务利润不济的短板,无异于“饮鸩止渴”。


有业内人士表示,“该公司利润指标及偿债能力取决于投资收益的能力。”2017年新湖中宝公司净利润同比减少43.1%,而净利大幅减少的原因是,2016年公司将中信银行改为权益法记账,使得当年获得股权转换收益,而致使2017年对应收益大幅减少。由此可见,投资收益对于新湖中宝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债券集中偿付之压


而新湖中宝押注金融投资,高举债扩张带来的结果就是,公司存货、长期股权投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投资性房地产、固定资产等大量资产被质押、抵押,也不足以偿还高负债,面临着集中偿付的风险。



数据显示,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及2018年6月末,新湖中宝负债总额分别约为636.67亿元、816.73亿元、916.69亿元及1022.3亿元,新湖中宝的负债首次突破千亿,负债规模跟随总资产持续扩大。上半年末,新湖中宝持有货币资金155.59亿元,而在其持有的155亿元货币资金中,还包括8.5亿元的使用受限制货币资金。这意味着,若偿还22.13亿元的短期借款,以及113.35亿元的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后,新湖中宝的货币资金几乎所剩无几。



在前两年融资环境宽松的时候,新湖中宝大举发债。在2015年-2016年,新湖中宝共发行140亿元债券,包括15 新湖债35亿元,15 中宝债50亿元,15 利得债02共16亿元,15允升债4亿元,16 新湖债01共35亿元。




而考虑到债券回售,新湖中宝在2018年将合计回售39亿元,2019年到期或者回售合计101亿元,这意味着2018年、2019年面临债券集中偿付的压力。


旧账未结,新账又开始叠加。


年报显示,2017年年末新湖中宝融资余额为686亿元,而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融资余额已经升至766.66亿元。也就是说,仅半年时间,新湖中宝新增融资金额80亿元。就在其半年报公布的当天,又公布了共计115亿元的融资计划,用来偿还债务,优化债务结构。新湖中宝债务压顶,却仍在快速扩张, 除了高估值收购亏损区块链公司趣链,相中“猎物”还包括杭州谐云科技、杭州云毅网络、杭州云英网络、上海趣美信息等,均属金融科技板块,颇为剑走偏锋。


不过,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却不甚乐观,2017年新湖中宝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16.83亿元,同比减少63.63%,而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新湖中宝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7.51亿元。对于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为负的原因,新湖中宝表示为本期上海旧改项目拆迁支出增加。除此之外,公司投资性经营现金流也一降再降,这些都将成为新湖中高扩张路上的隐患。


金融版图“潜在风险”


实际上,左手地产、右手金融,背着千亿债务的新湖系幕后老板黄伟、李萍夫妇却以330亿元的身家排名全球第445位,成为温商首富。


天眼查显示,由新湖中宝控股、参股的房产开发、置业、物业、矿业、商业及影视等非金融类子公司、孙公司超过30家。此外其还是金控平台之一,参控股多家金融企业。不仅是中信银行和盛京银行的大股东,其金控版图还包括中信国际银行(持股比例6%)、温州银行(持股比例18.15%)、湘财证券(持股比例39.16%)、长城证券(持股比例0.53%)、阳光保险(持股比例4.06%)和新湖期货(持股比例22%)。



值得注意的是,新湖中宝在拥有多个金融牌照之后,又盯上了金融科技。7月份,其入股的51信用卡已于港股上市。不过,有媒体曝出,“新湖中宝的金融控股集团风险日渐凸显,一些民营企业违规进行关联交易,金融机构沦为大股东的“提款机”,金控集团资本的真实性和充足性存疑等。”


其实,从黄伟的布局可见其野心,意在打造“新湖系”以券商为中心,银行、保险为资金渠道,互联网金融科技服务为工具的金融交易闭环。然而,民营金控监管政策日益抽紧,以及高负债,都将成为新湖中宝未来的隐患。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