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江阴中南文化五年跨界路:从群星璀璨到分崩离析

江苏金融圈1632609/14 19:17

深陷危机的中南文化将在9月13日复牌,市场又将以怎样的方式迎接它呢?

标签: 中南文化 企业利润 收购

由大股东存在违规担保、资金占用等问题,中南文化目前正持续震荡,以致于从总经理以降,一众高管相继辞职,董事长陈少忠眼看成了光杆司令,公司的转型之路也处在极度危险之中。


深陷危机的中南文化将在9月13日复牌,市场又将以怎样的方式迎接它呢?


 


从制造业到娱乐圈


 


中南文化位于无锡江阴,原来称“中南重工”,起源于校办工厂,此前主要从事属管件、法兰、管系、压力容器的生产和销售,经过多年的经营,于2010年成功登陆A股。


与许多苏南地区上市公司一样,中南文化上市前的发展历程也是一部恢弘的创业史,不过现在已经成了老故事。


上市之后不久,感叹于影视传媒行业的大好局面,公司决定不再苦哈哈地操控机械设备,转而将目光投向娱乐圈,新故事就此开始。


新故事的起点是2013年12月12日,那一天,中南文化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2014年3月19日,重大资产重组“揭盖”,公司当日公告,拟向王辉等46名大唐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唐辉煌”)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其持有的大唐辉煌100%股权,正式由制造业转投娱乐圈,开启转型的步伐。


在2013年年报中,中南文化这样简述公司之后一年的发展规划,称“拟以影视传媒行业为契机进入文化行业,形成双主业公司”,不过事后证明,中南文化的转型要激进得多。


 


曾经群星璀璨


 


从收购大唐辉煌开始,中南文化便一发不可收拾,通过一手买资产、一手聘请行业大佬的方式,轰轰烈烈地向大文化产业进军。


此后数年间,中南文化通过自身或是旗下产业基金投资参股多家公司,前后耗资数十亿元,最终搭建起了以精品文娱内容为核心,IP、电影、电视、艺人、游戏、音乐、衍生品七大业务协同发展的文化板块。


在并购资产的同时,中南文化也在网络各方人才,并给予不菲的薪酬和相当数量的股权激励。


2015 年2 月,聘任前凤凰卫视中文台长、搜狐网总编辑刘春为公司首席文化官,负责文化传媒板块战略执行。


2016年12月,聘任原幸福蓝海总经理洪涛先生为公司总经理,统筹管理公司文化板块相关业务及整合事宜。


另外,通过并购,中南文化还将了一批文娱行业的大拿,如王辉(大唐辉煌董事长)、常继红(千易志诚董事长)等纳入麾下。


一时间,中南文化娱乐圈群星璀璨人才济济,一跃成为国内影视行业一匹耀眼新星。


为了突出影视文化板块,也为了弱化传统机械制造的基因,2016年5月31日,公司证券简称也由“中南重工”正式变更为“中南文化”。


 


娱乐圈并不好混


 


凭借这些并购,中南文化的总资产和业绩在短时间内出现爆发增长,他们度过了一段诗情画意的时光。


先看总资产,2010年至2013年,中南文化总资产规模由11.29亿元,增加至23.43亿元,增长了107.53%;而从开始转型之后,2014年至2018年中,总资产从25.14亿元,增加至78.10亿元,增长了210.66%,特别是在2015年至2016年,资产规模增长迅速。


在转型初期,公司业绩也是让人刮目相看。从2014年到2017年,中南文化营收和归母净利润连续4年快速增长。



 


综合来看,虽然中南文化通过并购实现了各项指标的增长,不过这种增长并不持续,特别是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在2015年达到高点之后,增长率逐年下滑,从去年开始就已经显出疲态,今年上半年更是断崖式下跌。


今年上半年,中南文化实现营收5.89亿元,同比下降7.48%;实现归母净利润0.46亿元,同比下降65.52%。对于业绩下滑,中南文化称是影视剧项目和版权项目未完成销售及新游戏因审批原因,上线滞后影响收入所致。未来随着文化传媒行业政策环境趋严态势继续发展,情况仍不容乐观。


在并购的同时,中南文化的商誉资产也在激增。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中南文化的商誉账面余额为2876.88万元,是当时合并全资子公司江阴市化工机械。截至2018年6月末,中南文化的商誉资产余额已经达到了23.87亿元,不到五年时间增长了8倍。


 


明星团队分崩离析


 


就在业绩出问题的同时,中南文化其他麻烦也是不断出现。


首先是公司2017年的预计净利润与最终披露的年报净利润差异较大,预计净利润为3.89亿元至5.03亿元,而最终净利润为2.93亿元,因此引来深交所监管函。


其次是公司违规开具商业承兑汇票、担保以及控股股东及实控人资金占用的问题,其中截至今年中,违规开具商票金额1.15亿元、对外担保9.81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2.57%)、控股股东及实控人违规占用资金3.15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7.25%),深交所也是连续发来关注函。


而这一危机都指向了控股股东及实控人“钱紧”,以致不得不通过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及违规开具商票来筹集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今年3月1日,中南文化控股股东中南重工集团绝大部分持股已处于质押状态,而且部分已经触及平仓线,导致公司不得不停牌应对。今年以来,上市公司大股东质押爆仓频繁发生,中南文化也极有可能如此。


与此同时,中南文化收到多家法院的签发传票、民事起诉状等材料,涉及6项诉讼,诉讼金额达5.6亿元。此外,涉及已开庭、结案、撤诉的诉讼达11项,涉案金额3.2亿元。


正所谓树倒猢狲散,中南文化动荡之际,公司高管也纷纷辞职,截至目前总经理洪涛、首席文化官刘春、副总经理、董秘等均已离职,实控人、公司董事长陈少忠眼看成了光杆司令。


正所谓并购一时爽,潮水退去心凉凉。五年前的陈少忠意气风发踌躇满志要在娱乐圈大干一场,然而五年之后却已是满地鸡毛。此时的他一定会想起一句台词: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