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雏鹰农牧高管1.25亿血本无归,谁拖垮了“养猪第一股”?

9月20日,雏鹰农牧遭遇了复牌后第一个麻烦,上市公司实控人侯建芳和部分董监高、其他核心管理人员作为次级委托人的两只信托计划遭遇强制平仓,投入的1.25亿元全部血本无归,而其坐视信托计划强制平仓,或与自身资金紧张有关。

标签: 雏鹰农牧 上市公司 A股

9月20日晚间,雏鹰农牧发布公告显示,公司近日收到控股股东、实控人侯建芳和部分董监高以及其他核心管理人员的通知,由于近期上市公司股价下跌,其通过信托计划持有的股份遭遇平仓。作为次级委托人,上述人员没有获得任何收益,并损失了全部出资额以及补仓金额,共计1.25亿元。


此次信托计划遭强制平仓,与雏鹰农牧近期股价暴跌直接关联。9月13日,雏鹰农牧复牌后,股价连续遭遇4个跌停板。而上市公司股价暴跌,还要追溯到2018年6月中旬,当时雏鹰农牧被质疑涉及财务舞弊。此后,雏鹰农牧公告称,上市公司因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于6月22日开市起停牌。复牌后连续4个跌停板,很大程度上受公司涉嫌财务舞弊影响。


雏鹰农牧2010年登陆A股,曾号称“生猪养殖第一股”,为生猪养殖行业的标杆公司。目前,该上市公司可谓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财务造假风波尚未彻底澄清,实控人持有的股份被冻结。此外,由于现金流和财务状况的恶化,公司债务评级也被大幅下调。


雏鹰农牧陷入困境,与近年来生猪养殖行业身处下行周期密切相关。不过,该行业A股大部分上市公司都熬了下来,唯独雏鹰农牧坏消息不断,公司发展战略的本质问题,便由此遭到质疑。


从雏鹰农牧主营业务结构上看,互联网、类金融及其他业务占营收比重接近3成,搞金融、玩电竞消耗了上市公司太多现金流,从而导致公司财务状况持续恶化。


或受两只信托遭强制平仓消息影响,2018年9月21日上市公司开盘快速下跌,截至收盘报1.92元,全天下跌2.04%。


强制平仓


 根据公告显示,上述信托计划为两只信托产品,分别为骏惠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骏惠5号)和骏惠6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骏惠6号),由上述实控人以及其他高管委托云南信托成立。其中,骏惠5号持有上市公司0.9%的股份,骏惠6号持有0.6%的股份,合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5%。


9月19日,两只信托计划均以1.94元的价格减持,分别减持2816.60万股和1878.56万股,减持股份分别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0.9%和0.6%。减持完毕后,两只信托计划将不再持有上市公司股份。


从次级委托人这点可以看出,雏鹰农牧实控人侯建芳、部分董监高以及其他高管并不是100%以自有资金购买信托产品的。也就是说,他们是通过信托计划加杠杆购买上市公司股票。


公开信息显示,两只信托计划均成立于2017年12月,主要是为了承接定向资产管理计划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其中,骏惠5号承接的侯建芳旗下的资产管理计划,其为了稳定上市公司股价,自2015年7月16日至2015年11月13日,通过资产管理计划持续买入上市公司股票。而骏惠5号的委托人,同样只有侯建芳一人。


骏惠6号承接的是公司部分董监高及其他核心管理人员成立的资产管理计划,因而委托人也是上述人员。上述公司管理人员是于2015年11月13日通过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增持公司股票。或许,是侯建芳自身自有资金不足,才动员公司管理层通过资产管理计划,稳定公司股价。


而此次遭强制平仓,无疑也将上述管理人员连累了。两只信托计划共亏损1.25亿元,若按比例计划,骏惠5号次级委托人亏损了7500万元,骏惠6号次级委托人亏损了5000万元。即侯建芳亏损了7500万元,上市公司部分董监高及其他核心管理人员亏损了5000万元。


侯建芳的麻烦


信托计划遭强制平仓源自近期股票连续下跌,触及止损线,以维护信托计划优先级别投资人利益。而侯建芳、部分董监高及其他核心高管不及时补仓,坐视自己投入的上亿元资金白白打水漂,似乎说明,他们自身现金流严重困难,根本无力筹集现金补仓。


2018年7月23日,雏鹰农牧发布公告表示,公司近日收到侯建芳通知,获悉其所持的上市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其持有雏鹰农牧12.60亿股,占总股本的40.2%,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此前,雏鹰农牧曾向远东宏信(天津)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进行9936万的贷款,侯建芳为该笔业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由于雏鹰农牧无法及时还本付息,远东宏信申请财产保全后,侯建芳持有的股份遭遇冻结。


实际上,及时未遭遇股份冻结,侯建芳也面临着股权质押爆仓的压力。截至2018年6月12日,侯建芳累计质押11.9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8.27%,占其持股总量的95.20%。


此次复牌后,雏鹰农牧又遭遇4个跌停,若侯建芳持有的股份没有被冻结,势必面临强大的补仓压力。截至9月21日,雏鹰农牧收报1.92元,较复牌前3.29元的价格下跌41.64%。而侯建芳已经质押了95.20%的股票。照此计算,若侯建芳没有额外现金,光凭所持有剩余的股票,恐怕无力补仓。因此,雏鹰农牧也存在实控人发生变更的风险。


搞金融,玩电竞


事实上,雏鹰农牧遭遇诸多麻烦背后,都是上市公司越来越紧张的资金链。有趣的是,侯建芳自身被各项麻烦事折腾得焦头烂额,他儿子侯阁亭却在电竞圈混得风生水起。2018年7月30日,侯阁亭旗下电竞战队OMG还夺得了《绝地求生》PGI世界大赛冠军。


侯阁亭在电竞圈的成功,离不开侯建芳及雏鹰农牧的支持。2014年,雏鹰农牧开始涉足互联网,推行“生猪养殖、粮食贸易和互联网”三大战略。为了贯彻互联网战略,2014年7月,雏鹰农牧发起成立了微客得(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其中上市公司持股51%,侯阁亭持股11.22%。


而微客得控股噢麦嘎(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是OMG战队的运营方。业内人士都知道,国内玩电竞的基本上都是富二代,比如万达少东家王思聪。不过,王思聪是自己出资玩电竞,侯阁亭却是部分依靠上市公司出资。


或许是亏损太大,2016年,微客得将其持有的36%噢麦嘎股份,以2700万元转让给侯阁亭,而当年,噢麦嘎亏损金额高达2471万元。目前,微客得仍持有噢麦嘎51%的股份,为其控股股东。


尽管电竞行业比较烧钱,对雏鹰农牧这样体量的上市公司来说,似乎影响并不大。真正影响公司现金流的,应该是雏鹰农牧大量投资产业基金。


2016年初,雏鹰农牧发起设立了深圳泽赋农业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企业,以自有资金认缴9.5亿元份额。当年,雏鹰农牧又联合中证中扶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起成立兰考中证产业扶贫投资基金,并以自有资金认缴不超过6000万元。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5月初,雏鹰农牧投资6只产业基金,累计涉及金额17.8亿元。2017年5月12日,雏鹰农牧又公告称,鉴于投资产业基金带来的高收益,拟以30亿元增资三只基金。其中,拟增资深圳泽赋18亿元,增资兰考中聚恒通产业投资基金10亿元,增资兰考中证扶贫2亿元。


若上述增资全部完成,雏鹰农牧累计投资产业基金金额解近50亿元。而截至2018年6月30日,上市公司总资产249.44亿元,净资产44.02亿元。因此,雏鹰农牧投资产业基金的资金,很可能并非自有资金。


原本,根据财务数据显示,投资的产业基金能给上市公司带来较高的收益。但是涉嫌财务舞弊后,资本市场普遍质疑雏鹰农牧产业基金投资收益的真实性。


若不能给上市公司带来较高收益,却大量挤占公司现金,那么,投资的产业基金对上市公司来说,便不是优质资产。现金流紧张带来的连锁反应,也给上市公司带来了重重麻烦。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